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89章 不辨是非

第989章不辨是非


齊博康說著,將書信交給了戶部尚書。


戶部尚書看的可不是什麽打仗的事情,而是裏麵的物品消耗。


天天跟銀子物資打交道,戶部尚書能很快的就計算出來這裏消耗的東西。


這麽一算的話,戶部尚書驚訝的發現,因為有了冰塊兒跟酒精這兩樣東西,竟然讓軍中其他的東西節省了不少。


不說別的,那診金跟藥材就少了很多。


還有,以前天氣熱經常有生病不能下床的將士,那些人要是不夠的話,還要從其他的地方調派人過去。


那樣的調動,還有其他的問題聯係在一起,都是要花銀子的。


這回,那邊有了冰塊兒,沒有人因為天氣太熱不舒服,這下子可是比往年省了太多的銀子了。


“王爺陸姑娘。”戶部尚書對著李天佑跟陸雲溪深深的行禮,他真是感激他們,“多謝。”


要是沒有他們的話,別說是奪戎北一城,就是那些在邊境的將士處境都不會太好。


“大人,你不必如此。”陸雲溪說道,“我們是大溍的子民,有能力的時候,自然是盡量的出一份力。”


戶部尚書感動的笑容剛剛露出來,就聽到陸雲溪繼續說道:“我們才不像某些人,光知道動嘴皮子,不辦正事。”


戶部尚書的笑容瞬間僵在臉上,這陸雲溪跟定國公打架,能不能不要波及到他啊?


陸雲溪轉頭看向了定國公,嗤笑道:“看到了嗎?定國公,你最看不上的冰品,現在可是幫了將士們的大忙了。”


“我們可以放著這麽多錢不去賺,而是提供冰塊兒給邊境的將士,不知道定國公又做了什麽?”


定國公冷哼了一聲說道:“我做的事情,不是你能理解的。”


“是啊,我還真不能理解。”陸雲溪好笑的說道,“反正我就知道憑良心辦事,還要被人誣陷。也不知道那個誣陷我們的人存著什麽心思?是想讓大溍不好嗎?”


“看來,比起大溍奪了戎北一座城池,比起邊境將士可以免受酷熱煎熬,還是往我們身上潑髒水更重要啊。”


“陛下,天兒也不早了,我跟天佑哥哥就先回去了。這朝中的大事呢,我們是不懂的。我們就是鑽進錢眼裏的市井小民,我們啊,還是回去琢磨琢磨怎麽賺錢吧。”


陸雲溪說完,對著溍帝行了一個禮之後,轉身就走。


李天佑起身,行禮:“父皇,兒臣告退。”


他的動作可是不慢,緊跟著陸雲溪離開。


至於,宮中那些人怎麽勾心鬥角,李天佑可是不關心的,他幾步追上了陸雲溪,低聲問道:“溪溪,別生氣。”


“太過分了。”陸雲溪氣呼呼的抱怨起來,“咱們花了這麽多銀子,還要被潑髒水,這都是什麽人啊?”


“這些人到底是真的想要大溍好,還是想讓大溍亡國呀?”


“天佑哥哥,我真是心疼你。他們怎麽就這麽欺負你呢?”


“做了好事,咱們不要求他們表揚咱們,但是也別這麽欺負咱們呀。”


“太過分了。真是花錢找氣受!”


陸雲溪氣鼓鼓的說著,李天佑在一旁不停的安慰著,他們就這麽出了皇宮。


等到上了馬車之後,陸雲溪立馬的拿過馬車裏放著的水囊,咕嘟咕嘟的先喝了幾口。


說了太多的話,真的是口渴。


等到馬車動了起來,陸雲溪也喝舒服了,這才問道:“天佑哥哥?”


“嗯。沒人跟著了。”李天佑點頭說道。


陸雲溪聽完,就笑了:“希望劉公公回去之後,能跟陛下好好的複述一下。”


宮中,劉福回來之後,臉色不太好看。


溍帝看了他一眼,問道:“溪溪真的生氣了?”


劉福苦笑著彎腰:“是。”


“他們兩個小家夥說什麽了?”溍帝問道。


劉福為難的抿了一下唇,這才如實的說了一遍。


溍帝聽完了,苦笑了一聲:“是啊,確實是為難他們兩個小家夥了。”


“那冰塊兒可是不少的銀子,不說利用那些冰塊兒可以賣多少冰品,就說那成本的價格也是不低的。”


“戶部尚書,你算算冰塊兒的成本價格,把銀子給旺安商行。”


溍帝的一句話,可是把戶部尚書給驚到了:“陛、陛下,那些冰塊兒要咱們買嗎?”


“當然。”溍帝說道,“溪溪說的沒錯。總不能往他們身上潑了髒水,最後還要占他們便宜。”


“他們的錢也是自己辛苦賺來的。”


溍帝的話,可是讓定國公的臉色黑了幾分。


陛下這是在針對他。


“這、這是要不少的銀子了。”讓戶部尚書往外掏錢,他真的是心疼得直抽抽。


最近,國庫剛剛的買了酒精跟暖棚,裏麵的銀子少了不少了。


如今要是再付了冰塊兒的銀子……戶部尚書感覺,他現在十分需要一位禦醫對他搶救一下。


他快不能呼吸了。


“陛下,溪溪那孩子就是隨口說說罷了。她若是真的心疼銀子,也就不會這樣做了。”齊博康笑著開口,“溪溪就是孩子氣,心裏想什麽就說什麽,不知道藏著掖著。”


定國公一聽,心裏更是鬱悶。


齊博康的意思還是在指責他了。


“這件事情可是讓溪溪他們受委屈了。”溍帝愧疚的輕歎。


“那讓定國公去給溪溪他們道歉不就得了。”袁玉山在一旁大咧咧的開口。


定國公差點沒氣死,袁玉山說的這是什麽胡話?


“哦,對了,定國公這麽厲害的人,怎麽可能會給溪溪他們道歉呢。定國公什麽時候做錯過事情,那是絕對不可能的。”袁玉山陰陽怪氣的譏諷著。


定國公臉色難看的盯著袁玉山。


“袁將軍,你這麽說可就不對了。定國公豈是那種不辨是非的?”齊博康在一旁“訓斥”著袁玉山。


袁玉山怏怏的應了一聲:“哦,原來是我誤會定國公了。”


定國公現在是恨不得過去,掄起椅子來,給齊博康一下。


齊博康這是在訓袁玉山嗎?


這分明就是在擠兌他。


他若是不給陸雲溪跟李天佑道歉的話,豈不是就成了齊博康嘴裏那種不辨是非的混賬?


到底是齊博康,跟袁玉山沒有商量,就能一唱一和的把他擠兌成這樣。


他們做的夠可以的!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