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46章 我就是敢呀

第946章我就是敢呀


崔妍婷無論怎麽大罵陸雲溪都沒有用,她注定是逃不過被送走的命運。


崔夫人自知自己是阻止不了了,隻能是快速的讓丫鬟嬤嬤給崔妍婷多收拾一些東西,好去莊子上用。


她又拿出來不少的銀子,讓崔妍婷帶在身邊,到了那邊之後,省得受委屈。


崔妍婷用慣的丫鬟嬤嬤自然是都帶去的。


崔夫人能想的都想到了,能給帶的也都帶上了。


就算是這樣,崔夫人看著坐在馬車裏呆呆出神,雙眼沒有了往日神采的女兒,還是難受的要哭:“婷兒啊,要是在那邊有什麽缺的,就讓人送信回來,跟娘說啊。”


“婷兒、婷兒?”崔夫人半天沒有等到崔妍婷的回答,揪心的叫著。


“娘。”崔妍婷終於是回神,看著眼前哭得不行的崔夫人,眼底隻有深深的恨意,“我會天天詛咒陸雲溪不得好死的!”


“對對,她肯定不得好死。”崔夫人連聲附和道。


“行了,趕快走。”崔大人忍無可忍的嗬斥道。


崔妍婷早走一會兒是一會兒,省得他父親突然的改變主意,到時候,她連走都走不了了。


在崔大人的催促之下,馬車載著崔妍婷,以及她無盡的恨意快速的駛離了京城。


當然了,崔妍婷自己離開還不算完,崔大人還要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比如說,不經意之間的透露一些消息出去,表明了那場踏青宴的事情都是崔妍婷自己一時衝動做出來的,與定國公沒有半點關係。


還有表明了,崔家已經將崔妍婷送離了京城,崔夫人更是要帶了厚禮去齊王府賠禮道歉。


陸雲溪看著眼前雍容華貴的崔夫人,她又掃了一眼手裏的禮單,不禁感歎道:“崔夫人真是太客氣了。”


“應該的、應該的。”崔夫人陪著笑臉說道,“都是我那個女兒不懂事,竟然一時糊塗做出那種糊塗事來。我知道陸姑娘最是心善,肯定不會跟她計較的。”


“不過,事情已經做下了,我這個當娘的肯定要過來替她賠禮道歉。”


“陸姑娘,你大人有大量,那件事情就揭過去吧。”


陸雲溪聽完,對著崔夫人呲牙一笑:“我不是大人啊,我還是個小孩子,大量不起來。”


崔夫人滿臉的笑容陡然一僵,她第一次見到這麽說話的。


她都客客氣氣的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她的女兒也送走了,陸雲溪還想怎麽樣?


還要不依不饒的嗎?


“東西呢,我是不要的。我也不缺這點兒東西。原諒崔妍婷是不可能的了。她想傷害我哥哥,然後,你們輕飄飄的一句道歉就想讓我原諒,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陸雲溪,你是不是有點兒過分了?”崔夫人眉頭緊鎖的盯著陸雲溪,“我的婷兒已經被送到了莊子上去,我親自帶著賠禮來跟你道歉,你還要怎麽樣?”


“去莊子上,那不是為了讓她避禍嗎?”陸雲溪好笑的問道,“你所謂的過來送禮,不就是為了做給外人看的嗎?”


“你可千萬別反駁。”陸雲溪見到崔夫人要開口,她急忙的打斷了她要出口的話,“你前兩天就已經放出風聲說要來齊王府給我賠禮道歉。”


“這聲勢造的,生怕別人不知道,你們定國公府的人跑來給我賠罪呢。”


“定國公府的崔夫人,親自帶著禮物過來,給我賠禮道歉。我要是不原諒你,豈不成了我咄咄逼人了嗎?”


說到這裏,陸雲溪嗤笑一聲,說道:“可惜了,我這個人就是有脾氣。我喜歡做的事情,自然願意去做。不喜歡的啊,別人還真逼不了我。”


“你這個道歉,我不接受,不原諒!”陸雲溪冷著臉盯著崔夫人說道,“你從哪兒來的,給我回哪兒去。少在我跟前假惺惺的裝腔作勢。”


“崔妍婷去莊子上怎麽了?她是受苦了還是要死了?在莊子上還不是一堆的人伺候著她,等到這件事情的風頭過去了。你還不是照樣把人給接回來?”


“別好像你做了多大的讓步,你們家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這些東西……”陸雲溪晃了晃手裏的禮單,不屑的嗤笑一聲,“這些東西在你們定國公府算得了什麽?”


“得罪了我,妄想敗壞王爺的名聲,用這麽幾件禮物輕輕鬆鬆的擺平了,你不覺得太劃算了嗎?”


“來啊,送客!”陸雲溪揚聲道。


“陸雲溪,我都親自帶著禮物上門來給你賠禮道歉了。你還不依不饒的,你知道不知道……”


“外麵的人怎麽看我嗎?”陸雲溪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說道,“我就知道,現在在外麵,我的名聲好得不得了。你們定國公府想要造聲勢的抹黑我啊……這火候差遠了。”


“現在你立刻馬上在我眼前消失!滾!”陸雲溪伸手一指大門口,對著崔夫人嗬斥道。


“你、你……你竟敢如此無理!”崔夫人氣得是渾身直哆嗦。


“對啊,我就是敢呀。別說是你了,就是你公公來了,我也敢。”陸雲溪得瑟的嗤笑著,搖頭晃腦的模樣氣得崔夫人胸口劇烈的起伏。


“你、你,你怎麽敢?”崔夫人雙眼瞪得溜圓,眼睛赤紅。


她的女兒都被送去了莊子上,要去吃苦了,她還低三下四的過來給陸雲溪賠禮道歉,陸雲溪竟然如此不依不饒的,到底想幹什麽?


“我為什麽不敢?”陸雲溪好笑的問道,“我是占理的那方,而且,我還有天佑哥哥給我撐腰。”


“你們呢,不占理,地位還沒有我天佑哥哥高,我怕你什麽?”陸雲溪得瑟的挑眉問著。


最後……嗯,崔夫人就這麽被氣走了。


她走的時候,還踉踉蹌蹌的,好像隨時要摔倒似的。


陸雲溪無奈的聳了聳肩,輕歎一聲:“真是的,這樣沒誠意,跑來幹什麽?”


這邊應付完了崔夫人,陸雲溪轉頭就去找李天佑了,將剛才的事情說了一下,笑道:“我看咱們府裏的路明明很平的,那個崔夫人愣是走出來深一腳淺一腳的感覺,可好笑了。”


“搖搖晃晃的,就跟小鴨子似的……哦,不對,她可沒有小鴨子可愛。”


“不過,天佑哥哥,我感覺你爹又要把你叫進宮裏去聊天了。”陸雲溪同情的瞅了李天佑一眼。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