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35章 裝大尾巴狼

第935章裝大尾巴狼


幾天之後,陸明磊陸明康陸明飛陸明躍四兄弟一早就出門了,去赴宴。


陸雲溪則是慢悠悠的起來,吃過了早飯,然後這才坐著馬車去了城外。


現在開春了,有的樹枝上是冒了一點點的綠色,但是也還少得可憐。


就這樣的情況下,還好意思說是什麽踏青……說謊都不能找個好點兒的理由嗎?


這麽明顯的陷阱這是在侮辱誰的智商呢?


那些人踏青的地方,陸明磊自然是告訴她了,陸雲溪直接坐著馬車過去了。


陸雲溪到的時候,正聽到有人在侃侃而談:“……你們這樣投機取巧,豈是讀書人所為,正所謂……”


那一連串的之乎者也聽得陸雲溪是頭痛。


她慢悠悠的溜達了過去,看著左元亮站在人群中口沫橫飛指點江山的模樣,忍不住冷笑起來:“這位先生可真是厲害啊。在一群孩子麵前口若懸河,你可真是能耐。”


正說得興起的左元亮被突然的打斷,本就有著惱意,更別說,他一轉頭看到了陸雲溪,那心裏的火氣騰地一下就冒了起來。


他可是沒有忘記,在茶館的時候,陸雲溪對他出言不遜。


還用齊博康來壓他,那份羞辱,他可是一直銘記於心!


“原來是陸姑娘。”左元亮皮笑肉不笑的問道,“不知道陸姑娘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當。”陸雲溪笑眯眯的說道。


左元亮心裏冷笑一聲,她還算有點兒自知之明。


“我是來罵你的。”陸雲溪的話一出口,根本就不等左元亮回過神來,直接開罵,“你丫的算個什麽東西,在這裏羞辱我哥哥們。我哥哥是你管得著的嗎?”


左元亮臉色陡然的沉了下來,冷聲道:“陸姑娘,休得無禮!”


“我就無禮了,你怎麽著吧?”陸雲溪擺明了就是不講理,她會怕這個左元亮?


搞笑呢。


“哥,剛才是怎麽回事?”陸雲溪根本就沒有理會左元亮,直接問著陸明磊。


陸明磊快速的說道:“剛才他們比背書,我們全都贏了,然後他就出來,說我們隻是死讀書不對。”


“然後,又比其他的各種見聞,我們還是贏了,他又說我們是投機取巧,不把心思放在正路上。”陸明磊氣惱的瞪著左元亮,跟自己妹妹告狀。


“原來是這樣。”陸雲溪噗嗤一聲說道,“左元亮,你可以啊,我哥哥們全都贏了,你還雞蛋裏挑骨頭的羞辱我哥哥們。就算是崔妍婷給了你銀子,你這屁股是不是也坐的有點兒太歪了?”


“我告訴你,左元亮,這個大溍不是定國公一家獨大的。這個大溍的天下,還是陛下的。”陸雲溪冷笑著凝視著左元亮。


左元亮的臉色變了變,他是絕對不會承認,他是受了崔妍婷所托。


他隻能是抓住其他的重點,沒好氣的質問道:“陸姑娘你這是什麽意思?是想用齊王的身份來壓我嗎?”


“是,怎麽著?不行嗎?”陸雲溪高傲的抬起了下巴,冷睇著左元亮,“你小心著點兒,得罪了我,那就是得罪了我的天佑哥哥,以後有你好日子過!”


左元亮都驚了,兩隻眼睛瞪得溜圓。


他怎麽都沒有想到,陸雲溪狐假虎威竟然可以如此毫無顧忌。


一般人,被人說到依靠靠山的時候,多少都會顧忌一些,甚至是撇清關係。


不光是為了自己的麵子,還有的就是不想給自己的靠山惹麻煩。


給人當靠山的人,很少有喜歡被暴露出來的。


做歸做,但是,遮羞布還是要遮一遮的。


像陸雲溪這樣的,他是真的沒見過。


“陸姑娘如此高調,就不擔心齊王……”


陸雲溪根本就沒等左元亮的話說完,她笑著打斷:“擔心什麽?你以為我跟你一樣?我跟天佑哥哥那是一家人,我做什麽,我天佑哥哥都支持我。”


“你呢……”說著,陸雲溪上上下下的打量著左元亮,那目光之中是深深的鄙夷,“不過就是崔妍婷請過去的一個教書先生。說的好像挺高大上的,其實呢?不過就是想要攀附定國公的一條惡犬。”


“放肆!”左元亮氣得怒叱。


“我說,你們能不能換個詞,除了放肆之外就不會說別的了嗎?”陸雲溪忍不住翻了個白眼說道,“怎麽著?你這麽激動幹什麽?被我說中了你的心事,揭穿了你的真麵目,你心裏不爽了?”


“真是沒有教養!”左元亮憤憤的一甩袖子,露出一副他不屑與不可理喻的陸雲溪計較的模樣來。


陸雲溪可是不會怕他的,隻是繼續冷笑道:“咱們兩個誰沒有教養,誰心裏清楚。人家一幫年輕人在這裏切磋學問,你也不知道算個什麽東西,就這麽冒出來,給人家點評。”


“你好意思嗎?”


麵對著陸雲溪的問話,左元亮嘿嘿譏笑道:“陸雲溪,你最好弄清楚了再開口。並非是我無故為他們點評,而是他們求到了我,請我來點評的。”


“是嗎?”陸雲溪挑眉問道。


那些邀請陸明磊他們來的少年們連連點頭:“是啊,是啊,是我們求著左先生來幫我們點評的。”


“左先生學問高,我們要是能得到他一兩句指點,都是我們的幸事。”


“是啊,平日裏能聽到左先生教誨的機會真的不多。今天是我們運氣好才能求到左先生的指點。”


陸雲溪唇角一勾,笑得可愛,但是說出來的話,可是冷得瘮人:“也就是說,你們明著邀請我的哥哥們過來踏青,其實是找了這麽個玩意兒來,等著批評羞辱我哥哥們嘍?”


那些邀請陸明磊過來的少年們一聽,趕忙的擺手,連連否認:“沒有沒有,我們沒有這麽做。”


他們就算是瘋了,也不會承認,他們邀請陸明磊他們過來,為的是羞辱陸明磊兄弟的。


“是啊,我們也是在這裏偶遇左先生的,所以,這才請左先生過來,為我們點評。”


“是這樣嗎?”陸雲溪不信的問道。


“是,就是這樣。”那些少年連忙說道,生怕陸雲溪不信。


“哥,你說。”陸雲溪當然是不信他們了,轉頭問著陸明磊。


“他們看到左元亮過來,邀請他來點評的。”陸明磊實話實說。


“是他們邀請的?”陸雲溪問道。


“嗯。”陸明磊點頭。


有了陸明磊這句話,陸雲溪就放心了,轉過頭去,對著左元亮就罵:“你丫的吃飽了撐的吧?輪的著你在這邊裝大尾巴狼的點評我哥哥們?”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