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66章 辭工

第866章辭工


“嗯。如此,我便等著看了。”定國公道。


“是,孫女絕對不會讓祖父失望的!”崔妍婷雀躍的保證道。


她退下了之後,定國公目光閃爍,望向了窗外,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麽,隻能知道他雙眸深邃,似乎有萬千情緒在其中轉動。


良久之後,定國公才嗤笑一聲道:“大話,誰不會說?陸雲溪,真的有她所說的那麽本事嗎?”


他倒要看看,有人給陸雲溪不停的使絆子,她還能不能保持今天在他麵前的囂張。


……


“溪溪,明天就要開工了。你說,會不會有意外?”陸學理問道。


“意外是肯定會有的。”陸雲溪笑著,滿不在乎的道,“明天就來看好戲吧。”


陸學理點頭,眼底閃過了一抹冷意。


他就知道,這個琉璃作坊不簡單。


那些人以為他隻看到琉璃作坊的利益,看不到裏麵隱藏的危機嗎?


真當他做了這麽多年的買賣是白做的?


陸學理想到了陸雲溪的安排,除了對那些背後耍陰招的家夥有些怒意之外,倒是沒有什麽好擔心的。


反正他們的琉璃作坊肯定不會出事,但是,另外的事情,他要多操心操心了。


“溪溪,明天琉璃作坊開工,來這麽多人真的行嗎?我擔心人太多,到時候容易出現混亂。”陸學理說道。


這要是真的出了什麽擁擠踩踏事件,可就麻煩了。


“沒事,天佑哥哥已經找到太子殿下,明天有官府的人來配合咱們。”陸雲溪擺擺手,輕鬆的說道。


陸學理一噎,隨後,笑道:“這真是朝中有人好辦事啊。”


官府的人說調配就調配啊,有麵子!


“那可不。”陸雲溪笑嗬嗬地說道,“再說了,咱們也不是完全的在謀私利。”


“明天來的百姓,來看咱們開工的,全都能領到喜錢,這不是挺好的嘛。百姓們不僅可以來看熱鬧,而且還落了實惠,多好的好事。”


“這樣散財,也是減輕朝廷的負擔,朝廷派兵來幫咱們維持一下秩序,也算是互惠互利。”陸雲溪搖頭晃腦的說道,“我才不會讓天佑哥哥難做呢。”


陸學理聽完了,笑了笑:“行,我再去看一下明天的流程,再確定一下,絕對保證不要出問題。”


陸學理去忙了,陸雲溪則是在灰山這邊溜達了起來,周圍的地方可是不小,溍帝對天佑可是相當的大方,大片的地方就這麽賞賜下來了。


這地方已經蓋起了土坯房子,有一些百姓入住其中。


以後,那些荒地開墾出來,將會慢慢的變成良田,到時候,旺安山的人來京城就有地方住了。


陸雲溪這邊準備著明天開工的事情,京城裏麵的大臣也都在猶豫著,要不要過來這邊捧個場。


雖說這琉璃作坊是旺安商行弄的,但是,誰不知道,齊王跟這旺安商行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問題是,他們要是過去道賀,有點兒不合身份。


不去吧,又不太合適。


最後,眾人倒是很想通了,讓自己家的孩子過去。


小一輩的事情,他們做大人的管不了,這樣也不至於得罪定國公。


次日,灰山山腳下就熱鬧了起來,旺安商行特意的找了舞獅子的,弄得熱熱鬧鬧的。


再加上旁邊有人在給過來道賀的百姓發銅錢,一共分了三個隊伍,人數多,但是在官兵的維持之下,秩序是相當的良好。


那些勳貴世家的少爺小姐倒是都過來了,也紛紛的上前給李天佑陸雲溪道賀。


道賀完了,他們站在一邊,在心裏暗自慶幸不已。


幸好他們過來了,不然的話,這回可是虧了。


齊王竟然都在門口,他重視陸雲溪都重要到親自來撐場麵了。


崔妍婷也站在人群中,剛才去道賀的時候,她就跟以前什麽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笑得那叫一個親切,說話那叫一個得體。


她現在能有這麽好的脾氣,無非就是為了等一會兒,等著看陸雲溪他們的笑話。


陸雲溪他們現在笑得有多開心,不久之後,就能哭得有多難看。


等到了吉時,舞獅的停了下來,現場安安靜靜的,全都等著安排好的人喊一嗓子開工大吉大家一起歡呼的時候,突然,來了一隊人馬。


那些少爺小姐一看,嚇得趕忙往前迎了過去。


太子殿下竟然親自過來了。


不僅如此,在太子殿下下了馬車之後,公主殿下也跟著走了下來。


這下子,琉璃作坊前,可是呼啦啦啦的跪倒了一片。


“平身。”李天成讓眾人起來,快步走了過去,抹了抹額頭的汗,笑道,“還好,沒來晚。”


“時間剛剛好。”陸雲溪笑著說道,“太子、公主,剛才你們沒有看到舞獅呢。這家舞獅舞得可好看了。”


“哦?那是有些遺憾了,等以後有機會再看。”李天成的一句話,可是讓舞獅班子的班主激動的心跳加速。


有了太子的話,以後他們的班子是不是能接到不少生意了?


那些大臣的子女都是聰明人,仔細的記下了太子殿下話,讓自己的丫鬟小廝的過去打聽一下,舞獅的是哪班人,以後有機會的話,請太子殿下到府上看舞獅。


這可是結交太子殿下的好機會。


“溪溪,作坊這就要開工了?”李靈雙好奇的問著。


陸雲溪笑了,點頭說道:“等開工了,我帶公主進去看看,可好玩了。”


“好啊。”李靈雙興奮的點頭,她還真的沒見過這東西呢。


周圍那些大臣的子女,心裏無比的慶幸,幸好他們過來,不然的話,可是錯過了在太子殿下露臉的機會。


李天佑隻是個閑散王爺,不算什麽,但是太子殿下不同啊。


那可是儲君,以後的帝王。


他們以後也是想入朝堂的,自然要為未來做好打算。


“什麽時候開工?”李天成還有些迫不及待的問著。


“現在。”陸雲溪笑著轉頭看了一眼陸學理。


陸學理往前走了兩步,站在了琉璃作坊前麵,深吸了一口氣,剛要喊出來開工的吉祥話,旁邊突然的站出來一個人說道:“主家,不好意思,我以後可能沒法在作坊裏做工了。”


這一句話,把陸學理給嗆的,連連咳嗽了好幾聲,周圍距離近的聽到了,嗡的一聲全都議論起來。


這是怎麽回事?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