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53章 話本裏寫的

第853章話本裏寫的


陸雲溪看了看靠坐在樹杈上的大和尚,突然的笑了出來,問道:“你跟方丈是什麽關係?”


樹杈上的大和尚摸了摸自己的光頭笑著不答反問:“你覺得我跟方丈是什麽關係?”


“你是方丈的師兄師弟呀,還是他的師叔師伯?”陸雲溪微微的歪著頭笑眯眯的問道。


大和尚哈哈大笑,翻了個身,趴在了樹杈上,兩條腿還不老實的勾在了旁邊的樹幹上,半點出家人的端莊都沒有,反倒有一種痞氣。


“你怎麽覺得我跟方丈是那種關係?你看看我,可是很年輕的,方丈的年紀不小了。”大和尚笑著說道。


“因為在寺廟裏麵總會有一個特立獨行,不守規矩的。通常這樣的人呢,要麽就是身份不同,要麽就是本事很大。你屬於哪種?”陸雲溪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天真的瞅著大和尚。


大和尚哭笑不得的瞪著她:“你是從哪裏得來的這個想法?”


“話本上都這麽寫呀。”陸雲溪皺著小眉頭問道,“難道不是嗎?”


“話本那都是騙人的。”大和尚從樹上跳了下來。


這個時候,陸雲溪才發現,這個大和尚蠻高的啊,至少得有一米八了,長得倒是普通,但是,一身的痞氣反倒讓人過目不忘。


“哦。”陸雲溪抿了抿唇,頗為失望的輕歎一聲,“我還以為我遇到奇人了呢。”


“奇人?我看你這個小家夥就是奇人。”大和尚哈哈一笑說道,“你剛才可是夠本事的。連定國公跟他孫女的關係都敢挑撥。”


“我挑撥了嗎?”陸雲溪驚愕的瞪大眼睛,“你可不能胡亂的冤枉我,分明剛才就是崔妍婷覺得他們家不如我們家這麽的寵我。她自己說的定國公不寵她的,跟我有什麽關係?”


大和尚一愣,隨後大笑起來:“你個小丫頭,難怪一來就先在朝堂上把那些大臣給臭罵了一頓。”


“你又冤枉我。”陸雲溪鼓著小臉,氣惱的瞪著他,“我是最講道理的,他們這麽多大人欺負我一個小孩子。他們本來就是不要臉。”


大和尚撫掌大笑:“沒錯沒錯,他們就是不要臉。”


“你叫陸雲溪是吧,有時間來這裏玩啊,我帶你去吃好吃的。”大和尚笑著說道,頗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我買了點心回家了。我不愛吃素,嚐一嚐就算了。”陸雲溪伸手一指丫鬟手裏拎著的食盒,得瑟的說道。


“那不一樣。”大和尚故意的饞陸雲溪,“我們這裏做點心每天都不同。而且,不是你想吃哪種就能吃到哪種的。”


“但是,你要是跟我去廚房就不一樣了,你想吃什麽我就可以讓他們給你做什麽。”


“嗯。所以,你的身份肯定不簡單。”陸雲溪了然的點頭。


大和尚一噎,然後抬手作勢要打:“你個小丫頭,在這兒等著我呢。”


“你本來也沒想瞞著你身份呀。”陸雲溪聳了聳肩,十分有理的瞅著大和尚。


“就你這個小家夥機靈。”大和尚沒有否認陸雲溪的話,繼續問著剛才的話題,“你到底要不要過來吃點心?想吃的話,來找我。”


“我想吃點心,我天佑哥哥就會給我來買的。我想哪天吃就哪天吃。”陸雲溪得瑟的說道。


“不過呢,你要是無聊,我有時間的話,會來找你玩的。”陸雲溪眨巴著眼睛瞅著大和尚。


大和尚笑了:“行,有時間來玩。”


“喂喂……你就不用問我叫什麽?你這樣,下次再來,找得到我嗎?”大和尚見到陸雲溪抬腿便走,急忙的叫著問道。


“我下次來了,你肯定就知道了。”陸雲溪理所當然的說道,“剛才我跟崔妍婷在那邊說話,你都能聽到,你還有什麽不知道?”


大和尚摸了摸鼻子,說道:“我可不是故意聽的,我是在屋頂上曬太陽。那兩個院子是連著的,我沒故意的往女眷那邊去。”


他這麽特意解釋的模樣,惹得陸雲溪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然後,又一本正經的問道:“那麽,大師的法號是什麽呀?”


“我的法號啊……”大和尚故意的拉長了聲音,然後,哈哈笑道,“你就叫我癡和尚就好了。”


“好呀。”陸雲溪對著癡和尚擺擺手,“癡和尚,我先走了,不然我家裏人晚飯吃完了,就沒有肚子吃點心了。隔夜的點心不如當天的好吃。”


“去吧去吧。”癡和尚笑著跟陸雲溪揮揮手,目送她離開。


陸雲溪上了馬車,回到了家裏,把點心給了自己奶奶跟娘他們吃,還說起了寺廟裏的齋飯。


她是不喜歡吃,但是,她奶奶跟娘可以去試試看呀。


“奶奶,娘,你們想吃就去吃吃看呀。還可以的,不過,我更喜歡吃肉。”陸雲溪揉著小肚子,有點遺憾的說道,“今天吃的有點兒虧。”


陸王氏忍不住揉了她小腦袋一把:“你呀,自己跑去那邊吃齋飯,現在又抱怨沒吃好?”


“嗯。”陸雲溪輕歎一聲說道,“我還是不適合去寺廟裏吃東西。”


“不過,點心還是好吃的。我吃了不少。”陸雲溪將包好的點心留給了自己奶奶跟娘。


至於她哥的那份也留了下來,現在她奶奶娘還有哥哥是住在一個院子裏的。


陸雲溪跟自己奶奶娘說了一會兒話之後,就離開了。


她出了院子,問道:“天佑哥哥呢?”


“王爺還沒有回來。”


“哦,那份點心給天佑哥哥送屋裏去吧,灶上給他溫點兒熱湯,回來的話,讓他吃一口。”陸雲溪知道最近天佑經常是進宮。


他就算是再不想管朝中的事情,但是,溍帝還是會經常叫他進宮,談一談朝中的事情。


對於這些,天佑是沒有抵觸的。


反正知道的情況多了,到時候,他們發展旺安商行也能根據情況來選擇更好的路子。


隻是,如此一來,天佑就忙了起來。


“癡和尚到底是什麽人?你知道嗎?”陸雲溪回了自己的院子,問著身邊的丫鬟。


丫鬟搖頭:“奴婢在宮中從來沒有聽說過這位大師。陸姑娘,奴婢這就去找人查一查。”


“不用了。”陸雲溪擺手,“看他也沒有惡意,無所謂了。”


要是有惡意的話,就不會冒出來說這些話。


畢竟京城裏想要巴結定國公的大有人在。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