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44章 有心事

第744章有心事


“你倒是挺懂事的。”小五似笑非笑說出來的話,嚇得彭元洲心裏直哆嗦。


他真是恨自己。


幹什麽非要自作聰明?


要是來了之後,把自己的想法跟大人說了不就沒事了嗎?


彭元洲是冷汗狂流,悔得要死。


這話,他不知道要怎麽接啊!


“青鬆書院……那個食肆的事情,我自然會安排,如今並不是最恰當的時機。時候到了,我自然會派人通知你。”小五嚇夠了彭元洲,這才慢悠悠的開口。


“大人神機妙算。”彭元洲趕忙一記馬屁拍上去。


“滾吧。”小五的一句話,讓彭元洲陪著笑臉行禮之後,麻溜的離開。


剛剛在小五那邊受到的屈辱,彭元洲自然而然全都算在了田春生跟陸雲溪的頭上。


若不是他們的話,怎麽會有這樣那樣的事情發生?


都是他們的問題。


就在彭元洲盤算著要怎麽算計田春生陸雲溪的時候,陸雲溪已經接到了田春生派人遞過來的消息,過去找他。


“溪溪,都在這裏了。”田春生將文慶府的乞丐消息遞給陸雲溪看。


陸雲溪看著厚厚的一疊,有些吃驚:“這麽多?”


田春生點頭:“百姓日子過得苦。”


“一場重病,一場天災,都有可能毀了一家人,讓他們淪為乞丐。”


“其實,當乞丐也還好,有的時候,怕就怕賣身去給人當下人,連生死都不是自己能控製的。”


田春生說完了這句之後,又重重的歎息一聲,裏麵充滿了深深的無奈:“當乞丐也是活一天算一天。”


“嗯,乞丐也是有競爭的。”陸雲溪自然是知道人被逼到了一定的地步,真的是會發瘋的。


哪怕都是同樣的乞討,裏麵也有恃強淩弱。


這個是無法避免的。


“所以啊,咱們現在就要做一件好事了。就看田叔肯不肯試一試了。”陸雲溪笑眯眯的瞅著田春生。


“嗯?”田春生不解的看著陸雲溪,“溪溪,你的意思是……”


“田叔,你把這些人全都給收了。”陸雲溪一句話出口,田春生直接的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陸雲溪眨巴了一下眼睛,奇怪的問道:“我說什麽了?”


她說了什麽很恐怖很意外的話嗎?


田叔的反應是不是有點兒太大了?


“溪溪,你知道不知道,光文慶府的乞丐有多少人嗎?他們有……”說著,田春生就要給陸雲溪翻一翻她麵前的東西。


上麵有詳細的記錄,他想讓陸雲溪好好的看看。


“他們有多少人,有什麽關係嗎?”陸雲溪愈發的奇怪了,“要是人少的話,我們旺安山就都收了啊。問題是,我現在需要的不是收留他們,而是要送一份功績給田叔啊。”


“溪溪,你旺安山收不了這麽多人,我這府城也收不了啊。”田春生真的是快要哭了。


他是想為百姓做事,但是,這也太強人所難了,他真的沒這個能力把這麽多乞丐的溫飽問題全都給解決了。


“田叔,你想到哪裏去了?”陸雲溪無語的瞅了田春生一眼,“我的意思是啊……”


陸雲溪將自己的想法全都說了出來,隨著她的話,田春生的眼睛是越瞪越大,最後,他興奮中有些忐忑:“這樣真的行?”


“不試試看怎麽知道行不行呢?我覺得,這樣是最好的辦法。既可以幫了他們也不至於讓他們失去太多。”


“田叔不是一直想為百姓做什麽嗎?雖說從來沒有人這樣做過,但是,田叔要是做出來的話,是不是就可以成為最厲害的人了呢?”陸雲溪笑眯眯的問道。


“這個……倒是可以一試。”田春生心動了,他有些躍躍欲試。


“田叔,現在看你魄力的時候到了!”陸雲溪捏緊了小拳頭,給田春生鼓勁。


“好,我一定辦好。”田春生眼底閃過了堅定的光芒,這件事情要是辦好了,可真的是為造福百姓的大好事。


當然了,具體的細節,他還要好好的斟酌斟酌。


“田叔,我去找楊姐姐玩了。”陸雲溪說完就要跑。


“溪溪,你等一下。”田春生趕忙的叫住了陸雲溪。


“誒?”陸雲溪奇怪的轉身,問道,“田叔,還有什麽事情?”


“咱們要不要再具體的商量一下細節?”田春生問道,“畢竟這事情不小,一定要慎重。”


陸雲溪一笑,幹脆的回給了田春生兩個字:“不要。”


“好,那咱們就……不要?”田春生根本就沒想到陸雲溪竟然會拒絕,他下意識的覺得她一定會答應的,慣性的點頭,點到了一半才反應過來,陸雲溪說的是什麽。


“為什麽?”


田春生想不明白。


陸雲溪不高興的嘟了嘟嘴:“因為那些東西,平時都不用我想啊。”


“啊?”田春生驚。


陸雲溪聳了聳肩,理所當然的說道:“在家裏有什麽事情,我跟天佑哥哥一說,天佑哥哥就會把那些細節啊,具體的東西都自己弄好的。”


“完全不需要我再去操心呀。”


這就是傳說中的甩手掌櫃嗎?


田春生都不知道說什麽才好了。


“田叔,你不用想這麽多的。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做好。”陸雲溪笑得那叫一個燦爛,對田春生可是有著百分百的信任。


她看了看田春生還是沒底的樣子,陸雲溪決定還是好人做到底吧。


“田叔要是覺得事情沒把握的話,可以去找天佑哥哥商量一下。天佑哥哥可聰明可厲害了,有什麽問題,肯定可以幫著田叔想仔細的。”


說著,陸雲溪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我可沒有天佑哥哥細心。”


“好,我想想。”田春生動作僵硬的點頭應了下來。


他腦子還有點兒懵。


陸雲溪反正是該說的都說了,她要去找楊姐姐玩。


“楊姐姐!”進了後院,陸雲溪開心的叫了起來。


“溪溪小姐來了。”平兒快步的迎了出來,笑著說道,“小姐在裏麵呢。”


陸雲溪跟著平兒進了屋子,她興奮的笑容突然變成了好奇的打量:“楊姐姐,你在想什麽呢?”


楊雅馨聽到聲音,轉頭,驚喜的叫了一聲:“溪溪,你來了。”


“楊姐姐,你有心事啊。”陸雲溪十分肯定的說道,“我在院子裏就叫了,你怎麽還這麽意外?想什麽想的,都沒有聽到動靜啊?”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