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52章 新糧

第952章新糧


“如今可是都開春好幾天了,我們旺安商行的人還沒有給你們說法?”定國公皺眉問道。


站在旁邊的戶部尚書那心可是提了起來,這事情真的要是鬧起來了,對誰都不好啊。


齊王若是沒有按時給這些農戶糧食的話,定國公顯然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但是,齊王是皇子啊。


陛下那邊……


戶部尚書心裏可是為難死了,他轉頭看了看齊博康,用眼神示意一下,讓齊博康不行過去打個圓場。


齊博康隻是微微一笑,沒有多說什麽。


戶部尚書真的是一個頭兩個大,陛下真的跟定國公對上了。


定國公這回也不知道是怎麽了,竟然這麽不管不顧的鬧起來。


是因為前段時間京城鬧的關於慧了大師的事情嗎?


就在戶部尚書心中各種心思亂轉的時候,老婦人奇怪的問道:“說法?什麽說法?”


定國公皺眉,說道:“自然是關於新糧的說法。沒有給你們新糧的話,我們旺安商行一定會給你們一個說法的。”


“要說法幹什麽?新糧都到了啊。”老婦人莫名其妙的看著定國公。


定國公一下子就愣住了,驚問道:“新糧已經到了?”


“是啊。糧食前幾天就運過來了,足斤足兩的,就是按著當時約定的價格算的。”老婦人笑得滿臉的褶子全都皺在了一起。


“你們旺安商行真的是辦事太妥當了。”老婦人笑嗬嗬的說著,“糧食送來了之後,還來了兩撥人問糧食的問題。”


“兩撥人?”齊博康抓住了老婦人話裏的問題,問道,“除了我們還有其他人過來?”


“是啊。也是你們旺安糧行的人,特意的過來查看這些糧食,是不是新糧,重量夠不夠,就怕我們吃虧。”老婦人美滋滋的說著,“我真的是沒見過像你們這麽好的東家。”


齊博康笑了,說道:“也就是說,除了給你們送新糧過來的人之外,還有其他的人過來,檢查是不是真的給你們糧食,有沒有貪你們的銀子是嗎?”


“是啊是啊。”老婦人笑著連連點頭,“好像、好像……他們叫什麽查什麽的。反正就是為了監督糧食有沒有給我們,是不是按著契書給的。”


“沒想到還有第二撥。”老婦人這回是熟門熟路的打開了門,笑著將定國公他們給讓了進去,“你們看啊,這就是新糧,我們這兩天還吃了一點兒。”


“重量我們都稱了,絕對沒問題,還有那銀子,也是比市麵的價格低,全都是按著契書約定來辦的。”


定國公看了戶部尚書一眼,戶部尚書上前,去看那些糧食。


戶部尚書過去查看,定國公他們就這麽看著,他們看到戶部尚書看了一眼之後,整個人似乎是一僵,隨後就跟見到了不可思議的東西似的,不停的翻看著那些糧食。


一個看過了還不行,還要看其他的糧食。


齊博康眉頭皺了起來,疑惑的看了溍帝一眼,溍帝的眼底也滿是茫然,同時用眼神示意了齊博康一眼。


齊博康趕忙的走了過去,他要好好的看看,到底是出了什麽問題,讓戶部尚書竟然這麽反常。


他快步走了過去,低頭一看,竟然也愣住了。


“這……”齊博康趕忙的捧起了一把糧食,快步回到了溍帝身邊,讓溍帝看。


溍帝看完,眼睛微微瞪大:“新糧?”


“是。”齊博康點頭。


這新糧跟舊糧還是很好區分的。


哪怕是秋天打下來的糧食,過了一個冬天,也不可能是這個模樣。


這一看就是新糧。


溍帝看到了,定國公也看到了。


定國公完全沒法想明白,在這個季節,怎麽可能會有新糧的?


難不成是在地窖裏儲存的?


不對。


就算是儲存下來的糧食,也不會這樣。


這分明就是剛打下來不久的新糧。


戶部尚書全都看完回來了,明顯的,他的腳步有些發飄:“都是新糧。”


“是啊,都是新糧。”老婦人高興的情緒都滿溢出來了,“都是好糧食,我看過的。你們就放心吧,你們商行的人真的沒糊弄我們。以後我們家買東西一定去你們商行買。”


“好。”溍帝笑著應了下來。


離開了老婦人的家,定國公又去了幾戶人家,看到的竟然全都是新糧。


等到他們回到了馬車裏,定國公沉默了,戶部尚書整個人都不好了,一直在低聲念叨著:“怎麽還會有新糧?”


“這個時節怎麽會有新糧?”


他是百思不得其解。


“那些是真的新糧,還是陳糧翻新?”定國公突然的一句話,讓溍帝眼底閃過了一絲不悅之色。


“定國公,你有辦法把陳糧翻新成這樣?”齊博康冷笑著問道,“有的糧食可是還沒有打出來,帶著殼的。”


“我是沒有這個本事,但是旺安商行總是能弄出來奇奇怪怪的東西,說不定有這個可能。”定國公的話,讓戶部尚書心裏一顫,不可思議的看向了定國公。


定國公這是瘋了吧?


竟然在陛下麵前這麽說話?


誰不知道那旺安商行是齊王跟陸雲溪一起弄出來的,裏麵還有陛下投的銀子。


到底是誰給了定國公這麽大的膽子,敢這麽說話?


溍帝不怒反笑的說道:“既然定國公懷疑是旺安商行做的手腳,不如就去旺安商行問問看,看看他們這些新糧是從哪裏弄來的。”


“旺安商行做買賣還是很規矩的,一出一進都是有賬可循。”


“如此,就勞煩陛下多跑一趟了。”定國公顯然是正有此意,痛快的答應了下來。


齊博康隻是安靜的坐著,沒有多說什麽。


戶部尚書的心可是揪緊了,他完全不知道定國公這是想幹什麽?


以前定國公可是沒有這麽的咄咄逼人,這回這是怎麽了?


還有陛下那邊也是,想也知道,這個時節怎麽可能會有新糧上市?


這旺安商行拿出來的新糧,擺明了是有問題的,陛下這過去旺安商行不是要鬧個尷尬出來嗎?


尷尬倒是可以遮掩過去,但是,看定國公這個意思,今天是要死揪著這個問題不放了。


難不成是因為前段時間京城裏麵的各種流言,所以,定國公才會行事如此偏激?


馬車快速的往旺安商行行進,戶部尚書這心啊,可是高高的提了起來,他真怕一會兒的場麵,慘烈的沒人可以控製得住。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