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66章 戶部侍郎

第966章戶部侍郎


陸雲溪則是眼眸一眯,盯著那個男人。


丫的,來砸場子的?


店裏夥計笑著拱手說道:“這位客官,我們旺安商行做生意,一向是童叟無欺,何來騙錢這麽一說?”


“想必客人是誤會了吧。”店裏夥計笑著問道,“不知道客官是從我們旺安商行買了什麽東西,覺得被騙了?是我們店裏有什麽地方做得不周到的,還請客官指出來,我們一定改正。”


陸雲溪在一旁點頭,看看,他們旺安商行的服務態度這是多好。


做什麽事情都沒有十全十美不疏忽的,但是,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其實,陸雲溪也是好奇,他們旺安商行到底怎麽這個人了,讓他直言他們旺安商行竟然是騙錢的。


他們家的清潔產品不至於騙人呀。


肯定是有效果的,他們又不會打廣告似的弄什麽誇大療效的虛假宣傳。


這個朝代,還沒有需要做什麽誇大的廣告呢。


“你們賣這個酒精就是在騙錢!”男人的一句話,別說是店裏夥計了,就是陸雲溪的臉色都黑了。


他們旺安商行的酒精,除了賣給朝廷之外,還沒有在外麵賣過的,今天是第一天售賣,還是就京城這家鋪子售賣。


其他地方的鋪子,還需要一個運送問題,沒有同步銷售。


這人都沒有買過酒精,他竟然跑來說他們旺安商行騙錢,這不是來搗亂的是什麽?


陸雲溪慢悠悠的開口:“喲,你還挺厲害啊,看樣子,你是代表朝廷嘍?”


“既然是代表朝廷的話,那把公文拿出來,不然,你這樣冒充朝廷代表,我可以去告你!”


本來想了解情況的陸學理聽見陸雲溪開口之後,他默默的閉上了嘴巴。


溪溪在這裏,應該是沒有他發揮的餘地了。


“我並非代表朝廷。”男人一下子撇清了關係,他才不會順著陸雲溪的話往下說,那樣的話,可是會中了陸雲溪的計。


“你不代表朝廷,你在這裏說個屁?我們的酒精就隻賣給了朝廷,今天第一天要賣給百姓。連第一份都還沒有賣出去呢,你說我們旺安商行的酒精騙錢?”


“那好啊,那我問問你,我們酒精怎麽騙錢了?騙誰的錢了?”


陸雲溪冷笑:“除了朝廷之外,就沒有客人買。你不代表朝廷,你在這裏嚷嚷啥?”


男人嗤笑道:“我說的就是你們要騙大家夥的錢。”


“我來阻止你們,把這種騙錢的東西賣給大家夥!”


男人的話,讓那些排隊買酒精的人全都給聽懵了,這是什麽情況?


“怎麽著?你想說我們酒精是假貨?”陸雲溪冷笑道,“要不要我去宮中找個禦醫來給你驗一驗我們旺安商行的貨?”


陸雲溪的話,讓那些買酒精的人立馬豎起了耳朵,瞪大了眼睛,緊盯著男人。


不管是大戶人家的小廝,還是普通百姓,他們都害怕買到假貨。


這個男人說的如此篤定,是不是有什麽證據?


“不需要禦醫來驗貨。我相信你們賣的是真的酒精。”男人的話,讓陸雲溪發出一陣的爆笑,“既然你相信是真貨,那你跑到這裏來放什麽屁?”


“想訛錢,換個地方,我這裏,不伺候!”陸雲溪說完,喊道,“把人給我轟出去,再來鬧事,立馬報官!”


“陸雲溪,我說的是,你賣出去的真酒精,也是在騙大家夥的錢。”男人冷聲高喊道。


“你讓人轟我出去,你是不是心虛?”男人立馬放手放在前麵,做足了防備的姿勢,生怕被店裏的夥計給拖出去。


店裏的夥計一聽這人這麽說話,他們轉頭看向了陸雲溪。


這事情要是不說清楚的話,可是對他們商行的聲譽有很大的影響。


“行,你說。”陸雲溪擺了擺手,讓店裏的夥計退到了一邊,問道,“你今天要是不說出個究竟來,我跟你沒完!”


男人哼了一聲,收回了防備的姿勢,然後撣了撣自己的衣服,這才說道:“陸雲溪,你這個酒精其實也是跟酒的性質差不多吧?”


“那是當然了。”陸雲溪點頭。


“既然你承認就行。”男人說完轉頭看著那些排隊打算買酒精的人,問道,“你們總有喝過酒的吧?就算是沒喝過,也見過。”


“每次路過酒館的時候,是不是聞到了濃濃的酒香味?”


男人的話,讓那些人茫然的互看了一眼,不知道他為什麽這麽問。


但是,大家夥還是點了點頭,因為畢竟男人說的沒有錯。


“知道為什麽酒館裏麵都是酒香味嗎?那是因為酒水全都飄走了。”男人說道。


“密封酒壇裏的酒水還是好的,若是酒壇打開了,不盡快喝或者是放置時間長了,那酒水就是要慢慢變少的。”


“剛才陸雲溪可是承認了,他們的酒精就是跟酒水的性質差不多。你們有沒有想過,你們買了一壇子之後,你們能一次就是用完所有的酒精嗎?”


那些排隊買酒精的人緩緩的搖頭,誰家也沒說一直受傷的。


不就是知道這酒精是個好東西,受傷之後,用它來清理傷口,可以盡量的避免傷口感染,讓他們不產生高熱,傷口好得快,不用去看大夫。


“就是。你們一年可能就受傷一兩次,然後,那酒精就放在壇子裏放著。等到一兩年之後,你們再看,酒精還能剩下多少?”


“等到裏麵的酒精全都飄沒了,你們的銀子也都沒了。這還不是騙錢?”


男人的話一說完,那些排隊買酒精的隊伍裏立馬發出了嗡嗡嗡的議論聲。


很顯然,這個男人說的話,真的是說中了他們的心思。


他們買酒精回去,是為了省錢的。


要是說,買回去,然後那些東西竟然自己就沒了……那他們還買個什麽勁兒?


那些買酒精人的騷動,讓男人很是得意的瞅著陸雲溪。


陸雲溪看到他的這個神情,愈發的肯定,這個人是針對他們旺安商行來的。


但是,這個家夥是誰呢?


“戶部侍郎許大人,你今天倒是很閑啊。”李天佑從外麵慢悠悠的走了進來,一語道破男人的身份。


陸雲溪一聽,立馬反應過來了。


哦,原來是他呀!


文慶府聽風書院賈老的弟子,那個在朝中頗有勢力的弟子。


難怪他針對他們呢。


原來是為了賈老出氣。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