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83章 為對方著想

第883章為對方著想


“那你還生了小舅舅呢,你怎麽不找小舅舅要錢?光給他錢?”陸明躍氣呼呼的質問起來。


劉陳氏一聽,啪的一下將筷子往桌子上一拍,嗬斥著:“陸學誠,你怎麽教你兒子的?就這麽跟他姥姥說話是嗎?”


陸學誠將飯碗放下,說道:“明躍哪裏說錯了?”


劉陳氏那張老臉吧嗒一下就耷拉了下來,她怒斥道:“好啊,你們一家人都來欺負我。你們現在是攀上王爺了,厲害了。就不把我放在眼裏了是吧?”


“我告訴你們,別管到哪裏去,我都是你們的娘!”


劉陳氏可就是死咬著這層關係,不管怎麽樣,陸劉氏是從她肚子裏爬出來的。


她要陸劉氏的孝敬,那是天經地義,誰來說都沒用。


“娘要是看我們不順眼的話,盡管走,省得在這裏住的不舒服。”陸學誠說道,“現在在我家住著,最多一個月,以後要是不搬走,就別怪我趕人。”


說完,陸學誠可不管劉陳氏怎麽叫喚,他繼續吃他的。


陸明飛跟陸明躍一見自己父親這麽強勢,他們兩個也活泛了,筷子飛快的去夾菜裏的肉,不光自己吃,還往他們爹娘碗裏放。


劉陳氏叫罵了幾句,見到自己兒子碗裏都沒肉了,她氣得大吼:“兩個沒規矩的東西,沒吃過肉啊?搶什麽搶?”


“我家的東西,我想怎麽吃就怎麽吃。”陸明躍快速的說著,還把一塊兒塞到了自己娘的碗裏。


劉陳氏氣得拿起筷子就要把陸明躍碗裏的肉給夾過來。


陸明躍一低頭,一口把肉全都塞到了自己的嘴裏,兩頰鼓的就跟小鬆鼠似的,睜著眼睛,得瑟的盯著劉陳氏。


劉陳氏氣得大罵:“陸劉氏,這就是你教的孩子?沒吃過東西啊?搶什麽搶?”


“剛才我小舅舅不是在大家還都沒上桌的時候,就開始搶著吃了嗎?”陸明飛問道,“姥姥,小舅舅也沒吃過東西啊?”


“你們兩個小畜生!”劉陳氏氣得大罵。


陸學誠猛地一拍桌子,怒叱一聲:“再罵我家孩子,就給我滾出去!”


劉陳氏被嚇了一跳,她真的沒想到陸學誠敢這麽對她吼。


“你、你、你喊什麽喊?”劉陳氏心裏發顫,但還是習慣的喊了回去,“我可是你娘!”


陸學誠瞪了劉陳氏一眼,沒有搭理她,悶頭吃飯。


不過,有了陸學誠這麽一嗓子,劉貴兒跟劉陳氏倒是真的安靜了不少。


吃完了晚飯之後,劉陳氏跟劉貴兒回了他們的屋子。


劉貴兒不放心的問著:“娘,我姐夫現在有點兒不太一樣了。”


“再不一樣有什麽用?”劉陳氏哼了一聲說道,“你姐姐是我生的,我就是他們的娘。他們就得孝敬我!”


“可是,陸學誠說隻讓咱們住一個月。”劉貴兒心裏可是沒底。


看了院子,又吃了一頓晚飯,他現在是真的不想走了。


這小日子過得這麽美,他才不要回村裏去過那種苦日子。


還是京城好,京城的日子多舒坦。


“隻要咱們住進來,他們就趕不走咱們。”劉陳氏自信的說著,“我可是他們的娘,他們敢讓我流落街頭嗎?”


現在好日子就在眼前,她要是讓這個機會溜走,她能抽死自己。


劉貴兒聽完自己娘的話,可算是放心了。


“娘,還是您厲害。”劉貴兒嘴裏的好話不要錢的往外倒,“我看我姐姐他們的日子能過這麽好啊,全都是您的功勞。要不是您把她生的這麽好,怎麽能過上這樣的好日子?”


“我姐要是把您給趕出去,那才是真的沒良心。”


劉陳氏覺得自己兒子說的話,很是有道理,母子兩個人在屋裏盤算著以後的日子要怎麽過才不至於浪費這麽好的宅子。


陸明飛跟陸明躍則是跑去了王府,找陸雲溪了。


“溪溪。”陸明磊一臉焦急的喊著,“出大事了。”


“怎麽了?”陸雲溪起身招呼著,讓陸明飛陸明躍坐。


“我姥姥來了!”陸明躍快速的說道,還將今天家裏發生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陸雲溪聽完,笑了:“二伯現在敢拍桌子了啊?”


真是不容易。


就陸學誠那老實的性子,敢這麽幹,真是太讓她意外了。


不過,她大致能想明白陸學誠的想法。


現在不是在村裏,不是村裏吵吵架的問題了,而是關係到皇權,還有很多的事情。


這種事情弄不好,可是要出人命的。


陸學誠肯定是不想讓劉陳氏他們惹事,不能牽連到天佑。


“不用惦記這事情,明天,我就過去。”陸雲溪說道。


“你過去?”陸明飛有點兒擔心的說道,“溪溪,我姥姥小舅舅他們肯定會鬧起來的。他們恨不得住我家不走了。”


“他們想法挺好,但是……實現不了。”陸雲溪自信的笑著,“放心吧,沒事。對了,明天讓二伯先別出門,我把這事情解決一下,省得以後麻煩。”


“溪溪,要不然,讓奶奶過去吧。”陸明飛說道。


他還是覺得奶奶更厲害一些。


“奶奶肯定要過去的,不過,不能一上來就讓奶奶過去。”陸雲溪對她的三個哥哥招了招手,低聲的說著,“明天啊,你們……”


陸雲溪叮囑了他們一番之後,這才把他們三個給送出去。


陸明飛陸明躍來了,自然要到他們奶奶那邊去看看的。


他們過去找陸王氏了,沒過一會兒,從外麵回來的李天佑到了陸雲溪的院子:“我聽說明飛明躍來了。”


“嗯,他們去看奶奶了。”陸雲溪笑著說道。


“怎麽這麽晚過來?家裏有事?”李天佑問道。


“還不是我那二娘的娘跟弟弟來了嘛。”陸雲溪說道,“他們倒是臉皮夠厚,要住下來不走了。還要把他們家裏人都給接過來,真是可笑。”


“他們就是看二伯老實,一個勁兒的欺負。”李天佑感慨道。


陸雲溪聳肩:“是啊,他們就是欺負老實人。不過,這次二伯很厲害的,跟劉陳氏都拍桌子了。”


對於陸學誠的做法,李天佑可是相當的驚訝:“二伯,拍桌子?”


這完全不像是陸學誠的行事風格。


“是呢。”陸雲溪笑嗬嗬的說道,“我估計二伯是擔心牽連到你。”


李天佑抿了抿唇說道:“二伯真的是想太多了。都是家裏的事情,說什麽牽連不牽連的?”


“這才說明咱們是一家人,互相為對方著想。”陸雲溪美滋滋的笑著。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