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51章 該履行了

第951章該履行了


溍帝笑問道:“定國公,這件事情是旺安商行與農戶簽訂的契書。你來找朕也是沒用的。”


“陛下,旺安商行雖說是陸雲溪為老板,但是,天下百姓一直都以為那是齊王在為陸雲溪撐腰。”定國公不緊不慢的說道。


“其實,大家心裏都明白。若是沒有齊王殿下的話,這旺安商行肯定不會發展如此順利。”


定國公直接的將話給挑明了。


大溍做買賣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問題是,有幾個有旺安商行發展這麽快的?


誠然,旺安商行的東西是獨一份。


但是,別忘了,若是沒有絲毫根基的商人,他們弄出來如此賺錢的買賣……他們真的能保得住嗎?


若是沒有李天佑的話,旺安商行在最開始的時候,就會被人給按死!


大溍不缺有權有勢的人。


有權有勢的人,不會蠢到看不到一件東西所能帶來的利益。


肥皂香皂當時的那個賺錢本事,隻要不是傻子都能看明白,都想弄到手。


隻不過,因為李天佑早就找到了溍帝,這才保住了旺安商行。


“這次旺安商行在灰山弄了酒坊,與農戶簽了契書。收了他們的糧食來釀酒,契書上寫的明明白白,開春之後,要用低於市價的價格,將新糧食賣給農戶。”定國公慢慢的說著。


他不急不躁的,更沒有半點要報複的意思,仿佛隻是在陳述事實。


“陸雲溪可以不要名聲,但是,齊王殿下的名聲不能不要。”定國公看向了溍帝說道,“陛下,這件事情,是否應該督促他們早日完成契書裏約定的事情,不要損害皇室的名聲?”


溍帝笑了,點頭道:“定國公果然是想的周到。”


“不過,這件事情,朕也不知道天佑他們進展如何。不如,先派個人去問問情況再說。”


“陛下,已經開春很多天了。”定國公提醒著溍帝這個事實。


他的意思很簡單,要是李天佑他們履行契書裏的約定的話,早就該履行了。


不應該這麽長時間都沒有動靜。


溍帝眉頭一皺,問道:“定國公的意思呢?”


“臣以為,還是不要驚動齊王殿下,請陛下與臣一起去那些農戶家中轉一轉,看看齊王殿下他們是否履行了契書裏的約定。”定國公假裝沒有看到溍帝眼底的不悅之色。


“這件事情,若是去了旺安商行的話,說不定,陛下看到的就不是什麽真相了。”


溍帝的麵色一沉,冷聲道:“定國公的意思是說,天佑會欺上瞞下?”


“臣絕無此意。”定國公沉穩的說道,“臣自然是希望齊王殿下可以履行契書上的約定,給百姓新糧。”


“百姓的日子並不好過,一年到頭辛辛苦苦的種地。這去年的糧食,可是今年的口糧。若是齊王殿下不按照約定給他們糧食的話,那些百姓就隻能是餓肚子。或者是一邊忙著地裏的活計,一邊去其他地方做工。”


“百姓若是因此怨聲載道,對大溍、對陛下,都是百害而無一利。”


定國公可是處處都站在了大溍站在了皇室的角度來說,溍帝自然是不能說他什麽。


隻是,這口氣憋在了溍帝的心裏,讓他很是不痛快。


“定國公,你為何要一直針對天佑?”溍帝沉著臉問道。


以前,他並不想撕破臉,尤其是顧念著定國公對朝廷的忠心。


“朕就不懂了,天佑到底是哪裏得罪了你,你要如此揪著他不放?”溍帝是真的想不明白。


定國公也是跟在溍帝身邊多年的老臣了,他覺得還是把話說清楚比較好。


定國公聽完溍帝的話,並沒有做出惶恐不安的樣子來,而是,抬頭,平靜的看著溍帝,說出來一句話:“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溍帝聽完冷笑:“當年戎北公主,定國公又是怎麽接受的?”


定國公平靜的說道:“不過就是為了大溍休養生息,暫時可以停止戰亂。”


溍帝這麽好脾氣的人,都快要被氣瘋了。


在定國公的心裏,戎北公主不過就是一個工具,要是這樣說的話,他這個大溍皇帝不也是一個工具嗎?


溍帝怒極反笑,點頭說道:“既然定國公這麽關心那些農戶的事情,那好,現在就一起去看一看。”


“微服出宮。”溍帝沉聲吩咐道。


“陛下,不如讓臣來選定地方。”定國公說道。


“可以。”溍帝當然是沒有任何意見,“帶上齊老與戶部尚書,對於是不是新糧,相信誰都不如戶部尚書更了解。”


定國公自然是沒有半點兒意見。


溍帝傳旨下去,很快的齊博康加上戶部尚書全都換了衣裳打扮成了普通人的模樣,一行人出宮私訪。


當初旺安商行的人買糧食,也是在京城附近買的。


定國公隨意的說了一個地方,溍帝他們自然是沒有意見,一起過去了。


在京城附近的村子裏的百姓,那日子過得還算是不錯的。


至少,走在村裏的路上,看到了在忙碌的村裏人,一個個的臉上不是那麽愁苦的。


他們身上的衣服穿得還算是整潔,村裏的房子也是修葺的不錯,沒有漏風漏雨的感覺。


更別說村裏還有那小孩子活潑的跑鬧,看樣子,村裏人的日子過的是可以的,至少沒有餓肚子。


定國公走到了一家農戶門前,叩門問道:“有人在家嗎?”


“誰呀?”裏麵傳來了一個老婦人的聲音,隨後,門一響就被打開了。


頭發花白的老婦人看著門口的這些人,愣了一下,有些局促的搓了搓手:“幾位老爺有什麽事嗎?”


她是看不出來眼前人的身份,但是,看他們的樣子就知道是那種她平日裏見到都要繞路走的有錢人。


她不知道,這些人為什麽突然的跑到她家門口。


她有些害怕的吞了吞口水,生怕是自己家裏人不小心得罪了這些老爺。


要真是那樣的話,他們一家子就算是把家底全都賠進去,也了結不了事情的。


“我們是旺安商行的人,當初我們跟你家簽了契書。”定國公問道,“你還記得嗎?”


“哎呦,你們旺安商行的掌櫃的呀?記得記得,我當然記得了!”老婦人一聽定國公這麽說,她立馬不緊張了,臉上還立馬樂得跟開了花似的,那叫一個熱情。


“你們過來是為了新糧的事情嗎?”老婦人滿臉的期盼,讓定國公麵色一沉,問道,“新糧還沒有給你們?”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