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71章 怎麽不學呢

第871章怎麽不學呢


“高論,開家酒坊還需要什麽高論?”陸雲溪莫名其妙的瞅著定國公問道。


“沒聽說做什麽買賣,還需要朝廷批準的。不能碰的買賣,我們旺安商行是絕對不會碰的。我們可是遵紀守法的好百姓。”


“你既然不知道酒坊對百姓的影響,那就讓戶部尚書給你好好的講一講。”定國公不打算跟陸雲溪掰扯,他點了戶部尚書。


每年的稅收,除了銀子還有糧食布匹煤炭等等東西,這些戶部尚書是最清楚的。


“好。”戶部尚書點頭應著,他也不讚同旺安商行開酒坊,“每年大溍的糧食……”


“等一下。”陸雲溪一抬手,阻止了戶部尚書的話,挑眉問道,“我看京城也好,其他地方也罷,都有開酒坊的。為什麽你們不去管其他的酒坊,非要管我們旺安商行的酒坊?”


“欺負人也不能這麽欺負吧?”


“這並非欺負,而是齊王身為大溍王爺,他的一言一行都是大溍百姓的表率,若是有人有樣學樣,豈不是要亂套?”定國公沉聲道。


“有樣學樣的跟我們一起開酒坊啊?”陸雲溪好笑的問道,“你以為酒坊說開就開,沒有本錢,開個屁呀?”


陸雲溪粗俗的用詞,讓殿上大臣微微皺眉,心裏腹誹不已,鄉下來的丫頭,真的是粗俗不堪。


“若是有錢人都開酒坊的話……”魏大人皺眉問道。


“我看天下買賣這麽多,也沒見誰一蜂窩的去做同樣的買賣。更何況,就算是大家全都去做了,不賺錢也會關門的。”陸雲溪哼了一聲,跟看白癡一樣的看了魏大人一眼。


“畢竟是王爺先做的,有了表率作用。”魏大人可不同意陸雲溪的話,跟更別說前幾次陸雲溪一直讓他沒臉,現在他當然是不會輕易的放過反對陸雲溪的機會了。


“表率作用?”陸雲溪嗤笑一聲問道,“魏大人是吧?那我就問一句,是天佑厲害呀,還是陛下厲害?誰的表率作用更強?”


“荒唐!”魏大人怒叱一聲,“這等事情,還需要你來問嗎?”


說著,魏大人衝著高坐在龍椅上的溍帝拱了拱手說道:“陛下乃是萬民之主,自然是陛下更有表率作用。”


“哦,原來如此。”陸雲溪了解的點了點頭,“那我就奇怪了,既然陛下表率作用這麽強,你們怎麽全都沒有效仿陛下呢?”


“陛下不過就隻有一位皇後娘娘,最後還是被你們逼著多了一位貴妃娘娘。陛下是萬民之主,身邊才兩個女人。我就是想問問魏大人,你府上到底有幾個女人?”陸雲溪挑眉譏諷的問道。


“你們都不是有樣學樣嘛。那好,來來來,說一說,你們府中那一串庶出的子女到底是怎麽來的?你們府中那一房一房的小妾是怎麽回事?”


朝堂上的大臣大多數臉色全都變了。


高官厚祿的他們,誰能隻守著一個正妻?


美妾雖說不能用成群來形容,但是,家裏有個三四個妾室,不要太正常。


齊博康站在一旁眼底含笑,他就知道,陛下特意的讓溪溪上殿,為的就是打這些大臣們的臉。


果然,溪溪是沒有辜負陛下的期望。


“是啊,魏大人,我怎麽記得你小妾就有六個。”袁玉山可沒有齊博康那麽的含蓄,直接開口擠兌起來,“你口口聲聲說陛下是萬民之主,是天下百姓的表率……你怎麽不學著點兒陛下?”


魏大人被擠兌個滿臉通紅,這事情、這事情,讓他怎麽反駁?


他惡狠狠的瞪了陸雲溪一眼,咬牙道:“小小年紀,還是個姑娘家,怎麽什麽都往外說?也不知羞!”


“誒?我為什麽要感覺到羞恥?你做出這樣事情來的人都不羞恥,我什麽都沒做,行得正坐得端,我有什麽好羞恥的?”陸雲溪奇怪的瞅著魏大人問道,“你這邏輯真的是太讓人匪夷所思了。”


“你、你、你到底是不是個姑娘家?這樣的話,也好往外說?什麽妻啊妾的。”魏大人臉色漲紅的嗬斥道。


“你真是搞笑。”陸雲溪嗤之以鼻的哼了一聲,“妻啊妾的又不是見不得人有什麽不能說的?我不偷不搶的,怎麽就不能說了?”


“你做都做出來了,還臭不要臉的說我天佑哥哥起到不好的作用,胡亂的往我們身上潑髒水,最後還不許我說句實話了?”


陸雲溪輕蔑的打量著魏大人:“我就說,大溍選拔官員有問題,這選的都是什麽人?”


“就是,魏大人,你要是覺得那是什麽見不得人的事情,你別娶妻,別納妾啊。”袁玉山立馬緊跟著說道,“你在這裏欺負溪溪一個小孩子幹什麽?”


“你、你、你……”魏大人氣得要死,指著陸雲溪驚呼,“她算什麽小孩子?”


小孩子有這麽可惡嗎?


“我怎麽不是小孩子了?”陸雲溪嘟唇,然後轉頭看著溍帝,問道,“陛下,現在瞎子都可以來當官嗎?”


溍帝差點兒沒忍住,笑出來。


溍帝幹咳了一聲,說道:“魏大人,慎言。”


魏大人一聽,趕忙對著溍帝行禮。


被溍帝這麽一說,他也冷靜了幾分,他跟一個丫頭爭執這個幹什麽?


旁邊吳大人開口說道:“陸姑娘,其實定國公的意思是擔心你們這樣開酒坊,突然大量的采購糧食釀酒,會讓百姓餓肚子。”


陸雲溪看了一眼吳大人,她認識他。


不就是當初那個站在崔妍婷身邊的吳小姐的爹嘛。


嗯,也是對方的人,不是跟她一撥的。


這樣的人,陸雲溪懟起來是毫無壓力的。


“你覺得我們去買糧食的話,會強搶嗎?”陸雲溪嗤笑一聲問道,“還是說吳大人做慣了這樣的事情,所以,才會這麽認為,我們釀酒的材料非要這麽得來?”


吳大人臉一黑,剛想反駁,就聽到陸雲溪轉頭對著溍帝說道:“陛下,這事情你可得調查調查,不然的話,有些人欺壓百姓,百姓怨懟的可是大溍的朝廷,以及你這個當皇上的不作為呢。”


“陛下整天的勞心勞力,為了大溍嘔心瀝血的,最後,反倒被幾個蛀蟲給毀了。這樣的事情,陛下,你就眼睜睜的看著?”


吳大人差點沒嚇瘋了,趕忙行禮道:“陛下,臣絕對沒有欺壓百姓!”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