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34章 這京城可真有意思

第834章這京城可真有意思


“自己聽戲吃飯,就去戲園子跟食肆呀。幹什麽要把戲班子跟大廚請回府裏來?”旁邊有那快言快語的少女忍不住問了起來。


“因為這樣方便啊,不用我興師動眾的出門。”陸雲溪笑眯眯的說道,“再說了,又花不了幾個錢。”


“啊……我知道了。”陸雲溪突然的一拍自己的額頭,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笑嘻嘻的目光掃過眾人,“你們沒錢吧。”


那些少年少女臉色一變,他們現在手裏的錢都是家中給的,有的在家裏受寵,會經常有賞賜。


問題是,經常的請戲班子跟大廚進府,這樣的開銷對他們來說完全沒有必要。


除了錢的問題,還有就是,讓家中的長輩怎麽想他們?


花錢如此大手大腳,太過分了。


除了那些混不吝的敗家子之外,誰會如此的囂張,惹家中長輩不快?


他們還是都想讓自己家中的長輩覺得自己是個懂事上進的,這樣以後,他們出頭的機會才更多。


“這樣大張旗鼓不太好,總要顧忌長輩的。”崔妍婷笑著勸道,“陸姑娘,你這樣做的話,讓家中的長輩怎麽想?”


“就算是家中有錢,也不好如此揮霍。”


崔妍婷溫聲軟語的,就是想把陸雲溪給弄成一個粗俗不堪隻知道享樂的形象。


她剛才不過是大意了,反正她是不相信陸雲溪真的如她祖父所言,那麽本事。


她自小苦讀詩書,同時跟著家中的嬤嬤長輩學習規矩,女紅更是京城女子中的佼佼者。


她這樣的優秀,就是想引起祖父的注意,讓祖父重視她。


可是,無論她多麽的努力,祖父待她,也不過就是比同輩的姐妹稍微好一點點罷了。


哪裏想到,一個從鄉下來的臭丫頭,竟然惹得祖父親口稱讚。


要知道,從小到大,她都沒有得到過一句祖父的肯定,更別說稱讚了。


陸雲溪憑什麽?


崔妍婷反正是不服。


“誒?”陸雲溪驚了,詫異的盯著崔妍婷問道,“你請了戲班子跟大廚回家之後,不讓家裏的長輩一起聽戲,一起吃飯嗎?”


“你自己掏錢孝敬長輩,長輩還罵你?你們家真是奇怪誒。”


崔妍婷一聽,那臉都綠了。


但是,崔妍婷還是努力的保持著臉上溫婉得體的笑容,說道:“可是,戲班子的戲好聽,大廚的菜做的也好,若是一個月經常請的話……”


“那就經常請唄。”陸雲溪隨意的說道。


崔妍婷一噎,隨後突然的掩唇一笑說道:“陸姑娘倒是得王爺喜愛,有這麽多銀子可以花。我們手上不過都是家中長輩的賞賜,不像陸姑娘這麽的有錢。”


“不過,陸姑娘,王爺縱然有錢也不好這麽揮霍的。”


崔妍婷如此懂事的模樣,倒是讓剛才眾夫人心中將她扣掉的印象分數稍微的加回來一點兒。


不管怎麽樣,崔妍婷倒是個識大體的。


“你們還花家裏的錢呢?”陸雲溪驚愕的瞪大了雙眼,“你比我大不少吧?我都自己賺錢了,你怎麽還花家裏的錢?”


陸雲溪震驚的目光在與崔妍婷交好的幾個小姐臉上轉悠了一圈:“不是吧?你們一直都光花家裏的錢?”


“那我就明白了,可不你們掏錢孝敬長輩,長輩還會罵你們唄。那都是你們家長輩的銀子。不是,你們都這麽大了,就不會自己賺錢嗎?”


陸雲溪的驚問就已經足夠了,完全不需要動手,那些剛才指責陸雲溪的姑娘們,一個個臉上火辣辣的,就跟被人反正扇了幾百個巴掌似的。


“溪溪,不要如此。”李天佑開口。


他這麽一句話,可是收獲了不少感激的目光。


尤其是剛才分外尷尬的姑娘們,此時對李天佑全都改變了印象,別看齊王有著一半戎北人的血統,但是,他是個好人,為他們解圍。


李天佑連一點眼角餘光都沒有施舍給那些人,他繼續說道:“不是所有人都跟溪溪一樣本事的。”


李天佑這句話一出口,周圍少年少女的臉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他這是什麽意思?


就在眾人氣憤的時候,李天佑依舊自顧自的繼續說道:“溪溪你要適應別人的平庸無能,以及……對你的嫉妒。”


眾人:“!!!”


氣!


好氣!


他們都要氣炸了!


李天佑怎麽敢、怎麽敢……他還真的敢。


他是王爺啊!


他們不過是臣子的孫子孫女或者是兒子女兒,他們在身份上,怎麽跟李天佑叫板?


更別說……李天佑說的還是實情。


但是,打人不打臉。


李天佑是不是太過分了?


就在眾人強忍著火氣的時候,陸雲溪偏偏天真無邪的微微歪著頭,問著李天佑:“誒,天佑哥哥,他們這麽為難我,是以為我跟他們一樣,要花家裏的錢嗎?”


“就算是我花著家裏的錢又怎麽了?他們自己屁本事沒有,花著家裏錢,享受著家裏的庇護,有什麽資格嘲笑我?他們不會孤陋寡聞到不知道我的商行有多賺錢吧?現在吃白飯的,竟然鄙視有本事?京城的風氣,我真的是不懂了。”


眾人吐血,陸雲溪還能說得再狠一點兒嗎?


事實證明,陸雲溪不說,李天佑會補充上的:“你要知道井底之蛙,無論是住在多大的井裏,那也是裏麵的……癩、蛤、蟆。”


“哦,原來如此。那我理解了。”陸雲溪笑眯眯的對著崔妍婷說道,“崔小姐啊,我原諒你了。”


崔妍婷兩眼一翻,咚的一下直接倒地,暈了過去。


“崔小姐!”周圍人可是一片慌亂,驚叫連連。


在這混亂中,陸雲溪脆生生的疑惑聲音格外的清晰:“我原諒她了,她就高興的暈過去?這京城可真有意思。”


周圍的少年無語的瞅著陸雲溪,他們真的想喊她一聲祖宗了,別說了行嗎?


他們這一會兒工夫受到的羞辱,比他們一輩子的都多。


關鍵是,這個羞辱,他們還無法反駁。


不因李天佑的身份,而是因為,他們根本沒有理由反駁。


旺安商行有多賺錢,他們作為京城子弟自然是知道的。


陸雲溪是旺安商行的老板,她、她是真有錢啊!


“王爺,小女身子不適,下官先告退了。”崔大人過來,麵色尷尬的告辭。


有了崔大人帶頭,其他大臣們也紛紛的告辭。


李天佑作為一個隨和的王爺,自然是相當照顧客人的意願,他們要走,便不多留。


於是,當李天成帶著自己妹妹來到齊王府的時候,就看到了一輛一輛離開的馬車跟轎子,他直接懵了……他沒來晚啊。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