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23章 我有這麽重要嗎

第923章我有這麽重要嗎


“溪溪,我今天可是聽明磊他們說過了。你相當的聰明,不讀書可惜了。”癡和尚苦口婆心的勸著。


“你也不要有什麽女子不需要讀書的想法。女子多讀一些書依舊是有好處的。”


“大師,我的意思是說,我該讀的已經讀過了。字、我都認全了,我也不需要去攻讀什麽四書五經,我又不考狀元。”陸雲溪笑嘻嘻的說道。


“我呢,現在看書,也就是增長自己的見聞,其他的東西,我沒有必要特意的去學。”


“我現在要麽去學對我有用的東西,要麽就是我自己感興趣的東西,至於那些考狀元的書……謝謝,我是一點兒興趣都沒有。”


癡和尚愣了愣,隨後大笑出聲:“好、好,我果然是沒看錯你。”


陸雲溪撇了撇嘴,無奈的瞅著他:“大師,你是不是太閑了?”


還來這裏試探她呢?


無聊不無聊?


“你不知道,我是難得的見到你這樣有意思的小丫頭。”癡和尚笑道,看著陸雲溪氣鼓鼓的小臉,他覺得可有意思了。


“你說,你的人生得多枯燥啊。”陸雲溪憐憫的瞅著癡和尚。


癡和尚一噎:“……你不枯燥,你是真不枯燥。弄得你哥哥們都覺得自己愚笨,不是讀書的料兒。”


“你說說,你跟齊王,到底對他們造成了多大的影響?”


“這不是挺好的。”陸雲溪聳了聳肩,無所謂的說道,“你看看我的哥哥們多厲害,哪怕是覺得自己資質不太好,但是他們依舊沒有放棄,一直在努力!”


“這樣的韌性可不是隨隨便便什麽人都能有的。”陸雲溪得瑟的說道。


“讓他們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總好過,井底觀天盲目自大。”


癡和尚表示,他實在是說不過陸雲溪。


“他們交到我手裏,你就放心吧。”癡和尚保證他會好好的教陸明磊他們四個學生,陸雲溪放心的點頭笑道,“我相信大師的本事的。”


這邊好不容易搞定了陸明磊他們讀書的事情,陸雲溪沒休息幾天,突然的就被傳入宮中。


上了大殿之後,陸雲溪行完禮,看著溍帝,直通通的問了一句:“陛下,大溍是要亡了嗎?”


“放肆!”溍帝還沒有說話,旁邊好幾個大臣同時開口嗬斥。


“溪溪,不可胡說。”溍帝提醒了陸雲溪一句,這丫頭心直口快的,他們私下裏怎麽說都沒有問題,但是在大殿之上,當著文武百官,她還這麽說,很容易被人抓到把柄,惹出禍端來的。


“陛下,不是我想這麽多想啊,實在是,這一出一出的事情,讓我不得不這麽懷疑。”陸雲溪無奈的輕歎一聲。


“我就是一個商行的老板,一個做買賣的人,還是個小孩子。但是,一次一次的總是讓我進殿麵聖,這是要幹什麽?”


“我有這麽重要嗎?沒事總讓我來這裏。”


“這滿朝的文武百官不夠用還是怎麽著?大溍的興衰成敗全都係在我身上?這麽多大臣還不如一個我?”陸雲溪不解的瞅著溍帝,“陛下,你說我那麽懷疑,有沒有道理?”


溍帝幹咳了一聲,以此來掩飾自己的笑意,這麽嚴肅的場合,他實在不好發出笑聲來。


“溪溪,是定國公找你有事要問。”溍帝直接將人給推了出來,有什麽事情,那也是定國公先鬧起來的,跟他可是沒有半點兒關係。


陸雲溪看向了定國公,重重的歎息了一聲:“定國公,你又鬧什麽?沒事總找我一介布衣幹什麽呢?”


定國公根本就不理會陸雲溪的譏諷,隻是沉聲問道:“陸雲溪,老夫問你,你們酒坊的酒水是不是已經釀製完成了?”


“是啊。”陸雲溪點頭大大方方的承認。


“你們的酒水賣到哪裏去了?”定國公麵色陰沉的質問道。


陸雲溪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我們旺安商行的東西,賣到哪裏去,還需要給你報備一下嗎?”


“怎麽著?定國公,你是不是還想派人去查一查我們旺安商行的賬本啊?”


“就算是你眼熱我們的買賣,嫉妒我們賺錢,也不能這麽明搶吧?太過分了啊。”


陸雲溪的話,讓定國公本就難看的臉色,又陰沉了幾分:“陸雲溪,老夫並沒有時間與你在這裏胡鬧。我來問你,你們旺安商行的酒水,是不是送到了白城去?”


定國公的話一出口,大殿上的眾人齊刷刷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眾臣麵麵相覷,白城?


怎麽會是白城?


“怎麽回事?”溍帝也是眉頭緊皺的盯著定國公。


剛才定國公非要傳陸雲溪進宮來,說有很重要的事情,定國公信誓旦旦的說著,是關係著國家社稷的事情,溍帝這才不得不傳陸雲溪入宮。


他本以為又是定國公找到了一些小打小鬧的事情,要將以前從陸雲溪身上丟的臉麵給找回來。


誰能想到,定國公一開口,竟然是關係著白城的事情。


白城那邊戰事膠著,至今還沒有什麽好消息傳來,他可是一直都在擔心著那邊。


別說是溍帝了,滿朝文武在聽到定國公提到白城的時候,臉色全都變了,就連齊博康跟袁玉山的神色也是複雜起來。


他們自然是站在陸雲溪這邊的,但是,事情牽扯到白城,可就麻煩了。


他們再偏心陸雲溪,也沒有可能拿著江山社稷的事情開玩笑。


定國公聽到溍帝的詢問,拱手之後,說道:“陛下,臣一直盯著灰山的情況。眼看著灰山那邊有運送酒水的車子離開。”


“那些車子可是直奔白城!”定國公這話一出口,立刻引來了滿殿嘩然。


眾人嗡嗡的議論著,臉上都帶著怒意,那指責的目光跟鋼針似的,紮在了陸雲溪的身上。


至於陸雲溪的反應則是……他們愛看看去,反正又是不痛不癢的,她無所謂。


溍帝也沒有說話,他冷眼看著朝堂上的大臣在議論紛紛。


終於,眾人的議論聲漸漸的小了,溍帝這才問道:“定國公,你確定旺安商行的酒水,是運送到白城的?”


“千真萬確。”定國公拱手道,“臣的人一直跟著旺安商行運送酒水的車子,親眼見到他們的車子入了白城。”


眾人互看一眼,眼底流露出來對陸雲溪深深的鄙夷。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