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95章 看看腦子

第895章看看腦子


“溪溪,你覺得朕有這麽厲害嗎?”溍帝似笑非笑的看著陸雲溪。


陸雲溪眨巴著眼睛,瞅著溍帝,問道:“陛下不應該就這麽厲害嗎?”


“就算是厲害……朕也沒厲害到如此地步。”溍帝笑著說道。


那樣的人,他身邊確實是有。但是,真正可以做到半個時辰,就將一個大街上隨便冒出來的人,所有情況全都調查清楚……這樣的人不多。


至少沒有富裕到,隨隨便便的全都送到天佑府上,跟在天佑身邊,當個小廝用。


“陛下不說,誰能知道?”陸雲溪歪著小腦袋,笑眯眯的瞅著溍帝問道。


溍帝笑了,伸手虛虛的點了點陸雲溪,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倒是會虛張聲勢。”


“有嗎?”陸雲溪聳了聳肩,無辜的眨巴著眼睛。


“陛下,有的時候,也應該讓一些人害怕害怕嘛。不然的話,他們還以為自己真的多了不起,什麽都要參一腳,太過分了。”


陸雲溪義憤填膺的模樣,惹得溍帝嗤笑出聲,問道:“溪溪,你說這話,朕隻相信一部分。”


“我感覺,你更多的是為了讓別人知道,天佑在朕的心裏有多重要。”溍帝還能看不出來陸雲溪的小心思?


這個小家夥,擺明就是為了給天佑增加籌碼,讓那些人看清楚,天佑有多重要。


那麽本事的人,他都派到天佑的身邊去,可見,他是絕對不允許天佑有任何閃失的。


溍帝倒是想看看,被戳穿了小心思的陸雲溪會怎麽反應。


陸雲溪驚訝的瞅著溍帝,仿佛是沒有想到溍帝竟然會這麽說。


她這個吃驚的神情,可是惹得溍帝笑了起來,這個鬼靈精的小家夥也有今天。


溍帝唇邊的笑容剛剛蕩開,就聽到陸雲溪疑惑的問了一句:“陛下覺得天佑哥哥不重要嗎?”


笑容,瞬間僵在了溍帝的臉上。


然後,更讓他心塞的是,天佑這個臭小子還在一旁悶笑。


尤其是天佑看向陸雲溪的雙眼亮晶晶的,那是覺得說這話的溪溪特別可愛是不是?


這個混小子!


媳婦兒還沒有娶到手呢,爹都不要了。


溍帝鬱悶。


“那兩個人是怎麽回事?”溍帝並沒有被陸雲溪給說糊塗。


他知道,肯定不是他的人調查的。


要是說,溪溪或者是天佑有這樣的人手……他是不相信的。


所以,他現在就是想知道具體的情況,到底是怎麽回事?


“你是怎麽調查的?”溍帝疑惑的問道。


“哦,這個呀。”陸雲溪一笑,輕輕鬆鬆的說道,“收買那兩個人的人是我們派去的呀。”


“咳咳咳……”溍帝直接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了。


“父皇?”李天佑擔憂的喚了一聲,快步過去,給溍帝順了順氣,又遞給他一杯熱茶,“小心。”


溍帝喝了半杯茶,這才恢複了平靜,問道:“你們派人去找的他們?”


“是啊。”陸雲溪笑著說道,“我們村裏的二強叔送信過來了,告訴我們村裏的人已經知道天佑哥哥的身份了。”


“既然如此的話,那肯定會有人過來的。能臭不要臉跑過來占便宜的,無非就是那幾家嘛。我跟天佑哥哥就提前做好準備,省得到時候被他們欺負個措手不及。”


她跟天佑會措手不及?


不對,應該是有人能欺負得了她跟天佑嗎?


“他們會用什麽手段,我大致也能猜到,所以,就讓我們的人去盯著一些個人了。比如說賭徒啊,不務正業的無賴啊什麽的。”陸雲溪說道。


她皺著眉頭想了想說道:“好像他們一個是賭徒,賭紅眼了,要不是被我們的人找上的話,估計就要回家去偷房契了。還有一個是幹什麽的……嗯,忘了,反正都不是什麽好東西。”


“喏,這樣一來,被我們找上,他們兩個家裏也不用繼續被他們拖累。”


陸雲溪笑嗬嗬的說道:“我真是做了一件大好事。”


溍帝瞅著笑得格外天真無邪的陸雲溪,真的是不知道說什麽才好了。


良久之後,溍帝才聲音微微暗啞的問道:“溪溪,萬一他們兩家人並不想舍棄他們這個兒子呢?”


“不會呀。”陸雲溪笑嗬嗬的說道,“我們找好備選目標之後,當然是好好的調查了他們平日裏的所作所為。還有他們跟他們家裏人的關係。”


“他們兩家,早就被這兩個家夥給折騰的烏煙瘴氣的。”


“這次就算是我沒找上他們兩個,他們再做出來那種事情,他們家裏人肯定會跟他們斷絕關係的。”


“而且,那個時候,他們的家裏人損失的東西還更多。”


“我插手的話,他們兩個就直接被趕出去,他們的家裏人避免了被他們牽連的厄運,多好。”


李天佑輕歎一聲:“溪溪辦事就是考慮的周到,真是善良。”


溍帝猛地看向了李天佑,他真的想把禦醫給找來,給天佑看看,天佑的眼睛是不是有問題?


溪溪做的這個事情,跟善良有什麽太大的關係嗎?


她根本就是在算計人,他都不需要想也知道算計的是定國公那邊。


為那兩家解決了不肖子孫,不過就是捎帶著的。


這樣的善良跟溪溪最開始的計劃,完全是糅雜在一起的。


但凡是個正常人,第一眼先看到的絕對是陸雲溪的縝密心思,還有狠辣的布局。


整個計劃裏,那兩個男人的家人是最不重要的一環,甚至都可以不算在計劃之內。


他就奇了怪了,天佑到底是怎麽在這樣的計劃裏,找到了針尖似的善良?


溍帝頭痛的看著自己的兒子,禦醫來了,不應該給天佑看眼睛,而是應該看看天佑的腦子。


“那半個時辰,你們是在……”溍帝問道一半,聲音就停住了,“朕知道了,你們是在做戲。”


為了表現出來,天佑身邊有他派去的相當厲害的人。


“行了,你們今天晚上就在這裏用膳吧。”溍帝輕歎一聲說道,“朕如此重視天佑,有人買通人要陷害天佑,朕自然是不放心,要多留你們一段時間的。”


“多謝父皇。”李天佑行禮道。


李天佑明明是在禮數上做的沒有半點錯處,但是,溍帝就是感覺心裏有些不太痛快。


他都不用問,也知道天佑的謝,並非因為他重視天佑,而是因為他配合了陸雲溪的計劃。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