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6章 自己留著吃吧

第86章 自己留著吃吧


“不用了。”陸雲溪幹脆拒絕。


就林繡娘這優越感啊,好家夥,就跟台風似的撲麵而來,想躲都躲不開。


“溪溪,你好久沒有吃到肉了吧?我給你吃啊。”林繡娘將那幾根肉幹拿了出來捏在手裏,顯擺的在陸雲溪麵前晃了晃,“你看,這有好吃的肉,你……”


“溪溪,回家吃肉!”李天佑的聲音傳來,直接打斷了林繡娘得瑟的話語。


陸明磊早就等得不耐煩了,一聽他聲音,直接蹦起來,轉身,隨後,腳下一個踉蹌,啪嘰,摔地上了。


“哥!”陸雲溪嚇了一跳,這是怎麽了?


“啊哈!”陸明磊根本就沒有摔疼的意思,陸雲溪那要扶他的手還沒有伸過去,他自己一下子又跳起來了,“天佑,你抓的?太厲害了!”


抓?


陸雲溪疑惑的轉身,隨後,倒吸了一口涼氣。


隻見李天佑手裏倒拎著兩隻野雞,一隻手捏著四個健壯的雞爪子,竟然還穩穩當當的,無論那兩隻野雞怎麽掙紮都沒法掙脫半分。


陸明磊早就跑過去,圍著那兩隻野雞轉悠來轉悠去的,興奮的手舞足蹈:“咱們有肉吃了!”


“嗯。”李天佑點頭。


陸雲溪默默的看著李天佑在琢磨一個問題,這就是剛才他說的有東西落下了,回去拿一下?


這野雞是屋裏的破布條子呀,不跑不動的擺在那裏,他想怎麽拿就怎麽拿啊?


“走了,回去燉雞吃嘍!”陸明磊興奮的跳來跳去,就跟隻野猴子似的。


陸雲溪轉頭,客客氣氣的對著白得跟死人臉似的林繡娘說著:“繡娘,我回家了。謝謝你的肉幹,天佑哥哥給我們抓了野雞,肉幹你自己留著吃吧。”


說完,陸雲溪抬起小手來,李天佑剛剛好走過來,一把穩穩的牽住,帶著她回村子。


林繡娘氣得差點沒把手裏的肉幹當成陸雲溪的脖子給掐斷了。


李旺驚訝的看著離開的李天佑,嘖嘖有聲的感歎著:“那人是誰?這麽厲害。”


這才去山裏轉悠了一圈,就打了兩隻野雞回來,這也太本事了吧?


山裏的野雞是這麽好抓的?


李旺問完了之後,卻沒有等到回答,他奇怪的低頭看了一眼林繡娘:“繡娘……”


後麵要說的話,在他看到林繡娘那猙獰如同寺廟裏小鬼塑像一般可怕的模樣之後,嚇得全都被吞了回去。


一瞬間,李旺後背的冷汗唰的一下就冒了出來,這是他那個說話軟軟甜甜的小表妹嗎?


“表哥?”李旺的異常讓林繡娘回神,奇怪的喚了一聲。


隨著她的回神,那扭曲的五官又恢複了正常,可是,李旺卻被嚇壞了,吞了吞口水說道:“嗯,咱們回去吧。”


說完,他轉身大步蹭蹭的往林家走,琢磨著到了林家打個招呼,他就趕快回去了。


“表哥……”林繡娘委屈的小聲叫了一聲,可是,被嚇到急著趕路的李旺卻沒有聽到,依舊在前麵大步走著,幾下子就將林繡娘給甩開了遠遠的距離。


走了!


又走了!


當初李天佑也是給她采野果的,現在就隻知道給陸雲溪抓野雞。


是不是表哥也要跟李天佑一樣,不要她了?


林繡娘胡亂的在臉上抹了一把,急匆匆的往村子裏跑。


正是晌午的時候,地裏能回家的人全都往家裏趕,吃好了飯,歇會兒下午還要下地呢。


李大壯才進了村子,就有幾個村民迎麵走了過來,其中一個笑嗬嗬跟他打招呼:“大壯,好本事啊!”


李大壯被說的一愣,他什麽好本事?


那人見到李大壯發傻,笑了起來,拍了拍李大壯的肩膀:“你可是生了個好兒子,天佑在山裏又抓了兩隻野雞,謔,那個頭,一隻可是能燉一大鍋,吃肉都能把肚皮給撐破了。”


李大壯一聽,臉就黑了下來。


“說什麽呢?天佑現在可是陸嬸子家的孩子,你恭喜錯人了。”旁邊的人提醒著。


“哦哦,看我這個腦子!”最開始恭喜的人一拍自己的腦袋,懊惱的說著。


他一說完,那幾個村民轟的一下全都笑了起來。


他們是真的忘了嗎?


那是不可能的。


他們就是故意的!


李大壯可是沒空搭理他們,腳步匆匆的往家走,將那些幸災樂禍的嘲笑聲給拋到身後。


這一路上,村裏人各種感歎聲不停的往他耳朵裏鑽,他到了家了,也聽全乎了李天佑抓的是多大的野雞,就連野雞身上的雞毛是什麽色的,他都知道了個全!


“飯呢?”李大壯進屋一看,桌子上什麽東西都沒有,不耐煩的問了一句。


“吃什麽吃?氣都氣飽了!”李田氏沒好氣的將手裏縫著的補丁衣服往旁邊一扔。


“你看看那個李天佑,在咱們家的時候,他幹什麽了?除了跟你撒潑就是打咱們兒子。好麽,到了陸家他可是長本事了,上上次抓了野雞,上次摸了魚,這回又抓了野雞。”


“我說他以前怎麽不在家裏吃飯呢,敢情是在山裏自己吃肉就都吃飽了。可憐咱們一家三口在家裏吃糠咽菜的,那個小沒良心的裝可憐,反倒讓咱們一家人落了一身的不是。”


李田氏越說越是難受,嗚嗚的哭了起來。


本來李大壯沒多想什麽,如今李田氏這麽一說,他也覺得她說的對。


好像以前在飯桌上,他很少見到李天佑,是不是那小子在山上自己吃獨食?


太過分了,他這個當爹的吃粗糧,李天佑這個做兒子的在山裏大口吃肉?


“他會這樣嗎?”李大壯心裏是肯定了,但是嘴上還不確定的問了一句。


“肯定是!”李田氏高聲尖叫著,“不然的話,他一個孩子哪裏來的這麽大力氣,前幾年,他可是就能自己挑水背柴了,跟他一般大的孩子能嗎?”


“這都是吃肉吃出來的!”李田氏越說越氣,將凳子拍得是啪啪直響。


“哎呦……氣死我了,咱們家怎麽養了這麽一個小沒良心的,自己吃獨食啊!”


“那能怎麽辦?都是過去的事了。”李大壯無奈的搖頭,“現在他自己抓的野雞,也不可能送給你吃。”


“怎麽不行?我是他娘!”李田氏越說越覺得有理,旋風似的衝了出去。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