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59章 投錢

第859章投錢


李天佑得了這樣的私產,朝中的大臣們自然是知道的。


隻是他們不太明白,這齊王要那片地方幹什麽?


灰山沒什麽好的,更別說,在它周圍的地方,土地也不肥沃。


那邊距離京城稍遠一些,根本就沒有什麽住戶去住,這樣一處近乎荒地的所在,齊王要做什麽?


等到旺安商行買下了琉璃作坊,朝中的官員這才明白過來,原來是想把琉璃作坊遷到那邊去。


這琉璃可是值錢的東西,旺安商行要是弄出來,就憑著他們的路子,肯定又能大賺。


而且,旺安商行這回真的是要大幹一場的感覺。


各種招工,歡迎百姓來灰山附近落戶。


給出的條件,真的是讓不少普通百姓動心,搬了過去。


旺安商行那邊開始建琉璃作坊,蓋房子,幹得是熱火朝天的,大把的銀子往裏麵砸。


天天的陸學理扒拉著算盤,心都在滴血啊。


這銀子嘩嘩的往外流,心疼死他了。


“大伯,你幹什麽呢?”陸雲溪一進門,就見到陸學理苦大仇深的模樣,不解的問道。


“溪溪啊,咱們花了不少銀子了。”陸學理鬱悶的說著,“這什麽時候是個頭啊?”


“要先投入,以後才能有更好的收獲嘛。”陸雲溪拍了拍陸學理的胳膊,笑眯眯的安慰道,“大伯,你不要心疼嘛。你就要想到,以後咱們會成倍的賺回來。是不是很開心了?”


“厄……”陸學理輕歎一聲說道,“這花的也太狠了。”


陸雲溪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咱們要弄這麽大的地方,肯定是投入很大的。”


“唉,花吧、花吧,反正以後會賺回來的。”陸學理安慰著自己,隨後他定定的凝視著陸雲溪,說道,“溪溪啊,大伯可是信你的。你就放心大膽的去幹,需要多少銀子,你就說,大伯從商行裏給你調。”


他心疼歸心疼,但是自己侄女要做什麽,他絕對是舉雙手雙腳支持的。


“大伯最好了。”陸雲溪歡呼,原地蹦躂。


陸學理好笑的搖頭:“你這麽高興幹什麽?還不都是你跟天佑的銀子。”


“那不一樣啊。裏麵還有咱們家裏人分成的銀子呢。”陸雲溪笑道,“大伯跟二伯都肯支持我,我開心呀。”


陸學理笑彎了眼眸,心裏暖乎乎的。


陸雲溪估量著投入的銀子,他們旺安商行還是可以撐得住的,她也就不擔心了。


當然了,這隻是前期準備,等到琉璃作坊弄起來,慢慢的把灰山給盤活了,銀子就會大把的回來的。


陸雲溪才回到府中,就驚訝的得到了一個消息,然後匆匆的往自己院子裏趕。


“公主?”陸雲溪進了屋裏,見到坐在裏麵的李靈雙,笑了起來,“公主今日怎麽得閑,來找我玩了?公主若是有什麽事情,傳我入宮便是。”


李靈雙搖頭笑道:“我難得有機會出宮一趟,可不想整日被悶在皇宮之中。”


別看溍帝皇後倒是對天佑很是寵愛,但是,對於他們唯一的女兒,可是自小的教導甚是嚴格。


就那些嬤嬤一個比一個嚴厲,就怕李靈雙壞了規矩。


上次李靈雙也是跟陸雲溪小小的提到過她在宮中的生活,倒是讓陸雲溪無比的同情。


這也算是有得有失吧。


有了公主之尊,卻有著層層枷鎖。


嗯,這麽一對比的話,還是她的日子過得幸福。


“要不我找一些雜耍的人來給公主解悶?”陸雲溪笑問道。


至於帶著公主出門逛街的事情,陸雲溪可是做不出來的。


真的出了什麽差錯,她可是擔待不起。


尤其是,李靈雙身為公主,一舉一動都有無數雙眼睛盯著,真的被有心人傳出什麽不好的話去,就算是溍帝不怪罪她,她也會良心不安的。


她可不想拿著天佑的麵子過度消耗。


“我來不是看那個的。”李靈雙笑著說道,“我聽說你在弄琉璃作坊,我這邊有一些首飾銀子什麽的,你看看是不是能也投一些進去?”


李靈雙說完,還有些不好意思,臉頰有些薄紅:“我想賺一點銀子。”


陸雲溪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公主,你幹什麽不好意思呀?誰不想賺錢啊?沒問題,你想投銀子就投。我這就找人寫份契書,咱們來簽字畫押。”


“真的可以?”李靈雙驚喜的問道。


“當然可以了。這有什麽不可以的?”陸雲溪奇怪的問著,她瞅了瞅李靈雙,笑了起來,“公主,你該不會是覺得咱們姑娘家就不好賺銀子吧?”


李靈雙沒有說話,但神色已經表明了一切。


“公主,你既然有心想要賺銀子,就說明啊,你跟陛下一樣,是個有氣魄的。”陸雲溪笑著對李靈雙豎起了大拇指,“看,當初陛下就跟著我們一起做生意,現在內帑可是賺了不少銀子了。”


李靈雙聽完,掩唇輕笑:“溪溪,你這是在稱讚我父皇聖明,還是在稱讚你們自己的買賣做的好?”


“自然是都一起稱讚了。”陸雲溪絲毫不知道謙虛二字為何物,得瑟的說道,“要我說啊,咱們就應該多賺銀子。民間有句話,叫家裏有糧心裏不慌。咱們啊,是手裏有錢,心裏不慌。”


“反正,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陸雲溪的話,讓李靈雙含笑點頭,“那我這些東西……”


“放心吧,我這邊絕對公平,童叟無欺。”陸雲溪轉頭吩咐丫鬟,去把她大伯找來。


這件事情,不好讓旺安商行的賬房來做,隻有自己人知道比較好。


很快的陸學理就跑了過來,也不知道是太激動還是跑得太急,來的時候,都有些氣喘籲籲的:“草民見過公主殿下。”


陸學理趕忙的行禮。


李靈雙讓其平身之後,這才將自己的意思說了一下。


陸學理知道,溪溪將她找來就是同意了,他也沒有繞彎子,坐了下來,開始計算李靈雙帶來的東西價值。


他都是按著市價計算的,還寫了一份清單,好方便以後李靈雙找人核對。


都算完了之後,陸學理也提到了最後能分給李靈雙的比例,李靈雙沒有半點意見,雙上簽字畫押。


這邊沒了陸學理的事情,他正好就去找自己娘說說話,天天忙得不行,好長時間沒過來了。


這邊,李靈雙並不方便離開皇宮太久,待了一會兒便離開了。


陸雲溪跑去自己奶奶的院子,進門之後,毫不意外的看到陸學理,笑著問道:“大伯,你在等我呀?”


“可不。”陸學理皺眉問道,“公主都投錢進來,這合適嗎?”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