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69章 缺德缺的

第769章缺德缺的


“一句誤會就行了?”陸雲溪可不依不饒的開口。


“一句道歉就可以把所有的問題都解決的話,你還要大溍律法幹什麽?”陸雲溪轉頭看了一眼田春生,“田叔,這私闖民宅,哦……不對,這已經不是民宅了,反正就是這下屬往你這上司家裏闖,是不是應該有專門的懲罰呀?”


田春生沉聲道:“二十大板。”


“呦,二十大板啊。”陸雲溪笑眯眯的瞅著彭元洲說道,“通判大人,你還等什麽?還不趕快叫人,對你行刑啊。”


“誒?”陸雲溪完全不顧彭元洲難看的臉色,自顧自的說道,“這知法犯法是不是要罪加一等啊?”


田春生點頭:“沒錯。”


彭元洲那張臉已經不是難看二字可以形容的了,他氣惱的怒瞪著陸雲溪,嗬斥道:“陸雲溪,這是……”


“這是大溍律法的威嚴問題。怎麽著?還有什麽事情大得過大溍律法?”陸雲溪臉一沉,問著彭元洲,“通判大人,你說,你還有什麽要緊事,要緊得過維護大溍律法的威嚴?”


彭元洲那一肚子的話,就被陸雲溪一拳頭全都給搗回了肚子裏,噎得他那叫一個難受。


陳知府站在一旁,沒有說話。


但是,他的目光在好奇的打量著陸雲溪。


這個小丫頭有意思啊。


“罪加一等就不必了。”田春生開口,“一人二十大板好了。”


彭元洲雙眼猛地瞪大,怒瞪著田春生。


他還沒有開口,陸雲溪嗤笑一聲:“通判大人,你瞪這麽大眼幹什麽?你覺得大溍的律法不公?”


彭元洲差點把滿口的牙齒全都給咬碎了,他咬著牙,一字一字從牙縫中慢慢的擠出來一句話:“律法自然是沒錯的。”


陸雲溪高興的一揮手:“就是嘛。田叔,你趕快叫人來行刑吧。通判大人自己都認了,可不能讓他繼續錯上加錯。你要是不打的話,通判大人自己都不同意的。是吧,通判大人?”


彭元洲氣血翻湧,一股一股的腥甜味道往上冒,但是,全都被他給生生的壓了回去。


這個回答,別說是他吐血了,就是他把全身的血吐幹淨了,最後也隻有一個答案。


“是。”彭元洲咬牙,將這個帶著濃濃血腥味的字給說了出來。


陸雲溪隻將彭元洲臉上因怒火攻心而產生的紅潤當成了他健康的膚色,她雙手一攤,笑嗬嗬的說道:“那好了,田叔,趕快吧。”


“好。”田春生點頭,“來啊,行刑!”


“還是等到去衙門了再說吧。”陳知府開口說道,“這邊又沒有衙役,打板子……”


“怎麽沒有衙役?”陸雲溪奇怪的伸手一指跟著彭元洲過來的幾個衙役說道,“他們不是嗎?”


“讓他們互相打啊。”陸雲溪笑眯眯的說道,“他們是衙役,專門做這個的,總不至於連這個都不會吧?”


“對了,府門中還有衙役沒過來,田叔,你派人叫他們去。”陸雲溪對著田春生說道,“省得有人偷懶,不好好的行刑,那是對大溍律法的褻瀆!”


“嗯,還是陳知府厲害,知道維護大溍律法的公正嚴明。本來我還以為田叔要湊合,讓府裏的下人打呢。不過還是陳知府說的對,這專業的事情就要讓專業的人來。”


陸雲溪笑看著陳知府,以為他說那句話就可以幫著彭元洲他們躲過去嗎?


做夢吧。


他想岔開話題,她還會借力打力呢,扭曲話裏的意思,誰不會呀?


那些衙役的臉都綠了,看向陳知府的眼神都不對了,要是讓下人打,他們還輕鬆一些。


這個陳知府真是要害死他們了。


陳知府差點是被陸雲溪給氣笑了。


小小年紀,竟然在這邊開始套路他了?


在他麵前玩手段?


當初他玩手段的時候,她還沒有出生呢!


陳知府一笑,問道:“這位姑娘,你倒是知道本府是何人。”


“當然知道呀。”陸雲溪笑眯眯的瞅著陳知府說道,“剛才通判大人嚷嚷的啊。我又不聾,自然聽到了。”


陳知府一噎,這小丫頭不太好對付。


他還想說這一切都是田春生他們有預謀的,沒想到,被她一句話給堵回來了。


陸雲溪跟陳知府說完了之後,一轉頭,看著彭元洲他們還杵在那裏,她不解的問道:“你們怎麽還不開始呀?”


別想轉移話題,把這件事情給揭過去。


丫的。


有膽子跑過來助紂為虐,就要有本事自己承擔他們做的事情。


這事情鬧起來的話,毀的可是一個姑娘的清譽,一個姑娘一輩子的幸福,隻是打他們二十大板,那真是便宜他們了。


彭元洲臉色難看的盯著陸雲溪,目光凶狠得是恨不得要生吞了她。


隻可惜,這目光落在身上不痛不癢的,陸雲溪是一點兒都不害怕,反倒是笑吟吟的對著彭元洲說道:“通判大人,不如做個表率?不然的話,一會兒衙役挨了板子之後……”


“還等著幹什麽?來,先打本官!”彭元洲根本就不等陸雲溪說完,他快速的說道。


要是等到那些衙役自己挨完了打,到時候,再打他,那些衙役為了讓人覺得他們沒有徇私,力度在受傷的情況下,完全控製不好,就隻能往重裏打。


到時候,他更遭罪!


有了彭元洲做表率,前院一溜長條凳排開,好幾個人一起劈裏啪啦的被打板子,別說,這場麵……還真是壯觀。


要是被打的是好人,陸雲溪絕對是不忍心看的。


但是,這些人嘛……活該!


打死他們都不冤!


陸雲溪看得是有滋有味的。


等到這些人全都被打完了,果然,第二輪被打的傷勢重多了。


“都帶走。”田春生吩咐了一聲,剛才他已經讓人去把衙門裏的衙役叫來了,正好讓他們把這些人給抬走。


等到這些人一離開,院子裏終於是清靜了下來。


府門一關,外人就隻剩下陳知府跟陳良了。


至於院子裏剛才行刑落下的一些血漬,下人們也很快的打掃幹淨,絲毫沒造成任何影響。


陸雲溪轉頭,看向了陳知府,說道:“好了,現在說一說你們的問題。”


陳知府眸色一愣,嗤笑道:“哦?本府有什麽問題?”


剛才他還跟田春生“我”“我”的自稱呢,現在跟陸雲溪說話,就自稱“本府”了,這是想用官威壓一壓陸雲溪。


隻可惜,他這點小手段,嚇不住陸雲溪。


“當然是要說一說,你造謠生事的問題。你竟然胡亂的詆毀我楊姐姐的清譽,你是不是有病啊?”陸雲溪眼睛一瞪,質問起來,“不就是我楊姐姐不想嫁給你兒子嘛,你就來這麽一手,得不到就要毀掉,你做人這麽齷齪,難怪到現在你兒子一直都沒孩子。缺德缺的!”


在這個時代,最在意的就是子嗣,陸雲溪當然知道攻擊他怎麽攻擊的最狠。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