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88章 她有人

第788章她有人


“他們在這邊的人應該是撤了不少。”袁玉山抓了抓自己的頭發說道。


“上次劉公公過來,躲在暗處的人應該也是看清楚了風向。他們知道留在這裏沒有什麽用了,還不如去京城來個守株待兔比較好。”


“眼線應該還留下幾個。”


陸雲溪聽完袁玉山的話,冷笑一聲:“這邊的人大部分都撤走了,跑到京城找我麻煩去了?”


“哼。”陸雲溪重重的哼了一聲,“真當我是好欺負的?”


說著,陸雲溪直接的提起筆來,快速的寫信。


趁著這個時候,袁玉山問道:“他們是想阻止朱宜良參加會試?”


“找這麽個人……跟朱宜良的遭遇差不多,朱宜良應該會跟他有很多共同的話題。兩個人要是成為朋友的話,那個什麽李磊光再把朱宜良給帶歪了,讓朱宜良沒法參加春闈,是這樣吧?”


袁玉山分析完了,看向了齊博康:“我說的對嗎,齊叔?”


“對。”齊博康點頭笑道,“難得啊。你在這方麵也用了腦子。”


平常的時候,袁玉山的腦子可全都用在戰場上。


現在竟然知道分析了,真是不容易。


“多想想也挺有意思的。”袁玉山嘿嘿的笑了起來。


以前他是除了帶兵打仗的事情,其他的都不愛多想。


不過,這些年在這邊,他倒是覺得蠻有意思的,接觸的東西多了,平時裏的事情多琢磨琢磨,說不定以後再上戰場的時候,也能用得到。


“他們不是想讓朱宜良參加不了會試,而是想讓他參加,不僅讓他參加,而且還要讓朱宜良寫出錦繡文章,最好成為榜首。”齊博康的話,讓袁玉山愣了愣,不解的問道,“為何?”


“他們現在反過來幫咱們,這不太可能吧?他們可是站在天佑的對立麵的,就算是現在天佑能賺錢,他們也不會放下這個身段,跑來巴結天佑。”


袁玉山還是有理智的,奇怪對方的打算。


“因為,齊叔的人脈太廣了。主考官都會賣齊叔一個麵子,到時候,會試考題泄露……最有可能的人,就是齊叔,幕後主使就隻能是我。”李天佑的說法,讓袁玉山一愣。


隨後,袁玉山暴怒道:“太不要臉了,這樣陰損的事情,他們也想的出來。”


他還以為那些躲在暗處的人撤走了,至少,到天佑回京之前,這段時間,他們是可以過得舒心一些的。


哪裏想到,那些混蛋,就算是回到了京城,也不安分。


真的是處心積慮的折騰事兒,沒有一刻消停的時候。


“這麽好的機會,他們不會放過的。”李天佑倒是輕描淡寫,滿不在乎,他轉過頭來,看著已經將書信寫好的陸雲溪,含笑問道,“溪溪,辦法寫好了?”


“寫好了。”陸雲溪將書信拿起來晃了晃,好讓上麵的墨跡快點兒幹,“丫的,以為他們在京城了,咱們在這邊,就可以任由他們肆意妄為嗎?”


“在京城又怎麽樣?我京城也是有人的。”


袁玉山看著陸雲溪咬牙切齒的模樣,趕忙勸道:“溪溪,不如我找我的朋友來處理這件事情。我跟齊叔的人現在都不好出麵,他們若是出麵的話,就更容易落下把柄,讓他們得逞了。”


泄露考題的事情,可是大事。


這要是真的讓對方得逞了,天佑可就完了。


就算是陛下,都壓不住的。


“不用。”陸雲溪自信的說道,“我有人。”


“嗯?”袁玉山詫異的問道,“你要用旺安商行的人?他們對上那些人,恐怕是不夠看的。躲在暗處的人,可算是回到了大本營,在京城,他們的勢力……不是你能想象的。”


不是他看不起旺安商行,實在是京城貴人多,就算是官府在京辦案,都是顧慮重重。


誰知道那路上看起來不起眼的人,是哪個貴人的親戚。


陸雲溪眨巴了兩下眼睛,奇怪的瞅著袁玉山:“袁叔,誰說我要用旺安商行的人了?我們可是老實本分的買賣人,不會做什麽違法亂紀的事情的。”


袁玉山驚了:“你在京城竟然還有其他的人脈?”


陸雲溪笑了:“自然是有的。”


袁玉山愕然:“誰?”


溪溪竟然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培養了人脈,而且還是很厲害的,連他們都不知道。


這、這怎麽可能?


齊博康聽著,頓了頓,腦中在飛快思索著溪溪的人脈到底是誰的時候,他猛地一抬頭,看到李天佑竟然對著陸雲溪笑了,那種了然的笑容分明表示,天佑已經知道了溪溪說的是誰。


這兩個小家夥還真是有默契,這個人是天佑都知道的,看最開始天佑的反應,應該是溪溪沒有跟他說起過,那麽這個人一定是他們全都認識的。


順著這個思路,齊博康想了想,想到了那個人:“溪溪,你竟然找他。”


“對啊。”陸雲溪轉頭對著齊博康一笑,說道,“齊爺爺,你也覺得合適吧。”


齊博康撫須點頭道:“倒是真合適,就是感覺……有點浪費了。”


袁玉山左看看右瞧瞧的,最後,呐呐的問了一句:“你們誰能跟我說一下,讓我也聽聽,明白明白。”


“齊爺爺跟袁叔說吧,我去寄信了。”陸雲溪說完,直接的從椅子上跳了下來,往外就跑。


“溪溪,慢點兒。”李天佑的心髒可是跟著一跳,臉色變了變,趕忙的追了出去。


溪溪真是的,再急的事情也不能這樣,真的摔了可怎麽辦?


袁玉山呆呆的瞅著兩個小家夥,一陣風似的衝了出去,他茫然的轉頭,瞅著齊博康說道:“齊叔,剛才知道了那些事情,天佑都跟沒事人似的,溪溪往外一跑,天佑的臉色都變了,天佑這孩子是不是有點兒太……”


“天佑擔心溪溪,正常。”齊博康隨口說道,反正他是一點兒都不意外。


袁玉山擦了擦額頭並不存在的冷汗,幹巴巴的問道:“會試主考漏題的事情,還不如溪溪摔跤重要?”


這話問出口,袁玉山都不等齊博康回答,自己就快速的給出了答案來:“是的,溪溪重要。”


袁玉山說完,自己按住了額頭。


他、頭疼。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