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43章 當我是傻子嗎

第743章當我是傻子嗎


“驅逐出去?為何?”田春生不悅的皺起了眉頭,“他們都是文慶府的人,將他們驅逐出去,他們能到哪裏去?”


“不管到哪裏,至少他們不會再在這裏礙大人的眼了。”彭元洲說道。


田春生越聽臉色越沉:“彭元洲,本府是讓你去調查那些沒有營生,以乞討為生的人,並不是讓你去驅逐他們的!”


“大人不是驅逐他們,那為何要調查這些乞丐?”彭元洲想不明白了。


“這個,你無需多問。”田春生皺眉,“你下去吧。”


“那卑職就不打擾大人了。”彭元洲行禮之後,退了下去。


出了大門,他無聲的罵了一聲,無恥!


“回府!”上了門口的轎子,彭元洲心口還是憋悶不已。


田春生這個混蛋,要不是因為田春生的話,他現在也不至於這麽的倒黴。


一個被當成擋箭牌要死的玩意兒,不過就是走了狗屎運才在知府的位置上坐穩了而已。


現在田春生還真的端起來知府的架子,命令他做這個,做那個的。


也不看看他自己配嗎?


“怎麽停下來了?”彭元洲感覺到轎子停下,沒好氣的叱問道。


“大人,是賈府的下人。”跟著彭元洲身邊的小廝趕忙的在轎子外麵稟報了一句。


“讓他過來。”彭元洲坐在轎子裏說道。


轎子外,賈府的下人恭敬的說道:“彭大人,我家老爺請您過府一敘。”


彭元洲吩咐道:“去賈府。”


不大一會兒工夫,彭元洲到了賈府,自然是被讓進了賈老的書房。


兩個人見過禮之後,分別落座,彭元洲笑得客氣:“賈老這麽晚找我過來,所為何事?”


“彭大人,你可知道現在青鬆書院在府城極受追捧。”


賈老的話,讓彭元洲無奈苦笑:“誰讓青鬆書院冒出來一個解元,那些讀書人……”


“我說的是那個食肆!”賈老顯然是不想提青鬆書院解元的問題,快速的打斷了彭元洲的話。


彭元洲突然的一愣:“食肆?那個地方還真的有人去吃飯?”


“何止。”賈老沒好氣的冷笑一聲,“那邊可是客人不斷,生意好得很。”


“他們那邊的菜這麽好吃?”彭元洲驚問完了之後,眼珠一轉,問道,“該不會是那些人都衝著要給青鬆書院捧場,所以,才去的吧?”


“賈老,你也知道,如今青鬆書院風頭正勁,那些人不過是趨炎附勢……”


“不是。”賈老打斷了彭元洲的話,問道,“你知道土豆嗎?”


“什麽?”彭元洲眉頭緊皺,“那是什麽東西?”


“不知道。”賈老搖頭,“就是現在青鬆書院賣的東西。”


“吃的?”彭元洲努力的想了想,然後搖頭,“我從未聽過此物。一種……豆子?要怎麽吃?熬粥?”


“做菜。”賈老說道,“青鬆書院現在就是用土豆做菜。”


“豆子做菜?”彭元洲覺得自己完全是想不明白了。


他好像也吃過豆子做的菜,隻是,花樣無非就那幾個,有什麽好吃的?


“不是豆子……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麽東西。但是,你現在去看看青鬆書院有多少人吃飯,你就知道,他們的生意有多好了。”賈老黑著臉說道。


“我最近還真的是沒有時間注意那邊。”彭元洲無奈輕歎,“田春生也不知道要做什麽,非要讓我去調查統計乞丐。”


“調查乞丐?”賈老一驚,隨後,想了想嗤笑出聲,“我知道了,恐怕是當日那青鬆書院開業,你跟陸雲溪之間有過爭執。”


“田春生這是在故意的折騰你。”


彭元洲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他早就想過這個可能了:“不過,那個青鬆書院竟然生意如此紅火……陸雲溪他們可是要得意了。”


“有了陸雲溪他們的幫襯,我看田春生知府的位置可是越坐越穩當了。”賈老看著彭元洲說道,“老夫請彭大人過來,無非就是告訴大人一聲,小心這田春生秋後算賬。”


“多謝賈老。”彭元洲道謝道。


說完了之後,他也並不久留,起身告辭離開。


等到他坐進了轎子裏,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不見,他狠狠的無聲罵道,老匹夫!


他還能不清楚賈老的心思嗎?


賈老是想動陸雲溪他們,但是,又沒有那個本事,同時還想保全名聲。


讓他出頭……哼。


彭元洲想了想,他想到辦法了。


……


普通的民居內,彭元洲明明沒站多長時間,但是,他額頭冷汗直冒,發軟的雙腿都快撐不住他的身體了。


就在他身子微微搖晃,眼看要站不住的時候,小五終於開口了:“你來告訴我……就是想讓我出手,幫你教訓旺安山?”


小五一開口,那令人窒息的壓迫感可算是緩解了幾分,讓彭元洲得以喘口氣。


“大人,咱們的目的是一致的。”彭元洲趕忙說道,“如今陸雲溪把青鬆書院食肆開得紅紅火火,那個旺安書院又出了一個解元。這可都是在文慶府內的事情。”


“要是田春生與旺安山他們互相扶持,彼此借勢的話……以後,他們就更加的不好對付了。”


“你想怎麽對付如今的青鬆書院食肆?”小五問道。


“這……卑職愚笨,還請大人出謀劃策。”彭元洲彎腰行禮,頭垂得格外的低。


小五陡然的大笑起來:“彭元洲,你當我是傻子嗎?”


彭元洲一個哆嗦,茫然的問道:“大人,何出此言?”


“何出此言?”小五猛地一拍桌子,嘭的一聲就跟被狠狠的砸在彭元洲的心上似的,“你告訴我這個,不就是想讓我想辦法,毀了青鬆書院食肆的買賣。”


“要毀掉一個食肆的買賣,最簡單又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那個食肆食物出事。”


“彭元洲,你打的這個鬼主意,不就是想讓我出麵?最後有事,都是我的,與你沒有半點關係。”


“彭元洲,你的算盤打得可是真響。”


小五的聲音是越來越冷,最後,宛如實質一般的,讓彭元洲再也頂不住這個壓力,雙膝一彎,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大人,卑職不敢。”


“卑職隻是不知道這樣做行不行,想過來跟大人商量一下,生怕自己魯莽壞了大人的好事。”彭元洲認了。


這個計劃真的實施的話,有他一份就有他一份吧。


以後不見得被追究,但是,現在他要是不認下來的話,眼前這位,很有可能就讓他消失得神不知鬼不覺。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