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62章 開心不開心

第862章開心不開心


李天成一噎,幹巴巴的說道:“定國公就是從來沒有想過造反,才不好辦。”


定國公真的是為大溍鞠躬盡瘁,但是,他的一些想法又太過保守。


這樣的臣子最不好處理,他父皇也是頭痛不已。


“他不敢造反就行。”陸雲溪笑嗬嗬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那我就放心了。”


李天成聽著她這話有點兒不太對勁,奇怪的問道:“溪溪,你要做什麽?”


陸雲溪乖乖的一笑:“自然是去跟定國公講道理嘛。”


“我去準備一下,馬上要到時辰了,我可不能去晚了,讓定國公覺得我不禮貌。”陸雲溪說完,轉身噠噠噠的跑出去了。


李天成遲疑的一下,這才不太確定的問道:“天佑,我怎麽感覺溪溪好像很興奮?”


“你沒感覺錯。”李天佑唇角微微的彎起,“溪溪心裏一肚子的火,正沒機會找上定國公。”


李天成驚問道:“這是定國公自己撞上來了?”


李天佑點頭:“這就是所謂的自尋死路吧。”


李天成真的是恨不得晃晃自己弟弟,讓他清醒清醒,看清楚,溪溪要去見的人是定國公,不是什麽阿貓阿狗的。


怎麽天佑一副定國公要倒黴的樣子?


“天佑,你別對溪溪太有信心了。溪溪畢竟隻是個孩子。”李天成提醒道。


李天佑點頭:“是啊,溪溪是個孩子,定國公欺負一個小孩子的話,是不是太不要臉了?”


李天成:“……這是溪溪說不贏就開始耍賴嗎?”


李天佑理所當然的問道:“有何不可?”


“……沒,很可,很可。”李天成敗了。


他以為自己將那些平日裏他看著不順眼的大臣堵在他們府中,強賣他們東西,就夠不要臉了。


如今跟天佑還有溪溪一比,他才知道,自己這才哪兒到哪兒啊,完全不夠看的。


撐死了,他就是個剛入門的,溪溪跟天佑這邊已經成為其中的宗師級別了。


“我在這裏等個結果。”李天成不想走了,他想等等看,看看最後溪溪能跟定國公談出什麽來。


陸雲溪那邊可不知道李天成是怎麽想的,她換了一身衣服,就坐著馬車過去了。


到底是定國公,約得地方就是好。


至少,這裏的飯菜可是相當的有名,消費是一等一的高。


這才符合定國公的身份嘛。


定國公也是有錢的,直接的要了一個小院子,在這裏麵談話絕對就不會有其他人聽得到。


保險,安全。


陸雲溪進去之後,定國公已經坐在裏麵了。


“定國公。”陸雲溪打了個招呼,自顧自的坐了下來,然後看著桌上的茶水,轉頭叫道:“小二。”


定國公身邊的小廝趕忙的看了定國公一眼,這事情他還真的是第一次見到。


其他人見到了定國公,都是等著他家主子吩咐,哪有這麽自在不見外的?


定國公看了看陸雲溪,隨後對著小廝吩咐道:“去把小二叫來。”


“是。”小廝立馬出去,很快的,店裏夥計就跑了過來,“客官有何吩咐?”


“上一些你們店裏的小吃點心,還有適合下……茶水的菜。”陸雲溪自顧自的吩咐著。


下茶水?


店裏夥計愣了一下,隨後反應過來了,應該是下酒菜吧。


他偷偷的打量了一下陸雲溪,心中明白了。


小姑娘不喝酒。


“好嘞,馬上就來,您二位稍等。”店裏夥計說完了快速下去。


定國公本來是想等陸雲溪來了,他立馬發問的。


沒想到陸雲溪竟然來了這麽一手,他此時倒是不急了。


他以前一直覺得,所有的事情都是李天佑想出來的,如今看來,不少的主意,裏麵也有陸雲溪的影子。


不然的話,她不可能一來就打亂了他最開始的計劃。


這小丫頭,不簡單啊。


定國公到底是見慣了風浪的,雖說自己安排的節奏被打亂,但是,他沒有半點慌亂的意思,而是慢條斯理的喝茶。


現在菜跟點心還都沒有上來,並不是談話的好時機,容易被人打斷,更會被人聽到。


他們一會兒要說的話,並不適合被外人知曉。


好在這邊下酒菜跟點心都很快,不大一會兒工夫就全都上來了。


“客官,這就是小店的拿手菜跟點心,二位請慢用,有什麽吩咐再叫小的。”店裏夥計陪著笑臉說道。


“好,有勞。”陸雲溪客客氣氣的說完了,店裏夥計這才退了下去。


陸雲溪笑著讓了讓定國公:“定國公一起吃呀。”


定國公笑了,說道:“陸姑娘這反客為主的本事倒是強。”


“反客為主?”陸雲溪不解的瞅著定國公,問道,“咱們都是在外麵吃飯,怎麽算主,怎麽算客?而且,定國公沒有叫東西吃,我叫了東西吃,一會兒我自己會結賬,這不是為定國公省錢嗎?”


“幹什麽定國公要往我身上潑髒水呢?我可沒有要跟你較勁的意思,你是不是想的有點兒太多了?”


陸雲溪輕歎了一聲,上上下下的打量著定國公:“難怪崔妍婷會那樣,原來是遺傳啊。”


定國公自然不會被陸雲溪氣到發瘋,隻是一笑,將剛才的問題輕鬆化解掉:“陸姑娘真是本事,以前是老夫小瞧你了。”


“是啊,所以,下次想對付我跟天佑哥哥,定國公一定找一個厲害點兒的人來,不然的話,可是傷不到我們的。”陸雲溪夾了一口菜,吃得美滋滋的,但是說出來的話,可是半點情麵都不留。


她是直接的揭穿當初天佑身邊有躲在暗中的臭蟲在欺負天佑。


定國公一笑,問道:“陸姑娘在說什麽?怎麽老夫聽不懂?”


“聽不懂就聽不懂吧。”陸雲溪聳了聳肩,無所謂的說道,“那我現在就說明白一點兒。定國公,以後呢,你最好不要招惹我或者是我的天佑哥哥,不然的話,我可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陸姑娘這是在警告老夫?”定國公冷笑問道。


“當然不是了。”陸雲溪嗤笑一聲說道,“我這是在威脅。”


定國公臉色一沉,麵色不善的盯著陸雲溪:“陸姑娘可真是敢說。老夫已經多年沒有聽到有人膽敢這樣說話了。”


“嗯,那你現在聽到了,開心不開心?”陸雲溪睜著無辜的大眼睛笑眯眯的問著。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