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26章 早就好了

第926章早就好了


“好、好,本該如此。”溍帝暢快大笑。


“等到那請功的奏折到了,朕必然要好好的封賞有功之臣。”


急報裏麵寫的東西有限,等到白城的奏折過來,裏麵應該會有詳細的情況,到時候,他也好論功行賞。


袁玉山在一旁聽著,有些奇怪,不解的說道:“陛下,臣有幾句話想問一問。”


“問吧。”溍帝心情很好,自然是痛快的同意了。


更何況,他也是知道袁玉山的性子的。


別看袁玉山一直沒有去白城,但是,他可是時刻關注著白城的情況。


“你說,席壘在敵軍進攻白城之前,就已經算好了他們要逃跑的路線,在那裏布置好了陷阱?”袁玉山問道。


“是。”送信的人答道。


“就算是敵軍撤離,那路線也有三條。席壘是怎麽算到他們要跑哪條路的?”袁玉山不明白。


“席壘在敵軍可能逃亡的路上做了布置。”送信的人眼底有對席壘深深的崇拜跟敬重,“那兩條路根本就沒有安排人馬。隻在席壘選中的那條路上布置了兵馬,露出了一點痕跡來。”


“敵軍的將領是一個多疑之人,席壘算準那人肯定不相信另外兩條安靜的路上沒有伏兵。那人必將會走一條有埋伏的路。”


袁玉山倒吸了一口涼氣,那席壘可以啊。


正所謂兵不厭詐,席壘倒是將對方的性子給看透了。


“敵軍何時攻城到底是怎麽算到的?”袁玉山愈發好奇的問道。


“因為前麵幾次兩軍交戰,我們這邊的將士受傷人數不少。敵軍以為我們沒有了戰力,這才會攻城。”送信的人提到這個的時候,雙眼愈發的燦亮,興奮的不行。


這要不是在大殿之上,他恐怕都要手舞足蹈起來。


“其實,我們將士的傷勢並無大礙,就等著他們自投羅網了!”


袁玉山連連點頭:“開始假敗受傷……這計謀倒是用得巧妙。”


對於席壘的計謀,袁玉山是肯定的。


先示敵以弱,等到後麵,趁著對方放鬆的時候,給與一個痛擊。


不得不說,席壘真的是挺有腦子的。


“不、最開始的時候,我們這邊真的是受傷人數不少。”送信的人麵露悲戚之色,“很多人都受傷了。”


“你們是帶傷出戰?”袁玉山驚呼一聲,“這不是胡鬧嗎?還沒有到山窮水盡的時候,何必這樣拚命?”


袁玉山自己上戰場是瘋魔的,但是,他也不會胡亂的去拚命。


在不到拚命的時候,貿然的用這樣破釜沉舟的策略,可不是什麽好計策。


“不不不……”送信的人連連擺手,“這次不一樣,我們有旺安商行送去的酒……”


袁玉山倒吸了一口涼氣,溪溪他們的酒?


定國公突然的冷笑一聲,問道:“你們飲酒之後,壯了膽子,不管不顧的就跑去殺敵?”


“就憑著那酒水灌出來的頭腦一熱?”


“這是打贏了,若是沒贏的話,你們知道不知道會有什麽樣的後果?”


“白城將士傾巢而出,還都是傷兵,若是被敵軍逐一擊破,白城將會被攻破,城中的百姓流離失所不說,後麵的城池也會遭殃。大溍邊境不知道要混戰多久!”


定國公痛心疾首的說完,目光惡狠狠的落在了陸雲溪的身上:“酒水,果然是罪魁禍首!”


對於定國公的指責,陸雲溪隻是回給他一個冰冷的嘲諷笑意。


定國公的話,讓朝堂上立刻響起了吵雜的議論,一個個全都指責的盯著陸雲溪。


這次的事情簡直是太冒險了,若是稍有不慎,白城可就完了。


那樣的話,大溍邊境將會卷入戰亂之中,到時候,不知道有多少百姓流離失所,多少生靈塗炭。


陸雲溪、旺安商行簡直是太可惡了。


魏大人趕忙的抱拳行禮道:“陛下,這次的事情,白城縱然是大勝,但是,也是冒了很大的風險。若是不遏製的話,以後其他地方有樣學樣,豈不是要壞了大事?”


“畢竟不是每次都這麽幸運,稍有閃失,將會造成無法估量的惡果!”


其他的大臣也是紛紛附和。


“酒水絕對不能進入軍中。打仗的時候,怎麽可以飲酒?”


“飲酒誤事啊!”


“陛下,還請陛下下旨,軍營之中絕對不允許出現酒水!”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指責開了,話說的不一樣,但是意思是統一的,便是陸雲溪他們的酒不該賣到白城去。


旺安商行這是在害人。


那些在陸雲溪手裏吃過虧的,跟定國公站在一個立場的,全都在紛紛斥責陸雲溪他們賺錢不擇手段。


袁玉山怒斥道:“你……”


“玉山!”齊博康喊住了要反駁的袁玉山。


這個時候,袁玉山越是反駁,那些人越是來勁,最後隻能會讓陸雲溪愈發的被動。


袁玉山不甘心的看了齊博康一眼,齊博康對著他搖了搖頭。


魏大人嗤笑了一聲,說道:“齊老,袁將軍有什麽想說的就讓他說,您不要攔著他。”


“隻要袁將軍說的在理,我們肯定會聽的。”


魏大人說的是陰陽怪氣,但是,齊博康一點要動怒的意思都沒有,他心平氣和的一笑,道:“這件事情,還是要問問當事人。大家在這裏吵有什麽用?”


“還需要問當事人什麽?這不是明擺的事情嗎?”魏大人搖頭感歎道,“齊老,你不能太偏向他們了。”


齊博康並不惱,隻是撫須而笑:“事情如何,總要聽聽溪溪說什麽。你們這樣胡亂判斷,可不太好。”


“齊老,事實已經擺在眼前,你還要包庇陸雲溪嗎?”定國公終於沉聲開口,“他們將酒水賣到白城,這次是僥幸得勝,下次呢?萬一要是害得大溍將士因為飲酒誤事,這樣的後果誰來承擔?”


“他們旺安商行嗎?他們承擔得起嗎?”


定國公的質問,讓剛才指責陸雲溪的人連連點頭,很是讚同定國公的話。


突然大殿之上,響起了憤怒的咆哮:“要是沒有旺安商行的酒,我們全都死了!”


眾人轉頭一看,隻見那送信的人雙手緊捏成拳,雙目怒瞪,憤怒的就連脖子上的青筋都暴跳起來:“你們憑什麽誣賴旺安商行?”


“飲酒麻痹痛覺,讓你們帶傷出戰,這本就是……”


“放屁。”送信的人飛快的打斷了魏大人的話,怒罵道,“我們出城交戰的將士,傷勢早就好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