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94章 誰做的

第894章誰做的


李天佑才不管溍帝的反應,他看著陸雲溪喝了兩口熱水之後,這才問道:“暖和過來了嗎?”


“嗯。”陸雲溪對李天佑笑著點頭,笑得那叫一個甜,讓李天佑眼底情不自禁的蕩出了溫柔的漣漪。


溍帝就這麽看著自己兒子神情的微妙變化,忍不住在心裏感歎。


剛才說著國事的時候,天佑那神色淡淡的,哪裏有半點情緒起伏。


現在一見到溪溪啊,這是萬年堅冰全都化成一泓春水了。


“再喝點兒。”李天佑柔聲說著,他看著陸雲溪在低頭喝水,隨後,轉身看向了溍帝。


縱然是他什麽都沒有說,但是,目光之中也有一些譴責之意。


這麽冷的天,非要叫溪溪過來進宮一趟做什麽?


他明明可以回去問了溪溪之後,再轉述給溍帝的。


溍帝可是將李天佑的想法看得是明明白白的。


他真的是被自己這個兒子弄得是哭笑不得。


他不過就是聽說了陸學誠那邊的事情,想找溪溪問清楚情況,沒想到,自己兒子就先心疼上了。


心疼就心疼吧,還在譴責他。


溍帝相信,就天佑那樣的心思,若是不想讓別人看出他的想法,任誰都看不出來。


可是,此時,他偏偏的能清清楚楚的看出來天佑的埋怨,這代表了什麽?


天佑壓根就不想隱瞞。


天佑就是想讓他知道,他不高興了。


關鍵是,溍帝看出來了,還不好問,因為,天佑畢竟是沒有說出來。


溍帝無奈的在心底輕歎,他這個父親當的,真的是沒什麽威嚴啊。


罷了。


孩子高興就成了。


“溪溪,我聽說你二娘的母親過來鬧事了。”溍帝決定不跟天佑計較,直接轉頭問著陸雲溪。


陸雲溪點頭,說道:“嗯,來鬧事了。不過,放心吧,陛下,他們已經被我給趕走了。”


陸雲溪輕描淡寫的說法,讓溍帝一噎,他覺得跟溪溪說話還是直來直去比較好。


“我聽說當時有兩個人在附和劉陳氏,你用了不大一會兒工夫,就把那兩個人的家裏人給叫來了,讓他們家裏人收拾他們的。”


“不是不大一會兒工夫。”陸雲溪趕忙解釋起來,“是半個時辰呢。”


溍帝唇角抽搐了一下,問道:“半個時辰時間很長嗎?”


“我怎麽不知道天佑現在已經有這麽強的人手了,半個時辰竟然可以調查得如此清楚?”溍帝說著,目光落到了李天佑的身上。


至於李天佑,嗯,很好,一直在專注的看著陸雲溪。


連個眼角餘光都不肯施舍給溍帝。


溍帝突然覺得有點兒心塞。


“陛下,你也不相信,天佑哥哥能有這麽厲害的眼線跟人脈?”陸雲溪睜大了眼睛,瞅著溍帝。


溍帝點頭:“天佑,你是怎麽做到的?”


被直接點名問到了,李天佑終於是肯暫時的收回目光,看向了溍帝,如此的說道:“兒臣什麽都沒做。”


溍帝驚愕的瞪大雙眼,隨後,不可思議的目光落在了陸雲溪身上:“溪溪,是你做的?”


“做的什麽?”陸雲溪問道。


“自然是半個時辰之內,調查清楚那兩個人的身份,還將他們的家裏人給找來。”溍帝快速的說道。


陸雲溪聳了聳肩輕歎一聲說道:“沒有啊,我沒做過這個。”


“那是誰?”溍帝真的是驚了。


不是天佑跟溪溪,難不成是別人?


是誰?


齊博康?


袁玉山?


都不太可能。


他們兩個是有自己的人,那也做不到半個時辰內,將兩個突然冒出來的人的情況調查得如此清楚。


溍帝在那邊努力的想著,他將朝中所有可能的人都想了一遍,愣是沒有找到半點兒線索。


因為就算是有人有這個可能,半個時辰的時間實在是太短了,根本就來不及。


“這個人是誰呢?溪溪,你有沒有線索?”溍帝隻不過是百思不得其解之後,隨口的問了一句,哪裏想到,他竟然真的聽到了陸雲溪的答案。


“知道啊。”陸雲溪的話,讓溍帝猛地坐直了身子,雙眼放光的看了過去,追問道,“誰?”


“陛下呀。”陸雲溪道。


“嗯,你說,是誰。”溍帝道。


陸雲溪眨巴了兩下大眼睛,無辜的說著:“我說的是,做這個事情的人是陛下你呀。”


溍帝:“……”


他什麽時候做的,他怎麽不知道?


他要是知道的話,還把溪溪叫進宮裏來幹什麽?


陸雲溪仿佛是知道了溍帝的疑惑似的,她笑著扳著手指頭,給溍帝解釋:“要在半個時辰內,調查清楚,那必然是對京城十分熟悉。”


“我跟天佑哥哥對京城可不是多熟悉。但是陛下熟悉呀。陛下一直在京城,真的是熟得不能再熟了。”


“齊爺爺跟袁叔也熟悉,但是,他們有一個絕對不可能的理由。那就是,當時的情況,一定是我身邊的人去快速調查的。不然的話,半個時辰是絕對不夠的。”


“喏,在我身邊的人,除了旺安商行的,就隻有陛下從宮中挑選出來,送給天佑哥哥的人了。”


“所以,當時調查出來那兩個人情況的,就隻有陛下了。”


“陛下,你說,是吧?”


溍帝看著滿眼無辜的陸雲溪,微微點頭:“你說的沒錯,相當的有道理,但是……”


溍帝突然的一笑,然後,問道:“為何朕不知道,朕送去王府的人這麽有本事?”


“別人以為陛下送給天佑哥哥的人這麽有本事就行了啊。”陸雲溪笑眯眯的說著。


溍帝一下子就捕捉到了陸雲溪懷裏隱藏的意思:“溪溪,你的意思是說……”


“嗯,我就是做給某些人看的。讓某些人不要以為陛下是什麽後招都沒有的,讓某些有小心思的人小心一些。陛下的人本事著呢。”陸雲溪笑著挑眉說道,“至少,這是個威懾嘛。”


“要是有人做了虧心事,不安分的話,他們一著急,可是會露出馬腳的。要是有人不想被陛下盯上的話,他們目前來說也會安分一段時間。這段時間,很適合咱們用來發展自己嘛。”


陸雲溪笑眯眯的說著話,溍帝卻聽得是一愣一愣的,心中的震驚就跟那巨浪似的,一個浪頭一個浪頭的狠狠砸在他心上。


事情……絕對不是溪溪說的這麽簡單。


他看到了隱藏在其中的不少東西。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