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46章 喜歡說實話

第746章喜歡說實話


陸雲溪是怎麽都沒有想到,田春生的動作竟然會這麽快。


反正正好她要回去,順便跟田春生說說楊雅馨的事情。


在這個朝代,婚事一定要慎重慎重再慎重。


別說在這樣對女子如此不公的朝代了,就算是在現代,莫名其妙加在女人身上的束縛與偏見還少嗎?


所以啊,楊雅馨喜歡那個救美的英雄,也要讓田春生好好的調查調查,盡量的減少可能發生的傷害才行。


其實李天佑挺意外田春生來找他的,他將田春生給讓了進來,等著田春生說話。


田春生看了一眼旁邊的齊博康跟袁玉山,見到他們兩個人要起身離開,他趕忙說道:“不用不用,我找天佑來就是商量一點兒事情。”


他也知道齊博康跟袁玉山在天佑溪溪的心裏是什麽位置,更何況,他隱約的猜到了這兩位就是支持天佑跟溪溪的大人物,或者是大人物身邊的人。


齊博康跟袁玉山一聽,也就沒動地方,他們也是好奇,田春生找李天佑過來幹什麽。


“前一段時間,溪溪讓我調查一下文慶府到底有多少乞丐。他們的年齡、身體情況等等事情,全都要記錄在冊。”田春生說道。


齊博康與袁玉山互看了一眼,在對方的眼中看到了同樣的疑惑。


溪溪弄這個幹什麽?


全都安排到旺安山來?


這有點兒不太現實。


大溍國內乞丐何其多,更何況,有些是真的可憐人,有些……則是混吃等死的混混。


就連安置流民,都是一個個篩選觀察的,若是人品不好,有問題的,旺安山可是絕對不會收留的。


“嗯。”李天佑點了點頭。


田春生看著李天佑平靜的神色,問道:“天佑,溪溪說具體的細節她不管,讓我來找你商量一下。”


李天佑笑了,毫不意外的說道:“溪溪不喜歡這些瑣碎小事。田叔,咱們來商量吧。這麽多人要管理起來,怎麽給他們安排到適合他們的位置做工,都需要好好的商量的。”


田春生聽到李天佑直指問題核心的話語,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驚問道:“天佑,溪溪跟你說過這件事情?”


“沒有。”李天佑搖頭。


田春生臉上驚色更甚:“那你是如何知道溪溪是這個目的的?”


要不是剛才溪溪跟他說的話,他根本就想不到,當初溪溪讓他統計乞丐是為了這個目的。


李天佑頗為疑惑的看著田春生:“這、不是明擺著的事嗎?”


田春生:“……哪裏明擺著了?”


他茫然的轉頭看了看齊博康。


好吧,齊老先生太過沉穩,並不能從他的臉上看出半點兒端倪來。


好在田春生在袁玉山的臉上看到了同樣的震驚,這讓田春生心裏舒服了許多,不是他自己吃驚就行。


李天佑聽完田春生的問話,也頗為驚訝:“這不是很明顯?”


田春生感覺自己這麽多年好像白活了。


癡長李天佑這麽多,真的是隻長歲數不長腦子。


李天佑見到田春生好像確實是不明白,他隻能耐心的解釋著:“溪溪一向心善,看到能幫的肯定會去幫忙的。”


“隻是,天下間的乞丐太多,不是我們一個旺安山就可以救助安置完的。所以,溪溪應該會想辦法。溪溪讓田叔去統計那些乞丐的情況,目的就是想給他們找個最適合的地方來安置他們。”


“他們去當下人的話,要是碰到不好的主人家,可是跳進了火坑,這絕對不是溪溪想看見的。”


“我覺得,溪溪應該是想讓田叔出麵,用田叔知府的身份來作保,保證那些乞丐的安全。”


“讓那些雇傭他們做工的人家不會虐待他們。若是他們覺得在主人家做工好的話,他們就可以跟那戶人家簽長約或者是賣身。”


“隻要他們走出了第一步,從乞丐的身份脫離出去,以後他們的路就會順很多。就無需田叔繼續去管了。”


“是這個意思吧?”李天佑問著田春生。


田春生聽得是目瞪口呆,良久之後,長長的歎息了一聲,感慨著:“難怪溪溪說你是最聰明最厲害的人。”


李天佑一聽,剛才還一臉平靜的他,突然的神采飛揚起來:“溪溪怎麽總是……”


田春生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天佑,你不用謙虛的,溪溪她說的……”


田春生的話才說出來,袁玉山就用一種憐憫的目光看了過去。


這目光實在是太有存在感了,讓田春生想忽略都忽略不了,硬生生的讓他將話給停了下來,他說的有什麽不對的嗎?


為什麽要這麽看他?


就在田春生心中疑惑的時候,聽到李天佑將話給說完了:“……喜歡說實話?”


“……”田春生算是知道為什麽袁玉山那麽看著他了。


他誤會天佑了。


天佑有半點謙虛的意思嗎?


他真是多慮了,剛才勸什麽勸?


“細節的話,田叔,咱們商量吧。這件事情盡快早點兒做完,也好早些將那些乞丐安置好。”李天佑說道。


若不是李天佑那唇角還一個勁兒的上揚落不下來的話,田春生真的是不敢相信,如今一本正經的人會說出剛才如此厚臉皮的話。


李天佑才不管田春生怎麽想的,他拿過了紙筆來,快速的寫著,一邊寫一邊跟田春生說著具體的事宜。


本來,田春生還是想跟著出謀劃策一下的,可是,李天佑說了幾句之後,田春生就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隻有在李天佑問到具體的數據時,田春生才會說一些。


李天佑嘴裏念叨著,一個接著一個方法說出來,田春生還沒有跟上他的思路,李天佑就已經換了好幾個方法跟計劃,選擇了其中最好的一個,還隨意的說了幾句會有什麽結果。


田春生是越聽越心驚,他可以看得出來,天佑說那些方法的時候,根本就是隨想隨說的。


正是因為這個隨想,才讓田春生驚駭莫名……天佑這到底是什麽腦子?


很快的,李天佑就將筆放下,從頭看了一遍,然後點了點頭,將寫好的東西遞給了田春生:“田叔,你看一下,覺得有什麽疏漏咱們再商量。”


田春生接過來,這才發現,自己的手竟然不知不覺的在微微的顫抖。


他努力的深吸了一口氣,這才不讓自己太過失態。


“目前來說,我覺得這些已經很好很細致了。”田春生嗓子發幹的說道。


天佑剛才隨口一說的東西,都比他這一路過來想的細致,他還能說什麽?


反正關於安置乞丐的問題上,他是沒什麽想說的。


唯有一句話,卡在他的咽喉處,差點吼出來——天佑到底是不是人?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