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11章 籌碼

第811章籌碼


這旺安商行要跟什麽朝廷合作?


陛下都往裏麵投錢了,還賺了不少。


人家旺安商行的合作夥伴直接是陛下,還在乎什麽朝廷不朝廷的?


整個大溍都是陛下的,更別說朝廷了。


“這是利國利民的好事,隻靠你們商行的話,推廣種植的速度肯定是不行。”戶部尚書幹咳一聲,假裝剛才什麽都沒有發生一樣的說道。


“你們若是將土豆交給朝廷的話,百姓會更快受益。”


掌櫃的笑了起來,問道:“大人的意思是會說,土豆交給朝廷種植,就可以縮短時間?讓本該三四個月收獲的土豆,一個月就能成熟?若是這樣的話,小人立刻將土豆全都拿出來給大人。”


戶部尚書的臉都要綠了,他說的這是什麽鬼話?


這個種植時間怎麽可能縮短?


“我說的不是這個時間!”戶部尚書冷聲道。


“那是什麽時間?”掌櫃的好奇的問道。


戶部尚書氣得咬牙道:“自然是讓百姓認可土豆,讓他們肯種植。”


“有朝廷作保,他們自然會種植,不需要你們那麽費勁的去找農戶。”


掌櫃的聽完,笑著擺手道:“大人倘若說的是這個的話,那就不用操心了。我們現在的土豆,已經全都找到了種植的農戶。有的還沒有收獲,便被周圍的農戶給訂了出去。”


“什麽?”戶部尚書驚愕的盯著掌櫃的。


掌櫃的微微一笑說道:“土豆可以飽腹,種植出來之後,不僅可以讓人吃飽,省了不少買糧食的錢不說,食肆裏麵的菜肴賣得也好。”


“單獨的種菜種糧食可都沒有種土豆的收益好,百姓們並不傻,這樣的好事,他們不會錯過的。”


“大人擔心的問題並不存在,所以,這次‘合作’真的是沒有必要再談了。”


掌櫃的笑得是謙遜有禮,可他的笑容,讓魏大人跟戶部尚書心裏一個勁兒的發堵。


三個人離開了旺安商行之後,各自回府。


惠王美滋滋的坐在轎子裏,手指輕輕的扣著,心情極好。


土豆的優勢終於是展示出來了,不過,戶部尚書他們要是隻看到土豆的問題,那可就真的是傻了。


天佑他們的這個土豆,最可怕的不僅僅是錢財的收獲,而是收獲的……人心。


當然了朝中的事情,很快的就被齊博康知道,他將書信看完之後,遞給了李天佑。


李天佑大致的掃了兩眼,微微一笑:“不出所料。”


“天佑,要不了多久,你就應該去京城了。”齊博康笑看著李天佑。


幾年的工夫天佑長高了,也壯實了不少。


身姿挺拔,器宇軒昂,感覺是脫胎換骨,誰都看不出來,曾經天佑是生長在小村子裏,被養父虐待的孩子。


“嗯。”李天佑微微點頭。


“天佑,你怎麽不太高興?”袁玉山奇怪的問著,“舍不得旺安山?”


“不是。”李天佑搖頭,“到了京城,我可以再弄一個旺安山。現在的問題是……”


“是什麽?”袁玉山緊張的問道,難不成是他們還有什麽沒想到的?


“要是趕路過去的話,溪溪這一路恐怕會累一些。”李天佑輕歎一聲說道,“到了京城,就溪溪自己,我擔心奶奶會不放心。”


袁玉山驚了:“你是想帶著溪溪一起回京城?”


李天佑皺眉:“這是必然。我怎麽可能把溪溪留在這裏?”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先回京城的時候就帶著溪溪?不是大家一起搬家的時候,讓溪溪跟著?”袁玉山覺得自己有點懵,“天佑,你知道不知道,你先回京城肯定是陛下召見。”


“你還帶著溪溪……”


“溪溪發現的土豆,為何不帶著溪溪?”李天佑奇怪反問。


“京城這麽凶險……厄,你當我沒說。”袁玉山立馬改口,“天佑啊,那邊是京城,到了京城你跟溪溪控製點兒,好歹給他們留點兒麵子,到底是朝中重臣。”


“他們不惹我自然不會有事。”李天佑可是相當的和氣,他不惹事,但是有人惹他,那就沒有辦法了。


袁玉山無奈的輕歎:“天佑,你說這個跟沒說有什麽區別?可能沒人惹你嗎?”


那些看不慣天佑的家夥,可是在京城的。


“袁叔,這可就不能怪我了。我不是一個喜歡坐著挨打的。”李天佑唇角一勾,隨意說道,“我若是被人隨便的欺負到頭上來……”


說著李天佑眼眸一眯,眼底有一抹戾氣迸現。


袁玉山微微點頭,也是,天佑身為皇子,竟然被大臣刁難,天佑動怒是應該的。


“以後我還怎麽保護溪溪?”天佑隨後說出來的話,讓袁玉山呼吸一滯,差點兒沒閃了腰。


行吧,他又想岔了。


身份地位算得了什麽,還是溪溪最重要啊。


李天佑知道了朝中的動靜,回家之後,跟陸雲溪說了一下。


“誒?天佑哥哥快要回去了嗎?”陸雲溪笑眯眯的瞅著李天佑,“恭喜天佑哥哥,快要跟你父親團圓了。”


李天佑抿了抿唇,並沒有特別高興的意思:“京城,我從來沒有去過。皇宮,我感覺也不是我的家。”


“到了京城的話,我希望可以立刻封王,讓我出宮單獨居住。”


李天佑雙眸幽深,帶著淡淡的失落,這脆弱的模樣,可是讓陸雲溪心裏一緊,心疼極了。


是了,天佑跟皇上,隻有血緣關係,他們父子並沒有相處過一天。


按理說,親情是世上最無私的感情,但是,什麽事情有絕對的?


殺子弑父的大有人在,任何可能都會發生。


“天佑哥哥,你別怕,要是你回京的話,我跟你一起去。”陸雲溪拍著胸脯說道,“咱們旺安山就是你最大的後盾!”


李天佑笑了,臉上的淡淡憂傷瞬間一掃而光:“還是溪溪對我最好。”


“有溪溪在的話,我就不擔心了。”


李天佑的反應,可是讓陸雲溪暗中輕歎,別管天佑多厲害,還是一個孩子啊。


對待未知的親人,他會忐忑實在是太正常了。


“對了,天佑哥哥,我聽說有的地方今年幹旱,收成不好,我覺得咱們的土豆……”陸雲溪慢慢的跟李天佑說著她的打算。


他們不過隻是一介布衣,再有錢也沒有用。


陛下所謂的支持,都不如天下百姓的民心重要。


她要的就是民心所向,如此,才能讓天佑手中有籌碼,在那波濤暗湧的京城站穩腳跟。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