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24章 有毛病吧

第924章有毛病吧


“溪溪,你有什麽想說的?”溍帝問著陸雲溪。


“當然有呀。”陸雲溪說完,轉頭看向了定國公問道,“你是不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幹?總盯著我們旺安商行幹什麽?我們商行賣東西,賣去哪裏,跟你有什麽關係?”


定國公冷笑一聲說道:“老夫對你們商行去哪裏賣東西沒有興趣。老夫就是見不得你們做出對大溍不利的事情來!”


“如今白城戰亂,你們竟然還將酒水往白城送?你們想幹什麽?”定國公一直可是憋著一肚子的火的,如今見到了陸雲溪這個罪魁禍首,自然是不會輕易放過,怒氣衝衝的叱問道。


“白城的將士在奮勇殺敵,用自己的性命在守衛大溍邊境。你們旺安商行竟然送酒水過去,你是想讓白城的將士們失去鬥誌,沉迷於酒水之中,好讓敵軍有機會趁虛而入嗎?”


定國公中氣十足,再加上他滿腔的怒意,這聲音在大殿之中回蕩,震得眾人雙耳生疼。


陸雲溪看著怒火衝天的定國公,突然的扯動唇角笑了一下,問道:“在白城與大溍將士膠著的敵人是戎北嗎?”


定國公麵色一冷,愈發的氣憤:“你連白城麵對的敵軍是何方人馬都不知道,竟然還敢把酒水運送到白城去售賣?你簡直就是禍國殃民!”


定國公的怒罵並沒有讓大殿上的眾臣有半點可憐陸雲溪的意思。


白城那邊戰事膠著,大溍的將士已經傷了不少,總是有急報傳來,那上麵每次都有詳細的傷亡人數。


那一個個數字的背後,都是一條人命,一個家庭的破碎。


大溍的將士正在那邊浴血奮戰,拚命廝殺,陸雲溪竟然把酒水送過去那邊賣?


這也太過分了!


是,酒水可以暫時的讓人麻痹一下對死亡的恐懼,甚至可以讓人在緊張的情況下放鬆放鬆,但是,白城那邊正是戰事要緊的時候。


喝酒?


瘋了吧?


不知道飲酒誤事嗎?


“定國公你是知道在白城與我方將士交戰的並非是戎北了?”陸雲溪挑眉問道。


“恐怕就隻有你不知道。”定國公冷聲嗬斥道。


袁玉山剛要往前一步,為陸雲溪說兩句話,突然的看到齊博康對著他微微的搖了搖頭,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妄動。


見到齊老這麽暗示,袁玉山隻能是忍耐的站在原地。


齊叔這麽做,應該是有辦法為溪溪解決眼前的困局吧。


不得不說,袁玉山對齊博康還是有著充分信任的。


就在這個時候,陸雲溪突然的笑了,笑容輕輕淺淺的,卻讓任何人都無法忽視掉她笑容中深深的嘲諷。


魏大人在一旁忍不住開口:“陸雲溪,你做出如此錯事,還有臉在這裏笑?你把白城那些奮死拚殺的將士當成了什麽?”


“閉嘴!”陸雲溪笑容陡然一收,厲聲嗬斥道。


這一嗓子,夾帶著無盡的戾氣,愣是嚇得魏大人忍不住打了一個寒戰。


他驚疑的盯著陸雲溪,一個小丫頭的氣勢怎麽會這麽強?


陸雲溪嗬斥完了魏大人之後,轉頭就跟看白癡一樣的看著定國公:“你丫的有毛病吧?”


“你……”


“你什麽你?你腦子有毛病自己去找大夫治。要是沒有大夫可以治好你的話,你就自己找個地方一頭撞死去,省得活著丟人現眼。自己蠢也就算了,還想連累著滿朝文武,讓大溍的百姓以為站在朝堂上的百官都跟你似的,愚不可及。”


“我的天佑哥哥是大溍的王爺,我的旺安商行在大溍紮根,我們都是大溍的人。你以為誰都跟你似的,吃飽了撐的沒事幹,就知道惹是生非?”


“你喜歡刺激的過日子,那是你的愛好,我沒那個興趣跟你過一樣的生活。我就想一家人平平安安的過日子!”


“隻有大溍好了,我們一家人才能好。我是多想不開,非要把大溍給攪得亂七八糟的?”


陸雲溪的一番話,倒是讓不少大臣微微點頭,她說的倒是有道理。


大家都是大溍的子民,正所謂覆巢之下無完卵,大溍要是亂了,旺安商行的買賣做得再大也是沒用的。


“我知道你想說什麽,不就是想拿著天佑哥哥的血統說事嗎?”陸雲溪鄙夷的白了定國公一眼,“所以,我才會問你,在白城跟大溍將士交戰的是什麽人。”


“你也說了,不是戎北的人。那就排除掉了,你心心念念的以為天佑哥哥叛國的可能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問你。我們不過就是送了個酒水,怎麽就成了禍頭了?怎麽就讓大溍不安寧了?我們怎麽就變成罪人了?”


殿中的大臣先是被陸雲溪一連串的暴怒嗬斥給驚到了,隨後,有那理智的仔細的想了想,覺得她話是在冷嘲熱諷,不好聽,但是她說的還是有道理的。


沒有理由陸雲溪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非要去禍害大溍的將士。


要是大溍真的完了的話,陸雲溪的損失可是不小。


至少,戰亂的時候,她是沒有辦法保住旺安商行這麽多財物的。


別人怎麽想的,陸雲溪不管,她隻是死死的盯著定國公,冷笑著問道:“你還想說什麽?說我通敵賣國嗎?有證據嗎?別隻見到一個我們運送酒水,就把罪名胡亂的往我們身上按。”


“我還沒說你呢。你沒事總盯著我們旺安商行幹什麽?你到底是什麽目的,你自己心裏清楚!”


定國公眉頭緊皺,冷笑道:“攻打白城的不是戎北就真的跟戎北沒有關係了?他們也許是戎北的盟友。”


“呦,定國公很了解他們的想法啊。那你說說看,他們是怎麽聯盟的,證據呢?”陸雲溪譏諷的問道,“別你胡亂的開口說一句,就可以隨便的栽贓人。”


“這天下事,都要講究個證據,你沒有證據胡亂攀扯,我隻能說,你是不安好心,想要害死齊王!”陸雲溪冷著臉說道,“誰不知道你,一直看我天佑哥哥不爽,你是恨不得我天佑哥哥去死,你才高興!”


定國公不喜歡李天佑,那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被陸雲溪這麽直接的擺在明麵上來說,可是讓眾人誰都沒想到。


大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忐忑的目光在定國公與溍帝的臉上轉了一圈。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