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67章 有人會倒黴

第867章有人會倒黴


就在眾人竊竊私語的時候,崔妍婷的眼底閃過了一抹戲謔的冷戾光芒。


今天是旺安商行琉璃作坊開工大吉的好日子,也是陸雲溪開始倒黴的好日子。


“你這是什麽意思?”陸學理止住了咳嗽,不解的問道。


那個人無奈的說道:“本來小人是想在作坊裏繼續做的,但是,因為家中有一些事情,所以,小人不得不離開,不能繼續在這裏做工了。”


“你要走?”陸雲溪問著他,“你是覺得我們給你的待遇不好嗎?若是有什麽不滿意的,你提出來,我們可以商量。”


陸雲溪這麽放低姿態,可是讓那些勳貴世家的少爺小姐好奇的低聲議論起來。


情況不太對勁啊。


反正自從他們知道了陸雲溪,不管是親眼所見還是聽到的傳聞,都知道,陸雲溪是個相當囂張的人。


在朝堂之上,怒罵群臣。


在齊王府門前,落了定國公的麵子。


這樣的陸雲溪,此時竟然會這麽好說話,就為了挽留這個其貌不揚的男人。


這個男人到底是什麽人?


這些少爺小姐想要知道什麽消息,身邊的小廝丫鬟馬上去打聽,很快的就有了結果。


在知道了這個男人的身份之後,眾人看向陸雲溪的目光透露出一種憐憫。


那個人竟然是作坊裏麵,燒製琉璃器皿最好的。


換言之,以後這琉璃作坊要是想幹下去,就指著那個人了。


難怪陸雲溪會這樣放低姿態了,那個人若是走了,他們旺安商行前期投入的這些東西,可就全都白費了。


那等於是把銀子白白的扔進了水裏,白忙活一場。


“不是待遇的問題。”那個男人輕歎一聲說道,“是家中的長輩病重,我想回去在跟前盡孝。”


“你家中長輩若是生病的話,可以接到京城來,我給他請大夫看病。安置在京城,你隨時都能見到。這並不耽誤你上工。”陸雲溪繼續的讓步。


男人還是搖頭拒絕了:“我想時刻的陪在長輩身邊,做工的話……一忙起來,我怕再也見不到長輩的最後一麵。”


他的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了,陸雲溪若是再繼續勸他留下的話,那可真的是不近人情了。


陸雲溪輕歎了一聲說道:“既然如此,那好吧。”


“大伯。”陸雲溪轉頭看了陸學理一眼,說道,“給他拿十兩銀子當路費。”


“好。”陸學理直接的從懷裏掏出來銀子,塞到了那個男人手中。


男人趕忙的推拒著:“這不好,主家,我不能要這個銀子。”


陸雲溪笑了,搖頭說道:“雖說你以後不能在我這裏做工了,但是,最開始我們買了琉璃作坊的時候,已經跟你說好,你要在這裏做的。”


“哪怕是現在,你什麽都沒有做過。但是,咱們也算是認識一場,這銀子你就拿著吧。”


陸雲溪的話讓周圍的百姓對那個男人,有了一些看法,他們心裏不太舒服。


這男人是答應要留下做工的,然後現在突然的離開,這不是坑人家旺安商行嗎?


他們也是經常會去做工的,有的人家也會請人來做工。


要是最開始都說好了,然後突然的不過來,這可真的是很嚴重的事情。


誰都不想要這樣做工的人,太耽誤事兒了。


陸雲溪知道了之後,不僅沒有怪他,反倒還給他路費,真的是仁至義盡。


這樣的東家,實在是太好了。


不少百姓心裏已經開始琢磨著,以後這邊要是招工的話,他們一定來。


這樣好的東家去哪裏找?


男人推辭不過,隻能是紅著臉將銀子接了下來,尷尬的說道:“主家,是我對不起你們。”


“無妨。”陸雲溪擺擺手笑著說道,“你也不想的。趕快回去照顧你家中長輩吧。”


男人聽完,對著陸雲溪陸學理行了一個禮之後,轉身匆匆離開,腳步匆忙的就跟落荒而逃似的。


勳貴世家的少爺小姐可是跟百姓們的看法不一樣,陸雲溪這樣的心慈手軟,以後這旺安商行根本就幹不長。


琉璃作坊這樣要緊的地方,竟然將所有的一切成敗都係在一人身上。


如今這個人就這麽說走便走了,旺安商行前期的投入不就是全都白費了嗎?


他們可是聽說,不光是旺安商行,就連太子殿下跟公主都投了銀子進去。


為了投銀子進去,太子殿下還“忍痛割愛”的賣給不少大臣東西。


太子殿下的麵子丟了,如今,可是連裏子都找不回來了。


周圍人的小聲議論,崔妍婷自然是聽了個清清楚楚的,她眼底全都是看好戲的得意。


這回,她看陸雲溪怎麽翻身。


“好了,不影響什麽。”陸雲溪笑著招呼了一聲,然後對著陸學理說道,“大伯,開始吧。”


“好。”陸學理站定了,高聲的喊出了一串開工的吉祥話,隨著他最後一嗓子,“開工嘍……”


旁邊炮竹轟鳴,熱鬧非凡。


當然,在這份熱鬧中,多少人等著看陸雲溪的好戲,就不得而知了。


至少目前來看,開工的場麵還是很圓滿的。


將那些來觀禮的客人送走,陸雲溪帶著李靈雙去參觀琉璃作坊。


李天成則是將李天佑拉到了一邊,低聲問道:“這是怎麽回事?那個人你們沒有簽契書嗎?”


“沒有。”李天佑搖頭說道。


“糊塗!”李天成氣得直皺眉,“他是琉璃作坊裏燒琉璃燒的最好的,他要是走了,你這作坊還能燒出來什麽好的琉璃器皿?”


李天佑奇怪的望著他,問道:“大哥,我什麽時候說過,我們的琉璃作坊要燒琉璃器皿了?”


李天成一呆:“不少琉璃器皿?琉璃作坊裏不燒這個,你燒什麽?”


“等燒出來之後,大哥就會知道了。”李天佑自信的笑容讓李天成也反應了過來,“你們是故意的?”


李天佑唇角微微一揚,無比得瑟的說道:“有人想要算計溪溪。大哥覺得,就憑溪溪這樣聰明機靈,會上當嗎?”


“溪溪啊,可是早就算到了有人要在這上麵做文章。”


“你們知道是陷阱還往裏麵跳?”李天成好奇的問道。


“因為,我們確實需要琉璃作坊。”李天佑的回答,可是把李天成徹底的弄糊塗了,他完全猜不出來天佑他們要做什麽。


隻是,看到李天佑唇邊淡淡的譏笑,李天成倒是可以肯定,有人會倒黴就是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