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37章 舞獅

第737章舞獅


白永安轉頭一看,奇怪的問道:“你是何人?如此詆毀我們青鬆書院,意欲何為?”


“我不過就是一個路人,路見不平,想要……”


“你一個挺瘋書院的,冒充什麽路人?”陸雲溪從人群後麵走了出來,指著汪文彬的鼻子就罵。


汪文彬呼吸一滯,嚇得縮了縮脖子。


剛才他怎麽沒看到陸雲溪?


要是早知道陸雲溪在這裏的話,他說什麽也不這麽冒頭。


幾次跟陸雲溪對上,他現在看到她可是有些怵頭。


“院長,你是讀書人,這種事情交給我來。”陸雲溪轉頭,對著白永安一笑。


白永安愣了一下,隨後笑了起來,陸姑娘可真是貼心。


陸雲溪轉身麵對汪文彬的時候,臉上的溫和全都消失得幹幹淨淨的:“我們青鬆書院想招學生還是不想招,那都是我們的事情。我就奇了怪了,怎麽總有你這樣的蠢貨,鹹吃蘿卜淡操心的來管別人家的事?”


“還是說,你們挺瘋書院現在沒有人去了,所以,你才嫉妒的跑到我們青鬆書院來找存在感?”


“你以為詆毀了我們,我們青鬆書院的名聲就會壞嗎?做夢去吧!”


“我嫉妒你們什麽?我……”


“你說你嫉妒我們什麽?”陸雲溪快速的打斷汪文彬的話,“嫉妒我們青鬆書院的學生中了鄉試第一名,是個解元。這個解元還是你看不起的同鄉!”


“你們挺瘋書院沒有吧?這麽多年,中過幾個舉人?仔細算算,跟我們青鬆書院也差不了多少嘛。”


“而且,我們院長還沒有在戶部當侍郎的學生,更何況,我們這邊的束脩還便宜,還沒有一年四季非要穿的書院的衣服。”


陸雲溪這叭叭叭的一番話說出來,可是讓周圍的人連連點頭。


這麽一算的話,還是來青鬆書院讀書合適啊。


以前大家都奔著聽風書院去,那還不就是因為賈老的學生是戶部侍郎嗎?


現在看來,就算是有個戶部侍郎的學生,也沒有什麽用,至少這麽多年,聽風書院就沒出過一個解元。


“你、你不可理喻!”汪文彬被說得是麵紅耳赤的,根本就不知道要怎麽反駁。


他在背後耍個陰招還可以,但是,論嘴皮子功夫,他是真的不如陸雲溪。


“行了,你不就是沒理嘛。知道自己沒理就少開口,讓人家笑話,你不嫌害臊啊……估計你們挺瘋書院還嫌丟……錢呢。”陸雲溪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


周圍聽懂的人忍不住噗的笑了出來。


也還是礙於賈老的麵子克製了,不然的話,早就大笑出聲了。


可不嘛。


現在大家夥都想進青鬆書院讀書,那去聽風書院的人自然就少了。


如此一來,沒了學生,聽風書院可不就是丟錢嘛。


陸雲溪不說丟人……那是不是暗示著聽風書院壓根就不要臉皮隻要錢?


這下子,圍觀的眾人看向陸雲溪的目光中都有了不少的探究。


這旺安山真是藏龍臥虎啊。


這麽一個小丫頭說話都這麽別有深意,難怪會讓朱宜良短短的學了幾個月的時間就考中解元。


眾人心裏有了這麽個想法,想進入青鬆書院讀書的念頭可就更是強烈了。


“院長,那你們書院什麽時候再收學生?”


白永安聽完之後,笑著說道:“我們要先安置一段時間,等有機會的話,會收學生的。”


有了白永安的話,那些想要去青鬆書院讀書的人倒是放心了一些。


“小姐,時間到了。”旺安山的村裏人在一旁提醒著陸雲溪。


陸雲溪趕忙的一拍手:“那開始吧!”


開始?


開始什麽?


眾人愣了一下,怎麽搬家還要喊個開始?


鑼鼓聲突然的響起,從旁邊斜斜的衝過來一隊舞獅的人。


周圍人下意識的往後麵避開,就看到兩頭活靈活現的“獅子”衝了出來,騰挪跳躍的,在青鬆書院門前舞了起來。


別說是汪文彬了,就是周圍的眾人也全都傻眼了。


這是新的習俗嗎?


搬個家……還要舞獅子慶祝慶祝?


這是什麽情況?


大家夥可是全都懵了,這讓坐在旁邊茶館喝茶的賈老氣得臉色發白。


他本來就是想躲在不起眼的地方看一看的,誰能想到,青鬆書院竟然如此欺人。


不就是中了個解元,壓了他們聽風書院一頭嗎?


至於鬧出這麽大的動靜來?


是可忍孰不可忍!


賈老再也坐不住了,噌的一下站了起來,幾步就衝了過去,大喊一聲:“給我停下!”


那邊鑼鼓正敲打得熱鬧,他這一嗓子,根本就起不到半點作用。


在賈老身邊那些圍觀的人聽到了,但是也沒有用啊。


他們隻不過是詫異的看著怒氣衝衝的賈老,眼底閃過了一抹看好戲的笑意,隻是,礙於賈老的身份,沒有一個開口議論的。


至於他們心裏是怎麽想的,那就是他們自己的事情了。


反正他們知道,這熱鬧是越來越好看了。


賈老身邊自然是還跟了人的,那幾個人也跟著喊了一嗓子:“停下!都停下!”


那幾個人的聲音全都淹沒在鑼鼓聲中,賈老的臉色是越來越難看,他轉頭四下看了看,還不等他身邊的人反應過來他要幹什麽,就見賈老已經瘋了似的衝了出去,直接往敲鑼打鼓的人身上踹了過去。


那忙著敲鑼的人注意力都在舞獅上麵了,根本就沒有想到,還會有人跑過來,抬腳就踹。


本來熱鬧的鑼鼓點突然的發出刺耳的噪音,這不和諧的聲音一下子打亂了熱鬧的舞獅,所有人下意識的停下動作轉頭一看,自己的同伴竟然被人踹倒在地。


至於為什麽這麽肯定……那個踹人的老家夥,可是才剛剛的收回腳!


“幹什麽?”打鼓的人一下子就急了,嗬斥了一聲趕忙的去扶自己的同伴。


剛被扶起來的敲鑼人趕忙的拉了自己的同伴一把,這個人可是賈老,他們得罪不起的。


他們是不敢得罪賈老,但是有人不怕啊。


“你個臭不要臉的老混蛋,當街就跑過來踹人,你還有沒有王法了?”陸雲溪直接的跳了出來罵人。


“就這個還是戶部侍郎的老師?你是不是以為有個學生當了戶部侍郎就可以為非作歹,隨便的禍害百姓?”


“這件事情,恐怕不能在府城解決了,咱們去京城,直接找陛下論個是非曲直!”


賈老本就難看的臉色,在聽完陸雲溪的話之後,直接的綠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