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01章 說考不中就是考不中

第801章說考不中就是考不中


村裏有人中了狀元,還鬧出這麽大的動靜來,汪家怎麽可能沒人過來看熱鬧?


陸雲溪是不認識汪家的人,但是,村裏人認識啊。


不少村裏人轉頭同情的看著身邊的汪家人,汪家人的臉色全都不太好看了。


汪文彬的爹娘還算是好的,汪文彬的哥哥們……勉強算是沒變臉,但是,汪文彬的嫂子們可是不高興了。


“秀才真的可以抄書教書賺錢?”有人突然問了一句。


隨後一聲嗬斥猛地響起:“老大家的,你問這個幹什麽?閉嘴!”


陸雲溪目光一轉,看向了那個明顯整日勞作而蒼老的女人,皮膚黝黑,臉上帶著幹幹的皺紋。


聽說話的意思,這個人應該是汪文彬的大嫂,但是這容貌老的……說是汪文彬的娘都不會有人懷疑的。


“爹,我就是想問問,怎麽了?”汪家大嫂不服氣的質問起來,“我們一大家子人,辛辛苦苦的供著他讀書。為的是什麽?還不就是以後他發達了,可以幫襯著家裏嗎?”


汪家大嫂說的這絕對是實在話。


要不是為了以後自己家的日子可以過得更好,誰吃飽了撐的,勒緊了褲腰帶,供著小叔子讀書?


“明明可以去抄書,可以教書賺錢的,為什麽他不做?”


汪家大嫂的質問,讓汪文彬感覺到臉上無光,他麵色不善的沉聲道:“教書、抄書,都是要分散我的精力的。影響我考試,你擔待得起嗎?”


“朱宜良也那麽賺錢了,還不是考中了狀元?”汪家大嫂憤怒質問。


“老大,管管你媳婦兒!”汪文彬的父親冷著臉嗬斥起來。


“你閉嘴!”汪家大哥趕忙的阻止自己媳婦兒說話。


“我是為了誰啊?咱們家孩子一年到頭都吃不上個雞蛋,咱們辛辛苦苦賺的錢,全都到了你弟弟的口袋裏,你就不知道心疼心疼自己孩子啊?”汪家大嫂忍了太多年了,今天算是徹底的爆發出來。


“我不管,以後,我賺錢就給我孩子花,錢誰都不給!”


“反了天了!”汪文彬的娘跳腳罵了起來,“你個賤婦,是想毀了我兒子的大好前程。你是想斷了我們汪家翻身的機會,老大,你管不管你媳婦兒?”


“娘,您別生氣。行了,你少說兩句吧。”汪家大哥在中間可是裏外不是人。


“汪文彬真的可以中舉嗎?”陸雲溪嗤笑一聲說道,“在聽風書院,他的學問就是最差的。像教出朱宜良的青鬆書院,根本就不收他。”


“也就聽風書院這種,花錢就讓進的書院才收他。你們那些辛苦錢,可是真的白扔了。”


村裏人可是不懂什麽書院是好什麽書院是壞,但是,他們就知道一點,朱宜良考中了狀元,那他在的書院一定是好的。


汪家大嫂可算是找到了重點,尖聲質問起來:“汪文彬,你要是讀書厲害,可以考中的話,為什麽朱宜良的書院不收你?”


汪文彬都要被自己大嫂的無知給氣瘋了,想都沒想的吼了出來:“朱宜良能考中也不是青鬆書院教的,是陸雲溪教出來的!”


“陸雲溪是誰?你為什麽不找他教?”汪家大嫂想都沒想的反問著。


她這麽問了一句,汪文彬才意識到,自己剛才喊出來的是什麽話。


汪文彬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讓他嘴欠,這話怎麽能往外說。


可惜,還不等他補救,陸雲溪已經開口了,指著自己的鼻子笑眯眯的說道:“陸雲溪就是我嘍。我才不會收汪文彬這樣沒天賦的人。”


“什麽?”驚了的人可不僅僅是汪家大嫂,應該說,周圍的人除了縣太爺跟朱宜良等人之外全都嚇到了。


她?


她是陸雲溪?


一個小孩子,教朱宜良考中了狀元?


這、這不是胡鬧嗎?


“你少胡說!”汪文彬的娘快速的罵了起來,“你根本就是幫著朱宜良的。”


“對啊,我就是幫著朱宜良的。我幫著他中舉,直接拿到了會試第一,又中了狀元,怎樣?我就是這麽厲害。誒……你別急著反駁,這可都是剛才你兒子親口說的。”陸雲溪得意洋洋的對著汪文彬的娘說道。


“我的話,你可以不相信,但是,你兒子說的話,你也不相信嗎?”


汪文彬的娘被堵得那叫一個難受,轉頭,看著自己兒子,不知道說什麽才好。


汪文彬的臉色是黑如鍋底,他掉坑裏了。


關鍵是,這個坑還是他自己挖的!


鬱悶!


現在他是要多鬱悶就有多鬱悶!


“朱宜良,你真的是被這位姑娘教出來的?”村正驚愕的問道,同時不可思議的打量著陸雲溪。


反正他是沒法理解,朱宜良這麽大的人了,竟然需要一個小孩子教。


關鍵是,小孩子教完了……真的就能讓朱宜良考中狀元?


“你可知道陸姑娘是什麽人?”不等朱宜良說話,縣太爺不滿的哼了一聲,“你不知道陸姑娘,你總該知道旺安商行吧。”


村正一聽,趕忙點頭:“知道知道,那個旺安商行很厲害。”


“旺安商行,就是陸姑娘當家作主。”縣太爺得意的將雙手背在伸手,與有榮焉的說道。


弄得好像他跟這旺安商行有什麽關係似的。


村正驚得下巴差點沒掉下來,牛嫂一下子就跳了起來:“哎呦,陸姑娘,那旺安商行是您的呀?我知道呀,我們家可就種了土豆呢,我家全都種上了土豆!”


提到這個,牛嫂可得瑟極了:“我家可跟別人家不一樣,他們還擔心害怕,不敢種。我家可是相信的,第一個就跑去領土豆種了。”


牛嫂說的聲音可大了,那叫一個響亮。


沒辦法,她就是這麽得意。


現在村裏家家戶戶都知道土豆是好東西了,隻可惜啊,現在想種都沒得種了,隻能等第二季嘍。


他們家比村裏人提前了一大步!


狀元,距離村裏人實在是太遙遠了,但是,土豆、旺安商行,村裏人可是全都知道的,就是發生在他們身邊的。


這下子,再也沒有人懷疑陸雲溪說的話了。


“嗯,奶奶,你們家真厲害。跟著我們旺安商行幹啊,肯定沒錯的。”陸雲溪笑眯眯的誇起來牛嫂,讓牛嫂得意的挺起了胸膛。


看到了嗎?


人家旺安商行做主的陸姑娘都誇她了。


“對,我們家啊,就跟著陸姑娘賺錢呢!”牛嫂美滋滋的笑著說道。


“放心吧,跟著我沒錯的。”陸雲溪臉上在笑,但是,下一句話說出來,可是讓某些人瞬間渾身冰涼,“我說汪文彬考不中,就是考不中。”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