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02章 被趕回來的

第802章被趕回來的


“憑什麽你說考不中就考不中?”汪文彬的娘嗷的一嗓子就嚎了出來。


汪文彬可是她全部的希望。


憑什麽就被這麽個小丫頭一句話全都給否定了?


陸雲溪微微一笑,自信的說道:“就憑著我教出來一個狀元。”


“教出來一個狀元有什麽了不起的?”汪文彬的娘大聲的反駁著,“我兒子聰明,以後肯定能考中的。”


“教出來一個狀元是沒什麽了不起的。但是,你兒子就讀的聽風書院這麽多年別說是狀元了,就連榜眼探花都沒有出來一個。”陸雲溪嗤笑的問道,“你說,你兒子能讀出來嗎?”


“放屁!”汪文彬娘的話才說完,村正厲聲嗬斥道,“閉嘴!”


陸雲溪是他們可以隨便說的嗎?


且不說陸雲溪手裏的旺安商行了,就是縣太爺對陸雲溪的態度,他也知道,陸雲溪不是一般人。


沒看到縣太爺眉頭緊皺,相當不高興的盯著汪文彬一家嗎?


汪文彬一家想找倒黴,那是他們家的事情,別牽連村裏。


“村正,她咒我兒子考不中!”汪文彬的娘委屈的分辯著,“你知道的,我家兒子讀書有多努力,怎麽可能考不中?”


“考中考不中,你讓他自己考就是了。人家陸姑娘隻不過是根據經驗點評一二,你家兒子要是爭氣,就考中了,讓大家夥看看。”村正沉著臉說道。


這汪家真是胡鬧,說話都不分個場合跟對象的嗎?


“是啊,我不過就是根據自己的經驗隨便說說。我等著汪文彬考中了,來給我報喜啊。到時候,我一定備下重金來道賀。”陸雲溪笑嗬嗬的說著,“就是把我們鎮子上旺安商行一年的收益給你們當賀禮都沒問題。”


本來還對汪文彬有點兒希望的汪家人,此時一聽,那臉色全都是慘白慘白的,沒有了半點兒血色。


旺安商行一年的收益啊,那得是多少?


她隨隨便便的就承諾拿出來送給他們,那豈不就是說明……汪文彬真的是沒希望了?


“以後誰愛供,誰供吧。我不管了!”汪家大嫂一嗓子就叫了起來。


“老大家的,你這個當大嫂的,怎麽說話呢?”汪文彬的娘憤怒的嗬斥著。


汪家大嫂一抓自己的頭發,厲聲尖叫:“我就這樣說話了。為了供他念書,還非要逼死我孩子?誰讓我孩子死,我就跟誰拚命!”


說著,汪家大嫂一把將手邊的鋤頭舉了起來,指著自己男人:“你要是再把錢拿去給他,我就跟你拚命!我孩子活不了,咱們誰都別活了!”


說完,汪家大嫂嘭的一鋤頭就砸在了地上,堅硬的土地麵,愣是被狠狠的砸出一個坑來。


可見,她這是憤怒到了極點。


咚的砸完了之後,汪家大嫂也不管汪家人的反應,轉頭氣呼呼的就走了。


汪文彬的娘氣得拍著大腿直哭:“我家怎麽娶了這麽個潑婦啊?我這命苦啊……”


“行了,回家!”汪文彬的父親覺得丟人,一扯自己的媳婦兒讓她趕緊離開。


汪家的人是走了,汪文彬也是想溜的,但是,陸雲溪的話還沒有說完,她怎麽能讓汪文彬走呢?


“汪文彬,朱宜良明明就中了狀元,你幹什麽在這裏造謠說他沒中?”陸雲溪質問道。


“當初你不是給你家寫信,說朱宜良一定會中舉的嗎?那個時候,你對朱宜良這麽的有信心,現在這是怎麽了?自相矛盾啊。”


“你該不會是以為當初我保證朱宜良一定會中舉,你覺得是笑話,故意的在你們村裏泄露消息,想等以後朱宜良沒考中,你好奚落他啊?”


“還是說,你本來就覺得自己考不中,所以,才把朱宜良推出來。讓大家夥看看,看看朱宜良篤定會中舉都中不了,你就可以有理由一直考不中,然後還在府城讀書,借此機會不用回家幹活,一輩子讓你爹娘兄嫂養著你。”


陸雲溪的話,可是讓周圍的人全都眼神異樣的瞅著汪文彬。


真看不出來啊,汪文彬竟然是這樣的人。


這麽一琢磨的話,確實啊,汪文彬從小就是借口讀書,一直就沒在家裏幹過活兒。


這汪家的活兒全都是汪文彬的兄長做的,後來,他兄長成家了,又全都沒有分家,一直照顧他。


汪文彬要是這麽幹事的話,可是太缺德了。


“汪文彬,你這麽辦事可不厚道。大家在地裏刨食不容易,你要是讀不出來,就早點兒回家,找個教書的活兒,不是挺好的?”牛嫂在一旁不滿的問道。


她一輩子都是個勤快人,就見不得汪文彬這樣吃白飯不幹活的。


“誰說我考不上?”汪文彬黑臉質問道。


“我說的啊。”陸雲溪笑嗬嗬的說著,明明她的笑容極其好看,但是,在汪文彬的眼裏,她的笑容就是世上最大的諷刺。


陸雲溪就是為了羞辱他來的。


“那你恐怕要失望了,我一定會考上了。不要以為你認識知府,我就會怕你。”汪文彬惡狠狠的怒瞪著陸雲溪,一副大義凜然,不向權勢屈服的模樣,倒是裝得真不錯。


周圍的百姓也是大吃一驚,不敢相信的瞅著陸雲溪。


這姑娘,竟然跟知府熟悉?


“噗……”陸雲溪直接的笑了出來,“我還真沒聽說,中舉跟知府有什麽關係?”


“鄉試又不在府城舉行,而是在省城。你讀書這麽多年,不會連在哪裏參加鄉試都不知道吧?”陸雲溪說著,手放在眼前嫌棄的扇了扇,“就你這樣的,你家竟然還覺得你會考中……真不知道他們哪裏來的信心。”


“或者說,你太能吹牛了,把他們全都給哄住了。嘖嘖嘖……真是可憐了你家裏人。”


汪文彬都快要氣瘋了,本來他是想點出來陸雲溪仗勢欺人的,最後,怎麽成了攻擊他的點了?


“哦,我倒是忘了。你跟知府不熟,但是,你認識的人跟知府可熟悉啊。”陸雲溪說著,目光落在了縮在了人群裏的尤姨娘身上,“隻可惜啊,你們想巴結人家知府沒巴結上,反倒吃了大虧。”


“是吧,尤姨娘。怎麽著?你現在被趕回家裏來了?看來,你家老爺倒是會明哲保身,不想給他自己惹禍啊。”


被陸雲溪突然點到名字的尤姨娘,臉色變了變。


尤其是隨著陸雲溪的話,周圍人看過來的目光,讓尤姨娘氣惱的暗中咬牙。


這個死丫頭!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