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48章 毫不懷疑

第748章毫不懷疑


“田叔,我有事情跟你說呀。”陸雲溪確定安置乞丐的問題天佑已經解決了,她笑著說道。


“什麽事情?”田春生問道。


“前幾天楊姐姐去上香的時候,遇到了登徒子!”陸雲溪皺著小眉頭說道。


“什麽?”田春生猛地驚站起來,“她怎麽沒有跟我說?”


陸雲溪見到田春生的驚慌不是作假,她趕忙笑著安撫道:“沒事了,田叔,楊姐姐沒受傷。”


“沒受傷也受了驚嚇。”田春生可是坐不住了,這是他姐姐的孩子,真的出了什麽差錯,他怎麽麵對自己的姐姐?


“不行,我得趕快回去,請個大夫給她看一看,開點兒安神的方子吃一吃。”


陸雲溪見到田春生這麽著急忙慌的,趕快的攔住他:“田叔,你放心吧,我問過楊姐姐了,她真沒事。”


“而且,回來的時候,我也問了胡大夫。”陸雲溪說道,“胡大夫說了,若是沒事,就不用服用安神的湯藥。”


對於楊雅馨的事情,陸雲溪可是上心的。


胡大夫,田春生是知道的,在旺安山第一批安置流民的時候,就是請來胡大夫給流民看病的。


胡大夫可是將不少因為長途跋涉生了重病的流民,生生的從鬼門關給拽了回來。


對於胡大夫的醫術,田春生是一直都清楚的。


聽到陸雲溪問過了胡大夫,他這才放心。


“田叔,楊姐姐並沒有事,她被人給救了。”陸雲溪說完這句話之後,對著田春生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田春生一呆,隨後反應了過來,驚愕的問道:“你是說……”


“是啊。”陸雲溪笑了,“田叔啊,你可得好好的調查調查,那位救美的英雄到底適合不適合楊姐姐。”


田春生唇角抖動了幾下,忍不住笑了起來:“那個丫頭……也是,她年紀也到了。”


“行,我知道了。我這就回去調查。”田春生說完,將剛才李天佑寫的東西仔細的收了起來,然後對著齊博康他們拱手,告辭離開。


“天佑哥哥,楊姐姐有心上人了誒。”陸雲溪等到田春生離開,開心的跳到了李天佑跟前,興奮的蹦躂著。


頭上紮好的小辮子,隨著她的動作一晃一晃的,晃得李天佑心裏一個勁兒的發癢。


他藏在袖子裏的手微微的捏緊了拳頭,指甲在掌心掐了幾下,這才緩解了一下那股癢癢的勁頭,不然的話,他都快忍不住伸手摸摸她的小腦袋了。


溪溪長大了,不能隨便摸了,她不是個小孩子,是大孩子了……嗯,要是再想的話,就需要溪溪再長大一些。


一想到以後的事情,李天佑的臉上閃過了一抹異樣的紅潤,被陸雲溪給捕捉到了。


她哈哈大笑起來,指著李天佑打趣道:“天佑哥哥,你害羞了呀!”


李天佑不自然的咳嗽了一聲,俊臉更紅了。


陸雲溪就跟發現了新大陸似的,笑得那叫一個開心:“天佑哥哥你好可愛呀。說到楊姐姐有心上人,你有什麽不好意思的?”


“溪溪,這種事情怎麽可以就這麽說出來?”李天佑低低的“訓”了她一句。


“好吧,好吧,我不說了。”陸雲溪兩隻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水汪汪的大眼睛瞪得溜圓,黑亮亮眼珠調皮的滴溜溜的亂轉。


“溪溪,你還在笑。”李天佑有些“羞惱”的低叱一聲。


“噗哈哈……”陸雲溪沒忍住,直接的爆笑出來,一邊笑一邊往後退,“誰讓天佑哥哥這麽可愛呀,天佑哥哥真單純,說一說別人的事情,你都不好意思呀。以後等你有了心上人,會不會羞得跟煮熟的蝦子似的呀?”


陸雲溪說完了這句,轉頭噠噠噠的就跑了。


那頭上小辮子隨著她的跑動俏皮的晃動著,讓李天佑不禁莞爾,眼底除了濃濃的寵溺之外,哪裏還有半點羞澀?


袁玉山在一旁輕歎一聲:“溪溪真是‘不知死活’啊。”


她怎麽會覺得天佑會單純到聽到心上人這幾個字就害羞得不行?


到底是什麽事情給了溪溪這樣的錯覺?


袁玉山感歎完了之後,立馬接收到了李天佑淡淡的目光。


這眼神跟剛才真的是有著天差地別,都沒法讓人相信,這是一個人前後相差幾個呼吸的目光。


“袁叔,你這樣就不對了。溪溪看人還是看得很準的。我就是聽到那個有些不好意思,我太單純了,聽不得那個話。”李天佑一本正經的說道。


袁玉山:“……”


“齊叔,您管不管了?天佑這麽睜著眼說瞎話,您到底管不管?”袁玉山轉頭對著齊博康大叫。


齊博康撫須而笑:“天佑也沒說謊,他確實是單純。”


袁玉山就跟見鬼了似的瞅著齊博康:“齊叔,這話您也好意思往外說?”


齊博康瞪了他一眼,訓斥道:“聽我把話說完!”


“天佑啊,你不能從楊姑娘有心上人的事情上,想到溪溪那邊。溪溪還小呢。”齊博康勸了一句。


他眼睛還不瞎,剛才天佑盯著溪溪時候,那眼睛亮的,可是夠嚇人的。


天佑是長大了,想到的東西……多了。


但是,溪溪完全就沒開竅。


她知道楊雅馨有心上人了,卻沒發現,她身邊也有一個人,早就有了心上人。


而她還是心上人本人。


“所以,現在溪溪還什麽都沒察覺。”李天佑唇角微微一勾,自信滿滿的說道。


袁玉山聽明白了:“天佑,你愣是能從楊雅馨的事情想到你跟溪溪的問題……你、你真是夠行的。”


他都不知道天佑這腦子到底是怎麽轉的了。


“自然要想的。”李天佑一笑,眸底有暗色的火焰在熊熊燃燒,“溪溪,我可是一直守著呢。”


他的神情,讓袁玉山心裏一緊,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冒了上來,他不知道那是什麽,但是,本能的覺得危險。


袁玉山求救的看向了齊博康。


齊博康撫須一笑:“天佑還是很克製的。現在之所以溪溪一直沒有察覺到天佑的心意,那是天佑沒有讓溪溪察覺。”


“等到溪溪長大了……”


袁玉山吞了吞口水的澀聲道:“天佑就要把溪溪給搶回家去嗎?”


這是強盜吧?


不過,他覺得,這事情……天佑絕對做的出來。


對於這一點,他是毫不懷疑的!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