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79章 大不了拚了

第979章大不了拚了


定國公怎麽樣,李天佑跟陸雲溪可是沒有時間去管他。


他們兩個忙著呢。


李天佑在盯著鋪子的問題,裏麵的東西要拆改,還有各種擺設布置,都要重新弄。


陸學理指揮著裏麵的人幹活兒,一轉頭,見到了李天佑,說道:“天佑,這裏的事情我盯著就行了。”


“你去忙你的事情。”


天佑是個幹大事的,這種布置鋪子的事情,他辦就得了。


“不行。”李天佑搖頭,“這是溪溪喜歡的鋪子,一定要弄好。”


陸學理:“……你高興就好。”


他還對這個家鋪子寄予厚望,等著大把賺錢呢。


他跟天佑的願望一比,怎麽顯得他這麽俗氣?


“天佑,這鋪子一定能賺錢吧。”陸學理問道,這東西都沒有人嚐試過,真的可以嗎?


“當然可以。”李天佑肯定的說道,“這是溪溪想出來的,那就絕對可以賺錢。”


陸學理:“……天佑,你到底是對這鋪子裏的東西有信心,還是對溪溪有信心?”


李天佑深深的看了陸學理一眼,說道:“大伯,我以為你不會問這麽幼稚的問題的。”


陸學理:他錯了。


他就不該跟天佑討論這個問題。


“這邊還要再開個後門嗎?”陸學理看了一眼手裏李天佑給他的圖,有些奇怪的問著,“後門這邊你為什麽還要修這麽複雜?”


“以後,這邊的生意也不少。”李天佑說道。


“嗯?”陸學理一頭霧水的瞅著李天佑。


李天佑隻是一笑說道:“等鋪子開起來,大伯就知道了。”


“行吧。”陸學理反正已經習慣了天佑跟溪溪這樣的操作了,他們這邊忙著鋪子的事情。


陸雲溪則是在家裏看各種本子。


她不光自己看,而且,還會拿著本子跑去給陸王氏陸張氏讀。


“奶奶、娘,你們覺得這個故事好嗎?”陸雲溪問道。


“好!”陸王氏一拍桌子,解氣的說道,“那樣的惡霸就應該被衙門給關起來。”


“對呀對呀。”陸雲溪點頭說道,“那樣的壞人,就應該找衙門來解決。”


“溪溪,你說的輕巧。”陸張氏提出自己的反對意見,“有的時候,那些惡霸可是跟衙門裏的差役是一個鼻孔出氣的。”


“像咱們這樣的人去衙門告狀,說不定連大老爺都沒有見到,就被打一頓給扔出去了。”


“打一頓,好點兒的,能把身子養好。要是運氣不好的……人可就廢了,甚至是沒了。這事情可怎麽辦?”


陸張氏想的更加的悲觀,其實也是更加的現實。


畢竟,大溍這麽大,衙門裏的大老爺,那不見得都是好的。


那種欺壓百姓的,他們不是沒見過。


當初他們弄絡子的時候,那知縣不就是跟別人勾結,差點兒毀了他們家的絡子作坊嘛。


也是幸好後來天佑跟溪溪有辦法,這才沒有被欺負。


不是所有人,都有那個幸運,認識齊老先生跟袁將軍的。


“對呀,所以,有冤屈的百姓,除了可以去衙門之外,還可以去旺安商行找咱們的人呀。”陸雲溪笑嗬嗬的說道,“咱們旺安商行不會被欺負,也不敢有人欺負咱們。”


“這樣一來,咱們的人就可以跟著那些苦主上公堂。隻要一個公正公平就行了。”


“溪溪,咱們這樣……是不是太出風頭了?”陸張氏擔憂的說道。


“別的大道理,我是不懂。但是,出頭的椽子先爛。”


對於陸張氏的擔憂,根本就不用陸雲溪來說什麽,陸王氏就先開口了:“那你得看是什麽情況了。”


“咱們家,若是普通人家,那自然是老老實實安安分分的賺咱們的銀子就成了。但是,天佑那個身份,有這份能力,自然是能幫一些就幫一些。”


“對!”陸雲溪重重的點頭,十分讚同自己奶奶的意見。


“可是,天佑年紀不大,這朝廷裏的事情,哪有那麽簡單的?萬一有人要害天佑呢?”陸張氏身為母親,自然是愛護孩子的。


比起孩子有大的成就來,她更希望孩子們可以平平安安的過一輩子。


她這樣的想法不能說是錯。


尤其是在她的生活環境中,能有這樣的想法已經是她能想到的最大邊界了。


她跟陸王氏還不一樣,陸王氏是當年自己帶著孩子,一路這麽闖過來的。


陸張氏生活得再不容易,也就是在家裏被自己娘家偏心對待,哪裏經曆過陸王氏的那些風雨,自然是見識有限。


“就是擔心有人要害天佑,所以,才要讓天佑更加的出風頭。”陸王氏說道,“更何況,這事情,不單單是出風頭。是真真正正的在為百姓做事。”


“別的大道理我也是不懂,但是,那說書的先生總是說什麽,民心所向、民心所向的。”


“我感覺,百姓們喜歡天佑啊,天佑就更安全一些。”


陸王氏說完,轉頭問著自己的乖寶兒:“溪溪,是這個理兒吧?”


“對。”陸雲溪笑嗬嗬地點頭,“天佑哥哥有這麽多人保護、愛戴,那些看天佑哥哥不順眼的家夥,他們也不敢明著對付天佑哥哥了。”


“這樣對天佑哥哥來說,才是最安全的。”


“你們都想明白了就行。想做什麽就做,不用顧忌我們。”陸王氏笑著說道,“你們做什麽,我們都支持!”


“奶奶最好了。”陸雲溪開始的抱住了陸王氏的胳膊晃了晃。


當然了,陸雲溪也不忘安慰自己的娘親:“娘,我們會努力小心的。”


“我們這是在反擊,要不是這樣的話,我跟天佑哥哥就要被人欺負了。”


陸張氏別看剛剛才還憂心忡忡的,這一聽到有人欺負天佑跟溪溪,立馬眉毛就豎了起來:“什麽?欺負你們?溪溪,你們別管我們。想幹什麽就幹什麽!咱們怕什麽?大不了就跟他們拚了!”


陸王氏一聽,忍不住噗嗤的笑了出來,伸手,揉了一把自己乖寶兒的小腦袋,說道:“看到了吧,你娘可是支持你們呢。放心的去做吧。”


“誒!”陸雲溪開開心心的應了下來。


何其有幸,能在今生遇到這樣的家人。


陸雲溪這邊的本子都弄好了,她立馬將這些東西交給專門負責的人。


有人不就是想看他們的笑話嗎?


她就讓那些人知道知道,最後,誰才是最大的笑話!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