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62章 差得遠

第762章差得遠


楊雅馨聽完一驚:“媒人是他們家找來的?”


“嗯。”田春生點頭說道,“陳良很是屬意你。”


楊雅馨聽完,臉頰再次燒了起來,她嬌羞的低喚一聲:“舅舅……”


田春生哈哈大笑起來:“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沒什麽不好意思的。”


“隻不過……”田春生話鋒一轉,“我還沒有具體的調查清楚他的情況,他的妻子到底是真的意外,還是另有隱情。”


“你的婚事一定要穩妥為主,絕對不能馬虎。”


楊雅馨掩唇笑了起來:“全憑舅舅做主。”


她知道,這是舅舅心疼她,生怕她錯付一生。


田春生笑了,說道:“若是陳良真是一個值得托付終身的良人,舅舅絕對不會耽誤你的好姻緣。”


“舅舅。”楊雅馨的臉好似火燒,嬌嗔了一句之後,側過身子去,不理田春生。


田春生好笑的起身:“好了,好了,舅舅不逗你了。你就在家裏等消息吧。”


“舅舅費心了。”楊雅馨起身福身道。


田春生擺了擺手,這才離開。


等到田春生一走,平兒趕忙上前,將楊雅馨扶著坐了下來:“小姐,舅老爺可是真心疼您呢。”


“那位陳公子竟然也屬意小姐,小姐,您說,這是不是你們之間的緣分?”


平兒的話讓楊雅馨臉上熱度加深,她羞得都沒眼看平兒了,隻能嬌嗔一句:“胡說。”


“好、好、好……是奴婢胡說、奴婢胡說啊。”平兒知道自家小姐臉皮薄,她可不敢多說什麽。


不過呢,這個好消息,她可得告訴陸姑娘去。


陸雲溪接到了平兒的消息,第一時間就跑過來找楊雅馨了。


“楊姐姐,那個男人讓媒人找田叔說親來了?”陸雲溪跑來之後,連招呼都沒打,上來第一句,就是勁暴的。


弄得楊雅馨一愣之後,臉騰地就紅了起來:“溪溪,你、你……”


“哎呀,楊姐姐,你別不好意思啊。”陸雲溪拉著她的手晃了晃說道,“這件事情呢,我還是想勸你一句,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楊雅馨一呆,心裏咯噔一下,不可思議的盯著陸雲溪。


平兒是個心直口快的,又擔心她家小姐,急忙追問道:“陸姑娘,你這麽說,是不是聽說了什麽?”


“我是沒有具體打聽出來什麽。不過呢,我是知道有這麽個人之後,就跟天佑哥哥說了,天佑哥哥說過,會去調查這個人的。”


“我接到平兒送給糧行夥計帶回去的消息,我就去問了天佑哥哥那個人調查的怎麽樣。”


陸雲溪說到這裏,看到楊雅馨跟平兒全都緊張又充滿期待的盯著她,讓她有些不忍心。


不過,再不忍心也要把話說出來,她可不想害了楊雅馨:“天佑哥哥說,這婚事成不了。”


楊雅馨身子一沉,一股失望的蒼白快速的蔓延上臉頰。


平兒慌忙的去扶楊雅馨:“小姐,您別著急。陸姑娘,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啊?”


平兒也好,楊雅馨也罷,絕對沒有一個人懷疑陸雲溪話裏的真實性。


畢竟,當初楊雅馨能離開楊家,跟著田春生到這邊來,可全都是陸雲溪他們的功勞。


她沒有理由害他們的。


“我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天佑哥哥說,用不了多久就能知道了。”陸雲溪說道,“我聽天佑哥哥的意思,裏麵肯定是有隱情,至少,陳良不像是外麵說的那麽好。”


“反正,這次的事情,楊姐姐,你要有個心裏準備。”


楊雅馨咬著唇,費力的點頭:“嗯。”


好不容易遇到一個讓她動了芳心的男人,竟然另有隱情,這讓楊雅馨心裏不是個滋味。


但是,她並非一般閨中女子。


尤其是,她娘親過世之後,她父親的所作所為,早就讓她比同齡人要成熟很多。


她更加明白,若是所托非人,那麽,悔得就是她一輩子。


她娘的覆轍她不想重蹈。


“對了,我還要去找田叔說一聲。”陸雲溪知道這件事情不能耽誤,她跟楊雅馨說了一下,快速的跑去找田春生了。


“田叔,你是怎麽跟那個媒人說的?”陸雲溪進門直接問道。


田春生笑了:“我就知道雅馨肯定會告訴你。”


雅馨能有這麽一個手帕交,他還是很高興的,省得他那個外甥女平日裏自己太悶了。


“我當時沒同意,隻是,告訴媒人,這事情我要先問過雅馨的意見再說。”田春生說道,“這事情不能著急。”


“嗯,不著急就對了。”陸雲溪點頭坐了下來。


“怎麽?其中是否有不妥之處?”田春生知道,陸雲溪他們的人脈比他強太多了,他能打聽的隻是一些表麵的消息,再多的消息,絕對不如陸雲溪他們。


“肯定有。反正天佑哥哥說了,這事情成不了。”陸雲溪說道。


“天佑說陳良怎麽了?”關係到楊雅馨的事情,田春生可是上心,急忙追問道。


陸雲溪搖頭:“具體的天佑哥哥沒跟我說,不過,天佑哥哥說不會成,那肯定就不會成。田叔,你不用著急,等著就是了。”


“天佑哥哥肯定不會讓楊姐姐出事的。他知道楊姐姐是我的好朋友。”


陸雲溪可是絕對的相信李天佑,田春生也是相信,隻是,他心裏還有些忐忑,不知道會發生什麽。


於是,當天晚上,田春生就上了一次旺安山,找到了李天佑。


李天佑見到到來的田春生,是一點兒都不意外:“田叔果然是擔心。”


“雅馨是我的外甥女,我就怕那孩子受傷。”田春生唏噓的感歎著,“關係到她的終身大事,我自然要謹慎一些。”


“陳良的兩個妻子,雖說都是意外,實則,他這人殘暴不已,有虐待人的愛好。”李天佑的一句話,驚得田春生臉都白了。


“怎、怎麽會這樣?他的妻子娘家就沒有人發現嗎?”


“田叔,你應該好好的調查一下。他兩任妻子的娘家,都不如他家的勢力大。至於,他第三個目標……田叔,你跟他們家比起來,也差得遠了。”李天佑一點兒都沒客氣的指出來事實。


同樣都是知府,有靠山的跟沒靠山的,那能一樣嗎?


更別說陳良父親所在的州府是富庶之地,本身就比文慶府要富裕太多了。


那樣的肥差位置,沒有靠山,怎麽可能坐得穩?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