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3章 心思細膩的好孩子

第73章 心思細膩的好孩子


村裏人在門外聽著,嘖嘖有聲的羨慕著陸王氏的好運氣。


這李天佑也太能耐了。


他們這邊才感歎完,一回頭,看到臉上跟那打翻了染料盤子似的李田氏,心裏的小嫉妒全都沒了。


他們隻是羨慕嫉妒一下陸王氏能有李天佑這麽個好孩子,李田氏這邊,估計是要氣死了吧。


畢竟李天佑可是李大壯他們自己親手給推出去的,現在恐怕場子都要悔青了。


李大壯這個時候想要退回去也不可能了,有人看到他了。


他想了一下,神色如常的走了過去,拉住了李田氏說道:“現在天佑過得挺好,咱們也可以放心了。行了,你不用總盯著天佑那邊,你看陸嬸子不是把天佑照顧的挺好的?”


他輕輕鬆鬆的一句話,就硬是把李田氏擠兌人的事情給說成了是擔心李天佑在陸家過的不好。


別管周圍的人信不信,至少李田氏覺得自己有台階下了:“可不,咱們當爹娘的不就盼著孩子好嘛。”


李田氏說完,還賢惠的接過去李大壯手裏的東西,拍了拍他身上的土溫柔的說著:“當家的,飯我做好了,趕快進去吃一口,歇會兒吧。”


“嗯。”李大壯應了一聲,兩個人一起和和睦睦的進了院子。


院外看熱鬧的村民可是被李大壯兩口子的厚臉皮給驚到了。


他們到底有沒有擔心李天佑,誰心裏不清楚啊?


明擺著的事情,李大壯兩口子還能硬轉成這樣,他們是不服不行。


這一下子,村裏人吃晌午飯的時候,又有了談資,一個一個紛紛在嘲笑李大壯兩口子這次虧大發了。


王興業在家裏都聽到了消息,解氣的喝了一口粥,慢條斯理的說道:“天佑是現在才會打獵的嗎?”


“以前天佑這孩子肯定也會,隻是,天天的被李田氏拴著幹活兒,沒機會去山裏打獵。”


“我看李大壯那兩口子要氣瘋了。”王牛氏跟著感歎。


“該!”王興業將筷子一放,恨恨道,“自己家的兒子不給治腿,這是人辦出來的事兒?”


“當初天佑的娘多賢惠,那麽好的一個人,沒了以後,李大壯連一點舊情都不念。但凡他想到一點兒天佑娘的好,也不至於這麽對天佑!”王牛氏身為女人,自然是唏噓不已,感歎天佑娘可憐。


“現在好了,李大壯自己搬石頭砸自己的腳,該!氣死他才好!”王興業解恨的罵著。


“要是李大壯現在想把天佑給要回去怎麽辦?”王牛氏擔憂的問著。


“他當我這個村正是假的?村裏的長輩是擺設?”王興業哼道,“有我們在,有字據在,李大壯就別想!”


他們村,不是那種大姓的宗族村子,姓氏雜,也就沒有宗族的族長長老什麽的。


但是,村裏的老人還是有的,輩分大的老人加上他這個村正,說話就是管用的。


李大壯要是想鬧,有他們壓著也鬧不出來花樣。


村裏怎麽在背後嘲笑李大壯兩口子陸王氏才不關心,她可是上上下下的打量著李天佑,確定他沒事之後,這才伸手拍了他一巴掌,不輕不重的,但是帶著一股惱意:“你這孩子,能抓野雞的,幹什麽下水摸魚?水裏不危險啊?”


他們村外小河裏沒什麽魚,要摸魚,隻能去山裏的水潭,那水潭可深著呢,就算是大人也沒幾個敢下去的。


為了吃一口魚丟了性命不值當的,實在是饞魚,大家就去花錢買。


李天佑抿了抿唇沒解釋,目光卻往李大壯院子的方向瞟了一眼,陸王氏真的是被生生氣笑了:“你啊你,別因為李田氏胡鬧,就不把自己的命當回事。”


“抓野雞頂多是抓不到,你下水真的出了點兒什麽事,你讓咱們一家人可怎麽活?不得難受死?”陸王氏手指輕輕的點了點李天佑的額頭,“聽到沒有,有奶奶在呢,不怕她沒理跑來胡鬧。”


“嗯。”李天佑聽話的重重點頭,然後,抿著小嘴靦腆的笑了起來。


“行了,趕快去洗手吃飯。”陸王氏愛憐的又拍了李天佑後背一巴掌,這小家夥,可人疼呢。


“天佑哥哥,我打了水,咱們洗手。”陸雲溪在旁邊叫著,李天佑麻溜的跑了過去,接過了陸雲溪手上的盆,擰著小眉頭,教訓道,“重,以後我來搬。”


“好。”陸雲溪痛快的答應了下來,心裏暗笑不已,小小年紀,還挺會照顧人的嘛。


她就是看出來李天佑是個好孩子,這才弄出腿傷這麽一出,把他給要了過來。


不然,這麽好的孩子,在李大壯家裏,還不得被蹉跎死啊。


關鍵是,她還誤會人家孩子了。


他抓魚是為了避免被李田氏找茬兒,不是為了跟小花比試啊。


陸雲溪終於找到了答案,是她想多了。


人家李天佑可沒那麽幼稚,反倒是個心思細膩的好孩子,不想給家裏惹事才去抓魚的。


陸王氏將魚養在了水缸裏,等著晚上再吃。


這魚歡蹦亂跳的,能養一段時間了,什麽時候吃什麽時候再殺,還能吃個新鮮的。


晚上的時候,陸劉氏帶著陸明躍先回家做飯,等她男人到家了,也正好吃上熱乎的。


“娘。”陸明躍去外麵轉悠了一圈,然後噔噔噔的跑了進來,興奮的叫著,“魚。”


“什麽魚?”陸劉氏往灶台添了一把柴火,一轉頭,看著陸明躍抱著一條大魚,她驚訝的站了起來,“哪裏來的魚?”


“奶奶給的。”陸明躍抱著這條歡實蹦躂的魚,興奮的他都想跟著蹦躂蹦躂,“天佑哥哥抓的。”


陸劉氏身子僵了僵,問道:“你有沒有謝謝奶奶?”


“謝過了。”陸明躍連連點頭,隨後他吞著口水問道,“娘,咱們晚上吃魚嗎?”


“吃!”陸劉氏幹脆的說著,將魚接了過去,“今天晚上就吃,你去給娘打點兒水來。”


“誒!”陸明躍興奮的應著,小跑著去水缸那邊打水。


陸劉氏利落的收拾著魚,這燉了之後,可以敞開吃了。


現在天熱,也留不住,做好了就要吃。


她一點兒沒有舍不得的意思,給她男人跟孩子,當然沒什麽舍不得的。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