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74章 皇上

第774章皇上


楊雅馨以為她說話的聲音很小,但是,在這公堂之上,距離遠的可能聽不到,田春生跟陳知府,那絕對是能聽到個大概的。


更別說陸雲溪根本就沒有掩飾的意思,說話都是正常的聲音。


就算是剛才楊雅馨說的話裏,有幾個字他們沒聽得太真切。


他們結合陸雲溪的回答以及此時楊雅馨的神情,那還不是猜個正著?


陳知府嗤笑一聲,得意的目光中帶著幾分輕蔑,掃了一眼田春生,然後,他對著陸雲溪諷刺道:“本府可真是第一次見到你這樣的,自毀根基。果然是與眾不同。”


陸雲溪挑眉,問著陳知府:“怎麽?你的意思是說,我要毀了田叔?”


“你自己心知肚明。”陳知府冷笑道。


“陳知府你這個人夠奇怪的了。”陸雲溪說道,“不過就是合理的要求,在陳知府的眼中都成了要毀了我田叔?”


“陳知府,你可真是厲害。”


陸雲溪的諷刺,陳知府一點都沒有覺得不快,反倒是洋洋得意:“我隻是想告訴你,世上的事情,不是你想怎樣就怎樣的。”


說著,陳知府意味深長的看了陸雲溪一眼:“你不懂沒關係,誰讓你年紀小。不過,你家大人長輩一定會懂的。”


陳知府這話自然是說給田春生聽的。


陸雲溪不過就是一個小丫頭,在這邊出言不遜,他就當是田裏的蛤蟆在聒噪。


田春生則是不同,他應該是識時務的。


“我家大人一直教導我,人活在世上,就要先當個人,別做那畜生不如的事情!”陸雲溪嗤笑著說道,“陳知府,你別這麽多廢話了。”


“你兒子跟我楊姐姐的事情,就要按著我們的方法解決掉。”


陸雲溪的話讓陳知府不怒反笑的問道:“哦?你們的方法?你說說我聽聽,是什麽方法。”


陸雲溪一點兒都沒客氣的說道:“到你們的府城,跟別人解釋這場親事本來就是子虛烏有的。”


“還有,把你兒子做過什麽齷齪事,都說出來,讓你們府城的人知道知道。這親事不成跟我楊姐姐一點兒關係都沒有。”


這一點陸雲溪可是相當堅持的。


不然的話,陳良他們父子回去之後,還不知道要怎麽詆毀楊雅馨呢。


到時候,楊雅馨的名聲可就全都完了。


不是她把人想的太壞,實在是陳知府他們父子絕對能做的出來這種喪良心的事情,畢竟,良心這種東西,他們是沒有的。


陳知府笑了,點了點頭:“你的膽子很大。”


“田知府,這件事情,我說了到此為止。你應該知道怎麽做,不要讓我為難。咱們兩家就算是沒有成為親家,我也不想成為仇家。”陳知府說著,威脅的目光落在了田春生的臉上。


“我聽說田知府在文慶府做的很不錯,在百姓中口碑極佳。我想,田知府也不想讓文慶府換一個知府來這裏接替你吧?”


這樣的問題,陸雲溪根本就不用田春生開口,她就給接過來了:“陳知府厲害啊,這官員的任命,我一直都以為是朝廷是皇上決定的,敢情,原來陳知府就可以做決定啊。”


“我該說是陳知府本事,還是陳知府家裏的親戚本事?在吏部當值就可以隨意的決定一個知府的前途,倒是真有能耐。”


陳知府一點兒都沒有覺得陸雲溪是在諷刺他,因為他確實是有這個本事,尤其是對付田春生這樣的。


若是換成其他有背景的知府,他自然是不敢。


但是田春生……一個沒有絲毫背景跟靠山的,他怕什麽了?


“官員的任命自認是朝廷定奪,隻不過,讓田知府動一動位置,我還是有這個能耐的。”陳知府直接將話給挑明了。


“怎麽著?”陸雲溪眉頭一皺,嗬斥道,“你這是在威脅?”


“你聽出來了?”陳知府嘲諷的冷睇著陸雲溪,“任憑你在這裏說的天花亂墜也沒有用。本府承認,你是牙尖嘴利,不過,小丫頭,這世上不是光憑著一張嘴就可以辦成事情的。”


“親事的問題怎麽解決,田知府自有定奪,你還做不了這個主!”


說著,陳知府看向了田春生說道:“田知府,你可有了決定?”


黃口小兒不懂事也就罷了,他相信田春生會懂事的。


楊雅馨緊張的看著自己的舅舅,她的名聲其實真的沒那麽重要,她不想因為自己毀了自己舅舅的前程。


楊雅馨嘴巴一動,話還沒來得及說出來,就見到田春生冷冷一笑,說道:“我田某做事,自問無愧於心。我做官,保的就是一方百姓。如今,我若是連自己的家人都護不住的話,我以後何談護我大溍百姓?”


“今日為了利益,我可以犧牲我的外甥女。日後,為了利益,我是不是可以犧牲其他百姓?”


田春生的話一說出口,可是讓周圍的百姓激動的臉上泛紅。


田知府說的對啊。


他今天要是妥協的話,他們才是真的該害怕了。


一個人,連自己的親人都可以舍棄,那他們這些百姓算什麽?


跟他不沾親帶故的,那還不是想拋棄就拋棄,想利用就利用,想犧牲就犧牲掉嗎?


陳知府怎麽都沒有想到,田春生竟然會給出這麽一個答案來,他微微的呆愣片刻,突然的笑了出來:“看來我是小看了田知府的魄力。”


“好!既然田知府如此,那本府也就不多言了。告辭,咱們後會有期!”陳知府一拱手就想離開。


陸雲溪卻猛地往前一站,擋住了陳知府的去路:“陳知府,我覺得還是讓我們的人跟著你一起回去比較好。這樣,好看著你跟你府城人澄清一下親事的問題。”


“放肆!”陳知府如今可是大怒,“你們不要得寸進尺!”


“田知府,既然你如此的不識時務,那你就等著,你知府的位置,是做到頭了!”陳知府撂下的狠話,可是讓一旁的彭元洲聽得解氣。


田春生這個蠢貨,得罪了陳知府,那就等於是得罪了吏部的那位。


田春生完了,他的事情,根本就不算什麽了,他也就沒事了。


“你不就是仗著你在吏部有人嗎?”陸雲溪鄙夷的冷哼道。


“沒錯。”陳知府現在是沒有任何顧忌的說了出來,“你要是也有人的話,大可以拿出來比一比。”


“誰告訴你我田叔就沒人護著?”陸雲溪得意的仰著小腦袋說道。


“誰?”陳知府鄙夷的冷笑,以為嘴硬就行嗎?


“讓本府聽聽,那人夠不夠厲害,也讓本府長長見識。說啊,到底是誰?”


陸雲溪慢條斯理的吐出了兩個字:“皇上。”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