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52章 你住海邊的

第852章你住海邊的


“我不過就是機緣巧合,與念空大師探討了一下佛法而已。”崔妍婷笑得很是矜持。


但是,想要炫耀的意思一點兒都沒有隱藏。


不過,她確實也是有炫耀的資本,念空大師代表的意思,已經足夠她得瑟的了。


崔妍婷的得瑟並非是給身邊的這幾個小姐看的,她的目標是陸雲溪。


她想要讓陸雲溪羨慕,問題是,陸雲溪眨巴了一下眼睛,奇怪的問了一句:“念空大師是哪位?寺廟中的高僧嗎?”


崔妍婷臉上得意的笑容一僵,念空大師是……哪位?


她不可思議的看向了陸雲溪,隻見陸雲溪奇怪的皺了皺眉頭,自言自語的說道:“高僧那是挺厲害的啊。”


“陸姑娘不知道念空大師嗎?”崔妍婷不可思議的驚問道。


“不知道呀。”陸雲溪相當坦誠的瞅著崔妍婷。


“那你來這裏幹什麽?”崔妍婷聲音微微拔高的質問起來。


“來吃飯啊。”陸雲溪無辜的說道。


崔妍婷一噎,眼珠子差點沒瞪出來:“你、你來吃飯?”


“對呀。”陸雲溪點頭,“這邊的點心還真是不錯。齋飯也是蠻有特色的,隻不過,我不太喜歡素食,偶爾吃一吃還是可以的。”


“打包幾份點心,咱們回去了。”陸雲溪吩咐著身邊的丫鬟。


丫鬟應了一聲,趕忙出去。


她得瑟了半天念空大師,敢情陸雲溪壓根就不知道。


這一口氣悶在崔妍婷的胸口,那叫一個難受。


崔妍婷緩了半天,這才讓自己的心情平複下來,她笑著說道:“陸姑娘倒是與眾不同。來寺廟並不拜佛上香,隻為了齋飯。”


“是啊。”陸雲溪一笑問道,“不可以嗎?”


崔妍婷恨得是牙癢癢,她自然沒有資格說什麽不可以的,畢竟人家寺廟都不管,都讓陸雲溪吃了,她有什麽資格反對?


隻是……她心裏就是不痛快。


“陸姑娘真的是特立獨行。”崔妍婷努力的擠出一抹笑,說道。


“嗯,家裏人寵的,沒辦法。”陸雲溪對著崔妍婷呲牙一笑,“反正我做什麽事情,他們都拍手讚成,就沒有一次不高興的。”


“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跟我一樣這麽幸運,有寵著自己的家裏人呢。”


“陸姑娘,你說的這話是什麽意思?”崔妍婷臉色不太好看的質問道。


“什麽什麽意思?”陸雲溪不解的瞅著崔妍婷。


“你是不是在暗示,我的家裏人不如你家人?”崔妍婷眉頭緊皺,臉色有些微沉。


陸雲溪倒吸了一口涼氣,不解的問道:“崔小姐,你這說的是什麽話?定國公可是十分的寵你。難道你不知道?”


陸雲溪不說這句話還好,說了這句之後,崔妍婷感覺到了無比的羞辱。


尤其是想到這些日子,她跪在祠堂,吃的是冷飯白水。


被關了幾天不說,還被訓了一頓。


要不是她娘親不停求情的話,她還要挨打呢。


這也是為什麽她從祠堂出來,立馬來寺廟禮佛,來佛前懺悔來了。


本來在寺廟中遇到了平日的好姐妹,幾個人說說笑笑的,她心情剛好一些,哪裏想到,遇到了陸雲溪,讓她剛剛好一點兒的心情立馬不見了。


尤其現在陸雲溪還瞪大了眼睛,這麽睜眼說瞎話的說什麽她的祖父心疼她、寵她。


要真是這樣的話,她的祖父為什麽會將她關進祠堂讓她受罪?


“崔小姐,你這是什麽反應?”陸雲溪驚訝的看著崔妍婷,不解的問道,“你該不會是覺得定國公不寵你吧?”


“祖父對我自然是極好的。”崔妍婷臉色一沉,反駁道。


不管她心裏是怎麽想的,她也不會蠢到當著陸雲溪的麵表露出來。


“崔小姐,你真的不應該怪定國公。要不是那天定國公出麵嗬斥你的話,就你做出來那樣的事情,還害得幾位大臣的女兒受寒生病,可不是簡簡單單的你被關祠堂,定國公府給人家送去賠禮就能簡單解決的了。”


“崔小姐,有什麽事情,你還是要三思而行。至少,你的祖父還是很疼愛你的,你可不要辜負他的心意。”陸雲溪說完,正好見到她的丫鬟回來,這才站起身來。


丫鬟過來說道:“陸姑娘,點心已經全都打包好了。”


“那好,咱們走吧。”陸雲溪點頭,剛要離開,崔妍婷突然的問了一句,“陸姑娘,怎麽王府裏的人還要叫你陸姑娘呢?”


陸雲溪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重重的吐了出來。


崔妍婷真是沒事找事。


“崔小姐,我們這邊怎麽稱呼,你這麽費心幹什麽?”陸雲溪轉頭笑問道,“你是住海邊的?管得夠寬啊。”


崔妍婷現在什麽都不在乎了,先把胸口憋著的那口氣給發泄出來再說:“我隻是擔心陸姑娘。這整日的寄居在王府會不自在。”


“那就不勞崔小姐擔心了。這王府裏麵的人稱呼我為陸姑娘,那是我天佑哥哥的意思。他們稱呼他為王爺,若是叫我小姐的話,他覺得他被叫老了,他不高興。”


“至於,我旺安商行的人,還是全都叫著我小姐,叫著他少爺。”


“天佑哥哥堅持如此,就是為了讓旺安商行的人不要弄混了,那旺安商行的主事人一直都是我,就算他是王爺,也越不過我去。”


陸雲溪看著臉色越來越難看的崔妍婷問道:“不知道這回崔小姐滿意了嗎?還有什麽疑問嗎?不如一口氣全都問出來,省得你操心我們家的事情操心的晚上回家你都睡不好覺。看看你的臉色,難看成這樣,一看就是為了我們家的事情費了不少的心。”


崔妍婷被懟的是張口結舌的不知道要說什麽才好,她隻覺得胸口被氣得越來越疼。


她還沒有找到反駁的話,陸雲溪已經帶著丫鬟走了。


“莫名其妙。”崔妍婷不知道說什麽才好,也隻能說這麽一句來找回一點麵子。


好在旁邊的那幾個小姐倒是順著她,紛紛附和:“是啊,她亂說什麽呢?”


“真是奇怪的人。”


縱然這些人都在為崔妍婷說話,但是,她一點開心的意思都沒有,反倒感覺胸口悶悶的,好像是堵了什麽東西似的。


至於陸雲溪,則是溜溜達達的在寺廟附近逛了起來,那好心情絲毫沒有被崔妍婷給破壞。


“小丫頭,你這張嘴可是夠厲害的。你就不怕定國公報複你?”沉沉的男聲在頭頂響起,惹得陸雲溪不禁抬頭看了過去。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