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23章 有這個本事

第823章有這個本事


“陛下。”皇後蹙眉,“天佑自己想著退讓,他這麽小心翼翼的,就是生怕咱們為難。”


“這孩子是受了多少的苦,才會這麽懂事。陛下就不想想嗎?”皇後可是心疼李天佑心疼得要死,“天佑有這個本事,隻要好好的教導,他坐在那個位置,不是不可能。”


溍帝忍不住笑了起來,問道:“多少人為了皇位爭的頭破血流,朕這邊倒好,天佑不要,你又為他爭取。你們啊,到底是怎麽想的?”


“妾身隻是覺得,這件事情應該給天佑一個機會。不能因為孩子懂事,咱們就真的不管他,連一個機會都不給。”皇後輕歎道,“大溍需要的是最適合的皇上,兩個都是好孩子,他們誰最適合,就要應該讓誰來。”


這也就是皇後跟溍帝伉儷情深,兩個人才能對皇位的事情如此討論。


不然的話,就衝著皇後如此談論太子人選的問題,早就是犯了大忌。


“你還是不了解天佑。”溍帝含笑擺手,“他不喜歡束縛。在外麵生活這麽多年,他早就習慣了自由自在的日子,你讓他真的坐到那個位置,對他來說才是遭罪。”


皇後微微皺起了黛眉:“可是……”


“我還能虧待了天佑不成?”溍帝好笑的說道。


皇後聽到溍帝的話,微微點頭,她還是信任溍帝的。


“隻是,天佑這孩子受了這麽多委屈,咱們一定要好好待他。”皇後再次強調道。


“那是必然。”溍帝無奈的笑了起來,“都是我的孩子,我能虧待他嗎?”


溍帝好好的安撫了皇後之後,這才離開皇後這邊,去處理朝政。


溍帝將奏折全都批閱完了,伸了一個懶腰,活動了幾下,這才笑著說道:“劉福,你說天佑這小子,真的是一點虧都不吃。”


劉福微微躬身道:“奴婢愚昧,還請陛下明示。”


溍帝笑了起來,搖頭說道:“他啊,可是連朕都提防著。”


劉福詫異的驚問道:“二殿下怎麽會有這個想法?”


“若是沒這個想法的話,他就不會展露了手段之後,又進宮表示想要封王。”溍帝說到這裏的時候,臉上神色複雜,不知是喜還是悲。


“天成過去了一趟,不過短短的時間,就被天佑給拉攏過去。再加上……”溍帝頓了頓,說道,“你說,事情怎麽會這麽巧。就在陸雲溪於朝堂之上,跟眾臣針鋒相對之時,那急報就傳了回來。”


“前有陸雲溪壓製眾臣,後有災區急報,有理有據,那些有別樣心思的大臣,才啞口無言,無話可說。”


劉福現在可是聽明白溍帝話裏的意思,他倒吸了一口涼氣,不可思議的驚問道:“陛下,您的意思是,那急報那日到來……並非巧合?”


“其實,都是二殿下安排的?可是,那傳送急報的人,可不是二殿下可以指使的。這、這……”劉福整個人都驚了,完全不知道該怎麽反應。


“那些人,天佑是沒法安排,但是,別忘了,災區種植的土豆可是旺安商行提供的。你忘了,溪溪在朝堂上可是說過,她不過就是出個主意,其他的事情,都是天佑在安排。”溍帝說到這裏,可是忍不住的發笑。


“二殿下,真是……神了。”劉福喃喃驚歎,“這事情到底是怎麽安排的?”


“這不算什麽。”溍帝笑道,“當初在其他地方,也有幾次這樣的‘巧合’可都是天佑安排的。”


在齊博康送來的書信中,提到過的。


以前他的感受還沒有這麽深,那天,在大殿之上,親眼所見,他才深深的驚訝於天佑的本事。


這是怎樣的安排計算,才能安排得如此恰到好處。


他這個兒子的本事,已經是遠遠的超出他的想象。


“天佑有爭太子的本事,但是,他卻退讓了。這小子……”溍帝忍不住笑了出來,“他是自己掌握了主動,告訴朕,他有這個本事,但是,他不爭。他這是不想讓朕左右他的任何決定。”


不管怎麽說,他們父子從來就沒有相處過一天,雖說有著血緣關係,但是,天佑一直還有些提防他。


作為父親來說,他是有些傷心。


一個被兒子防備的父親,這怎麽能讓他不難受?


但是,身為帝王,溍帝又是欣慰的。


天佑是皇子,身處這樣複雜的環境,這樣的警覺,可以讓天佑免除不少的危險。


他這心情啊,總是被天佑弄得七上八下的,說不清楚是個什麽滋味。


“陛下,奴婢倒是覺得,這是二殿下珍惜您,珍奇這份好不容易得到的親情。”劉福躬身笑著說道,“二殿下不想去爭奪太子之位,不想破壞了與您之間的親情。”


“二殿下自小沒在您身邊長大,沒有感受到親人的關心。所以啊,在二殿下的心裏,這親情比什麽都重要。遠超那太子之位。”


溍帝伸手,虛虛的點了點劉福,笑道:“你啊,就你會說話。”


“天佑可不是那樣的人。”溍帝好笑的說道,“他獨立著呢。”


“他不想當太子,那是不想麵對朝堂上的爛攤子,他不耐煩去處理那些事情。他有那個時間,還要陪溪溪呢。”溍帝現在可是相當的了解自己的這個兒子。


“比起受束縛的帝王,天佑啊,更喜歡當一個可以陪著溪溪遊山玩水的閑散王爺。”


劉福輕輕的笑著:“陛下聖明。”


“朕聖明什麽聖明?朕啊,可窮了。”


溍帝的一句話,嚇得劉福臉色大變。


“這不就是天佑跟溪溪經常說朕的嗎?”溍帝單手支腮,一手叩擊著桌麵,笑嗬嗬的說道,“他們兩個小家夥回來了,以後啊,朕就指望著他們帶著朕賺錢了。”


劉福驚得嘴巴微張:“二殿下,還、還要賺錢?”


“你以為呢?”溍帝好笑的說道,“如今得到的民心……那兩個小家夥絕對不滿足。不說天佑了,就是溪溪那個小丫頭可是沒有安全感的,她啊,一直在努力的賺錢,在幫天佑收攏民心。”


“她啊,這是生怕天佑手裏沒有了籌碼。”


對於陸雲溪做的事情,溍帝自然是猜到了她的意圖。


她的做法,溍帝並不覺得有什麽問題,反倒認為天佑的心意沒有錯付。


看看,陸雲溪做的每件事情,都是為了天佑好,為了他打算。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