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9章 好哄的天佑

第79章 好哄的天佑


“你啊,就學著點兒吧。別什麽事情都傻好心,然後還落個裏外不是人!”陸王氏白了陸張氏一眼。


她對這個兒媳婦是哪兒哪兒都滿意,勤快人又善良,就是太善良了,善良的過頭了。


總是大事小事的往身上攬,受累不說,最後還不落好。


陸張氏被陸王氏教訓的連連點頭,不敢反駁。


山裏,陸明磊跟猴子似的上躥下跳:“天佑,你上次從哪裏打的野雞,這些怎麽這麽不好抓?”


陸雲溪無語的暗中翻了一個白眼:“哥,打獵要是這麽容易,家家都不缺肉吃了。”


“是哦。”陸明磊撓了撓頭,嘿嘿的傻笑著,“還是我妹妹聰明。”


陸雲溪在心裏輕歎一聲,她算是百分百肯定了,陸明磊絕對是個妹控。


反正別管她說什麽,到了他那裏絕對都是正確的。


“溪溪,我沒打到東西。”李天佑看了看自己設置的簡陋陷阱,垂頭喪氣的抿著唇。


“家裏的魚還沒有吃完呢,還有這麽多野菜蘑菇。夠吃了!”陸雲溪可是見不得小孩子難受,這一難受,她的心都跟著抽抽。


尤其是李天佑這麽乖的小孩子,這些日子上山之後,一直琢磨著怎麽打獵。


還無師自通的布置了幾個陷阱,等著抓獵物。


對於這種東西,她是一竅不通,李天佑能琢磨出來陷阱這玩意兒,可見是真的用了腦子,費了勁的。


才十歲大的孩子,可是不容易。


“嗯,家裏還有兩尾魚呢。”陸明磊也連聲附和著,天佑沒打到獵物就沒打到。


反正天佑比他強,上次他見到一隻兔子,追了半天自己沒抓到不說,還掉坑裏了,滾了一身的泥,回家就讓奶奶給抽了一頓。


“肉沒咱們重要。”陸明磊想到上次的事情,就記起奶奶抽他時的話了。


奶奶抽他,不疼,可是,奶奶眼圈紅了,倒讓他心裏抽抽的疼。


反正他記住奶奶的話了,他自己注意不說,還要看好溪溪跟天佑,不讓他們出事。


“就是就是……”陸雲溪連連點頭,“走了,咱們回家啦。”


她生怕李天佑心裏不痛快,主動的過去,牽住了他的手。


果不其然,李天佑臉上的沮喪瞬間少了幾分,緊皺的小眉頭也舒緩了一些。


她這些日子通過觀察發現,李天佑表麵看起來開朗多了,其實,心裏還是很沒安全感的。


總是怕在陸家做的不夠好,怕被拋棄吧。


反正,有點兒事情沒做到他以為的十全十美,就情緒低落,自責。


她發現了之後,馬上用小孩子的方式來關心他,比如說好朋友牽個小手什麽的。


天佑倒是好哄,每次都會開心幾分,然後用不了多久,就又開朗起來了。


這次一樣,陸雲溪牽著李天佑的手走了一會兒,他就又高興起來,一路上跟著陸明磊嘰嘰喳喳的說著他們跟齊博康學的東西,兩個人倒是說得很興奮。


李天佑專心的跟陸明磊討論著他們學的功課,隻是,那握著陸雲溪的手一直都沒有鬆開,反倒牽的緊緊的,就這麽回到了家裏。


“奶奶,我們回來了。”陸雲溪一進門就開心的喊了起來,背著小背簍直接往陸王氏的懷裏撲。


“哎呦,我的小花貓回來了?”陸王氏拿過帕子,把陸雲溪一腦門子的汗給擦幹淨,笑著一點她的額頭,“趕快,把東西放下,都去洗洗。”


“奶奶,我可厲害了,我看到山裏的野雞了!”陸明磊激動的跟陸王氏比劃著,“就差那麽一點點兒,我就撲到了!就差那一點點兒!”


陸明磊兩根手指頭比劃著一點點的距離,那叫一個遺憾啊!


“行了,下次就能抓到了。”陸王氏好笑的一拍自己孫子的後背,“趕快洗了吃飯去。”


李天佑一邊洗著一邊瞟了一眼水缸裏養著的魚,盤算著還能吃幾天。


等到吃完了之後,他也該再打點獵物了。


要不是顧及著自己小孩子總帶獵物回家,有點太反常的話,他是恨不得頓頓讓溪溪吃上肉。


幾個小家夥吃完了晚飯之後,跑了出去。


陸明磊這邊可是興奮著呢,他現在是明飛明躍的先生,他學好了之後,教給他們哥倆。


“天佑哥哥,你不去教他們嗎?”陸雲溪坐在草垛上舒舒服服的吹著涼風,看著天上繁星點點,這小日子,過得真是愜意極了。


李天佑左手拿著蒲扇扇風,因為溪溪在他右邊坐著,正好可以兩個人一起涼快,又能趕蚊蟲:“明磊喜歡。”


陸雲溪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她以前是真沒發現明磊這個小愛好啊,好為人師。


因為要教給明飛明躍兩兄弟,明磊自己現在學習的勁頭都足足的。


反倒是李天佑,不喜歡熱鬧,喜歡跟她一樣的愛偷懶,學完就完。


要不是知道李天佑學的好,她都要從側麵批評批評他了。


不說讓他考狀元,但是,至少也要讓他能認字,省得以後長大了兩眼一抹黑,吃虧。


陸雲溪坐了一會兒,啪嘰一下倒了下去,有點兒困。


尤其是聽著草垛邊上,陸明磊他們三個人的讀書聲,真的是催眠的好背景音。


李田氏聽著隔壁院子的動靜,心裏就跟貓抓似的,她把手裏的活計放下,說道:“當家的,你說,咱們兒子要是去學一學,是不是也能考個狀元?”


“他們不會教的。”李大壯搖頭,“陸王氏是個什麽性子,你還不知道?她一直都看不上咱們家,肯定是不會讓齊博康教咱們兒子的。”


“他連李天佑都教了,怎麽就不能捎帶手兒的教教咱們兒子?”李田氏不高興的問著。


李大壯琢磨了一下,意有所指的說道:“這村裏,不是光咱們兒子到了年紀該學東西了。”


李田氏跟李大壯成親這麽多年了,還能不明白他的意思?


她一笑,輕拍了一下李大壯的胳膊:“還是你聰明。”


這事兒啊,就不是她自己的事兒,都是村裏的孩子,怎麽就她自己著急?


誰不想自家的孩子以後能出人頭地光宗耀祖啊?


不說中狀元,就是考中個秀才,那也是臉上有光的事兒!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