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53章 要有麻煩了

第753章要有麻煩了


田春生這話,可是跟響亮的巴掌似的,一巴掌就抽在了彭元洲的臉上。


是不是田春生貪墨了當眾對證就是了。


田春生如此的坦蕩蕩,那足可以說明他什麽都沒有做過。


他這樣的行為,可是讓彭元洲下不來台了。


他鬧了半天,就跟個跳梁小醜似的,讓大家白看了半天的熱鬧。


彭元洲唇角抽搐了兩下,這才笑著說道:“原來這竟然是陸雲溪在做好事。”


“卑職是真沒有想到,陸姑娘竟然這麽的大方,讓我意外啊。”後麵半句話,彭元洲是對著陸雲溪說的。


他那皮笑肉不笑的模樣,看得陸雲溪心裏直惡心。


陸雲溪對著他呲牙一笑,奇怪的問道:“通判大人為何會覺得意外呢?我們旺安山安置了多少流民,通判大人你眼瞎看不見嗎?”


彭元洲呼吸一滯,隨後冷笑道:“陸姑娘,既然你們旺安山可以安置那麽多的流民,為何這些乞丐你不全都安置好呢?”


“還讓他們在這裏遭罪做什麽?”彭元洲意有所指的問道,“難不成你這麽做,是另有目的?”


“我呸,你個缺德帶冒煙的玩意兒!”陸雲溪那個小暴脾氣,直接的開罵,“我們旺安山才多大的地方,沒活幹沒飯吃的人,全都讓我們安置,我們安置得過來嗎?”


“虧你還是讀書人呢。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的道理你不懂嗎?”陸雲溪怒罵道,“還有,這都是你們這些身上有功名當官該做的事情。”


“我們是好心幫忙做了,你不僅不感激,還一個勁兒的要求。”


“我要是全都辦了,朝廷還要你幹什麽?我看你身上的官服可以直接扒下來了。占著茅坑不拉屎,你算什麽東西?”


彭元洲那張臉唰的一下,黑如鍋底。


“怎麽著?你還不高興了?我說的難道不是實話?”陸雲溪好笑的挑眉問道。“現在連實話都不能說了?真是稀奇了。”


“陸雲溪,你話說的這麽難聽,你以為……”彭元洲氣得是將牙齒咬得咯吱咯吱直響,恨不得一口把陸雲溪給咬死。


陸雲溪趕忙的認錯:“抱歉啊,我說的太粗俗了。”


“我重來!”


“你丫的屍位素餐,臭不要臉!”陸雲溪罵完了,還不忘笑眯眯的問了一句,“我換這麽個文雅的詞兒總可以了吧?”


“你、你……你不可理喻!”彭元洲手指顫抖的狠狠的虛指了陸雲溪一下之後,對著田春生沒好氣的一拱手,轉身大步離開。


他咚咚咚的,每一步就跟要跺穿地麵似的,那叫一個用力。


旁邊的夥計小聲的嘟噥了一句:“小姐,那位彭大人腳步很重啊。”


彭元洲是真的生氣了,而且還是暴怒的那種。


他們小姐是不是得多小心著點兒了?


省得被人背後算計了。


“是啊。”陸雲溪慢悠悠的點頭說道,“他總是這樣走路,比較費鞋呢。”


夥計雙眼瞪大,他是這個意思嗎?


“好了,大家繼續吧。”陸雲溪笑眯眯的安排著夥計去招呼客人,給那些還沒有找到活兒幹的乞丐發吃的。


田春生則是進去,到了裏麵的那個隔出來的屋子看了看,笑了起來:“溪溪,你這邊的東西還不少。”


“那是。”陸雲溪笑著說道,“我是怕大家夥吃的不太適應,所以做了兩種主食。”


一種自然是土豆泥,還有一種是摻了土豆的粗糧饃饃。


至於菜的話,土豆泥上的澆汁,還有配饃饃的菜湯。


不是她不想給這些人吃好的東西,而是,為了整個計劃,她也不能將夥食全都提到最好。


那樣的話,她這邊是可以承擔,其他地方恐怕是承擔不起。


沒錯!


她的乞丐救助計劃,就是要從文慶府開始,推廣到整個大溍去的。


她總不能這邊救助了乞丐,那邊打朝廷的臉吧?


她僅僅救助文慶府的乞丐,自然是可以提供很好的食物,但是,大溍的乞丐何其多。


朝廷想要救助,頂多是保證能吃飽就不錯了。


要知道,天佑哥哥的爹可是夠窮的。


陸雲溪表示,她真是一個善解人意,為他人著想的好孩子。


那位還沒有見過麵的叔叔的困境她都考慮到了,自己真是個好人。


田春生看了看情況,負責打飯的是一個幹瘦的婦人,一看就是那種很精明難幹的,幹活兒可是麻利。


她手一動,從旁邊扯過來一張事先裁剪好的油紙,往手上一放,快速的問道:“土豆泥還是土豆饃饃?”


“土豆泥。”來領食物的人快速的說道。


然後,她從旁邊一大盆的土豆泥裏挖了一大勺,扣在了油紙上,同時嘴裏緊跟著問道:“哪種味道的澆汁?”


她麵前可是擺著三個盆,裏麵有三種不同顏色的澆汁,味道自然也不同。


領食物的人快速的指了其中一個,她用澆汁盆裏的勺子一舀,澆在了土豆泥上,然後,從旁邊拿過一個用木片做的簡易的飯勺插在了土豆泥上,往領食物的人手裏一塞,問著下一個:“要什麽?”


“幹活兒真是麻利。”田春生笑著稱讚道。


“那是,這可是天佑哥哥千挑萬選出來的人呢。”陸雲溪笑嗬嗬的說道,“蔡婆婆可厲害了。”


打飯的蔡婆婆可是聽到了這邊的動靜,她手上動作不停,但是,那脊背可是情不自禁的挺了挺。


她被小姐表揚了,可是高興呢。


田春生看了一眼兩份主食,說道:“我看這土豆泥倒是比土豆饃饃領的人多。”


“上午的時候不是這樣的。”陸雲溪笑著說道,“最開始是土豆饃饃全都被人給領走了,後來的隻能是領到土豆泥。”


“他們吃過之後,就全都知道,土豆泥比土豆饃饃好吃多了。”


菜湯能有那種澆汁好吃嗎?


澆汁裏麵可是放了大肉的。


再說了,土豆泥也是比粗糧饃饃要細膩太多太多了,入口的口感來說,就是傻子都知道哪個好吃。


至於飽腹的問題……土豆本來就是主食好嗎?


怎麽可能吃不飽?


隻是,平日裏大家習慣了米麵,還有各種雜糧,上來習慣的選擇土豆饃饃也正常。


不過,吃過的人就知道什麽是好吃的。


口感好,還飽腹,大家自然知道怎麽選了。


田春生看完之後走了出來,說道:“溪溪,你是辦了一件大好事。”


“不過,恐怕你也礙了一些人的眼了。”田春生輕歎,“要有麻煩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