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3章 一陣恍惚

第83章 一陣恍惚


“怎麽了?”林田手裏編著草鞋,順嘴問了一句。


林李氏咕嘟咕嘟的灌了半碗水進去,這才把心裏的火氣給壓了壓:“李田氏打算讓她兒子跟齊老頭去學東西,最後沒成不說,還讓陸王氏給罵了一通,真是沒用。”


“她沒用,你生什麽氣?”林田聽不明白。


“我當然生氣了。”林李氏埋怨著,“你說,李田氏要是成了,咱家兒子不是也能跟著一起學嘛。這下好了,連這個機會都沒有。”


“咱們孩子還小。”林田皺皺眉。


“小什麽啊?”林李氏可是不讚同自己男人的說法,“這都三歲眼看就四歲了,正是開蒙的好時候。”


她可是有見識的女人,跟村裏那些沒見過世麵的婆娘不一樣,她娘家的村子裏是出過童生的。


她當然知道,三四歲就可以開蒙了。


“要我說啊,那齊老頭來教咱們家兒子最好了。咱們兒子的年紀剛剛好。陸王氏家裏那個陸明磊跟李天佑都多大了?十歲了,早就過了時候了。學也學不出來什麽。”


“還要教那個陸雲溪,一個小丫頭,學這些東西幹什麽?還不如好好的學學做針線活,以後好找個婆家嫁出去。看看陸家把陸雲溪給寵的,以後到了婆家啊,還不得被嫌棄死?”


林李氏反正是各種看不上陸家,要不是他們的話,現在村子裏的人見到她,那眼神也不至於那麽的古怪。


好像她是什麽吃人的野獸似的,竟躲著她走。


推人的是林繡娘,關她什麽事?


這還不是陸家在背後編排她,才讓村裏人遠著她。


林田不是一個多話的人,沉默的繼續編草鞋。


就算是沒有人搭腔,林李氏自己也能說上很長時間。


“娘,碗刷好了。”林繡娘挽著袖子走了過來,怯怯的說道。


自從上次被狠打了一頓之後,她現在在家裏天天都是戰戰兢兢的,生怕一個不小心,惹了自己的娘,再被打得沒了半條命。


“繡娘啊,娘呢,現在讓你幹這些活兒可是為了你好。你看看,哪個婆婆不喜歡勤快的?你要是跟陸雲溪似的,那就成了個懶婆娘,嫁了人之後,等著被男人天天打吧。”林李氏得意洋洋的教訓著林繡娘。


“去,把水燒了,一會兒好洗一洗。”林李氏吩咐完了之後,林繡娘趕忙的去燒熱水。


一邊往灶裏填柴火,林繡娘一邊發呆,她寧可以後不嫁人,也想跟陸雲溪一樣,天天在家裏什麽都不幹,還能吃雞蛋。


次日,林繡娘背著一背簍的髒衣服去河邊洗衣服。


她尋了一塊兒地方剛把髒衣服放下,旁邊的小媳婦就趕忙的拿著自己的衣服蹭蹭的跑開了,就跟她是什麽髒東西似的。


林繡娘氣惱的將衣服往水裏一扔,濺起一片的水花,沒濺到別人,反倒把她的鞋子給打濕了。


周圍洗衣服的女人見到她這樣,沒有一個出言安慰的,反倒是嗤嗤的笑著,一個一個全都是看好戲的模樣。


林繡娘的肺都快要炸裂了。


可是,這麽多的衣服,她也不可能不洗,隻能是蹲下來,委屈的抽了抽鼻子,悶頭洗著。


陸張氏到了河邊,招呼著家裏的三個小家夥把背簍裏的髒衣服放下:“行了,你們把衣服放在這裏就行了。”


“娘,我跟你一起洗吧。”陸雲溪將衣服掏出來,放好,奶聲奶氣的說著。


“娘自己就能洗,你啊,去跟你明磊哥哥天佑哥哥到山上挖野菜撿柴火吧。”陸張氏愛憐的摸了一把自己閨女的頭,笑眯眯的說著。


這撿柴火跟挖野菜可是比洗衣服輕鬆多了,她能做的事情,就不讓自己孩子累著。


“張氏,你自己跑來洗衣服啊?”二妞娘打趣道,“你這一來自己洗衣服,我們可是沒有機會賺鳥蛋了。”


陸張氏笑了起來:“鳥蛋哪裏有這麽好找啊。還不是這幾個孩子心疼我們,拚命想辦法嘛。”


“行了,你們去吧。”陸張氏拍了拍陸雲溪,然後叮囑著,“天佑,明磊,你們自己小心點兒,也要看好妹妹啊。”


“知道了,娘。”陸明磊說完,拉著陸雲溪就跑了。


反倒是李天佑認認真真的點頭:“我會的。”


李天佑的鄭重,讓陸張氏一陣的恍惚,讓她咋有一種把溪溪交給他的感覺。


她剛剛是把溪溪囑托給天佑了,可是……陸張氏說不好那種感覺,就是覺得哪裏怪怪的。


“你們家地都佃出去了,你們現在靠什麽生活啊?”二妞娘的快人快語的把陸張氏給拉回了神。


“沒事,我們接了一些針線活兒,家裏也夠用的了。”陸張氏笑著說道,“地裏的活兒,我自己做不了,我婆婆年紀大了,再下地,我可是心裏受不了。孩子還這麽小,讓他們下地,我也舍不得。”


“你這個當娘的,可是夠心疼孩子的。”二妞娘笑著感歎著,“咱們村子啊,就數你們家最心疼孩子。”


要說這村裏誰家小子不去地裏幫忙啊,別說是十歲了,就是六七歲的都在地裏跟著忙活。


“他們爹不在家,我就忍不住多心疼他們幾分。”陸張氏的話,讓二妞娘連連點頭。


也是,陸張氏的男人現在也不知道怎麽樣了,如今,她能指望的可不就是這幾個孩子。


陸張氏跟二妞娘的說話聲不大不小,反正是讓林繡娘聽了個清清楚楚。


她氣得將手裏的棒槌砸得砰砰響。


她心裏堵得慌,憑什麽陸雲溪就有這樣的娘,她就沒有?


她哪兒哪兒都比陸雲溪強,為什麽她就要天天的幹活,陸雲溪卻被家裏寵著?


早晚有一天,有一天,她也要……


“繡娘,你還在洗衣服呢?來,娘洗吧。”林李氏突然的冒了出來,別說是林繡娘了,河邊那些所有洗衣服的人全都給驚著了。


誰不知道啊,自從林繡娘開始洗衣服之後,這林李氏就沒再在河邊出現過,今天這是怎麽了?


“娘?”林繡娘聽到林李氏這話,不僅沒有半點高興,反倒是嚇得手裏的棒槌都掉了。


她腦子裏在拚命的回憶,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麽,不然的話,為什麽她娘會這樣?


她生怕會有一頓毒打等著她。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