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87章 有些過了

第987章有些過了


溍帝打開了急報,目光快速的掃過上麵的內容。


李天成緊張的探頭,想要查看,隻不過,礙於規矩,也隻能是眼巴巴的瞅著,根本就看不清楚急報上的一個字。


倒是李天佑跟陸雲溪連個人互看了一眼,眼底閃過一抹,隻有他們兩個人明白的笑意。


看來他們做的事情,倒是有點兒效果啊。


啪的一下,溍帝將急報合上,同時吩咐道:“傳定定國公齊博康袁玉山還有戶部尚書入宮。”


劉福行禮之後趕忙的去傳陛下的口諭。


齊博康他們接到消息之後,立馬趕往皇宮,路上一聽,是戎北戰場那邊傳來的急報,他們本就急促的腳步又快了幾分。


戎北一直對他們大溍虎視眈眈,兩國戰事長年不斷,這次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麽變故?


現在這個時候,定國公也好,齊博康也罷,哪怕他們對於天佑的事情不站在同一個立場上,但是,在大溍安危的方麵,他們的立場還是一樣的。


四個人快速的入宮,見到了溍帝,趕忙的行禮。


溍帝賜座之後,四人分別坐下。


齊博康倒是看了一眼旁邊的李天佑跟陸雲溪,見到他們兩個臉上一派輕鬆,他也就稍微的放了點兒心。


別看李天佑跟陸雲溪這兩個小家夥不管朝中的事情,但是,大溍要是真的出問題了,這兩個小家夥肯定也是會跟著擔憂的。


他們現如今還麵色如常,那就不是什麽太糟糕的事情。


“陛下,戎北那邊傳來何事?”定國公著急的追問道。


溍帝哈哈大笑著說道:“我大溍將士拿下戎北一城!”


溍帝這話一出口,可是讓眾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麽多年,戎北與大溍一直在邊境僵持,可以說,誰都動不了誰。


邊境那邊一直動亂,誰都想守住自己邊境的城池,同時想拿下對方的城池。


隻可惜,因為對峙的時間太長了,彼此的將士對對方太過熟悉,讓戰事一直陷入了膠著的狀態,甚至達成了一種微妙的平衡。


戰事不斷,彼此不停的往裏麵投入人力財力,卻沒有個結果。


誰能想到,他們竟然會率先打破這個僵局,拿下戎北一座城池。


這、這……這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


溍帝高興的將急報交給定國公他們看。


定國公等人依次看完,唯有袁玉山眉頭緊皺,想了想說道:“陛下,這次的戰事有些不對。”


“哦?哪裏不對?”溍帝含笑問道。


袁玉山對戎北的情況很是了解,直接說道:“戎北那邊一到夏日,赤日炎炎,酷熱難耐。”


“往年的話,夏天都是休戰的時候。為何會突然發生戰事?”


那樣的天氣,難受的不僅僅是戎北的將士,就是他們大溍的將士也不想出兵。


那個地段,那樣的天氣,就算是白天什麽都不做待著都熱得要死,怎麽會有人想不開的去主動出擊?


溍帝笑了起來:“這件事情,那就要問問天佑跟溪溪了。”


急報其實有兩份,一份是簡略的報喜,還有一份是詳盡的。


很顯然,這是溍帝賣的關子,最開始的時候,並沒有給定國公他們看。


他是想讓這些人知道知道,天佑跟溪溪在其中可是出了力的。


當屋內所有人疑惑的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的時候,陸雲溪無奈的聳了聳肩,剛要開口,卻聽到定國公哼了一聲,說道:“王爺與陸姑娘還有那個心思?”


“我一直以為王爺與陸姑娘所有的精力全都放在了研究那些賺錢的東西上,原來,還有多餘的心思分給大溍,真是讓老夫意外。”


定國公這刺人的話,讓溍帝眉頭皺了起來。


戶部尚書默默的往後麵縮了縮身子,他感覺定國公最近行事是越來越肆無忌憚了。


竟然敢當著陛下的麵,這樣的指責王爺,定國公這是幾次在王爺跟陸雲溪的手裏吃了虧,所以,要瘋魔嗎?


“怎麽著?定國公是見到我們賺錢,嫉妒的眼睛發紅嗎?是不是你每天晚上躺在床上的時候,都在輾轉反側。心裏恨啊,為什麽這麽賺錢的人不是你,反倒是我們呢?”陸雲溪譏諷的笑問道。


“這事呢,你還別嫉妒。誰讓我們有這麽好的命,就是有銀子賺;誰讓我們這麽聰明,總是能想到賺錢的點子?”陸雲溪得瑟的瞅著定國公,諷刺的說道。


“與其你在這裏發酸,還不如好好的琢磨琢磨,為什麽你做人這麽失敗吧。”


“陸雲溪,你何必如此發怒,是老夫說到你的痛處了嗎?”定國公不緊不慢的問道,“老夫不過就是驚奇,你們在自己賺錢的同時,還能顧及一下大溍的將士。老夫是佩服你們的舉動。”


“你又何必如此急躁?難不成,你們對大溍將士所做的事情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


齊博康在心裏輕歎一聲,定國公這想法是越來越偏執了,他對天佑的偏見不僅僅是根深蒂固的問題了,已經是鑽了牛角尖了。


“不過,王爺與陸姑娘能送一些財物過去也是好的。”定國公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好歹也算是你們的一份心意。”


“隻不過,陛下,您若是將大溍奪下戎北一城的功勞算在王爺與陸雲溪的頭上,似乎,有些過了。”


定國公看向了溍帝,他早就看穿了溍帝的想法。


陛下就是太在意李天佑了,什麽功勞都想往李天佑的身上按。


這件事情,是誰想搶功勞就能搶的嗎?


那可是在大溍邊境,與戎北的戰事,那是大溍多少將士用血汗守護的地方。


以為那樣的功勞可以弄到李天佑的身上,從而讓他洗刷掉戎北血脈的痕跡嗎?


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我急躁?”陸雲溪嗤笑一聲,冷眼打量著定國公,“我看是你急躁吧。你連我們對將士們做了什麽都不知道,就在這裏一個勁的自己猜測,你這是生怕我們立功吧?”


“怎麽著?感覺到我們能立功,從而把你襯托得如此無用,你著急了是吧?就這麽迫不及待的要打壓我們。定國公,你以為你的小計謀能有用?”


陸雲溪不屑的說道:“我告訴你吧。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你的那些陰謀詭計都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你啊,枉費這麽多惡毒的心思!”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