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29章 解元

第729章解元


“起來吧。”尤姨娘臉色難看的對著杏兒嗬斥了一聲。


杏兒知道尤姨娘現在是一肚子的氣,她就算是再委屈也不敢說什麽,謝了尤姨娘之後,趕忙規規矩矩的爬起來,老老實實的站在尤姨娘身邊。


“朱公子。”尤姨娘見到朱宜良轉身要走,她趕忙的叫了一聲。


朱宜良停下了動作,疑惑的看著她,不過,他並沒有說話。


“我聽聞朱公子這次鄉試一定可以考中,我先在這裏恭喜朱公子了。”尤姨娘說完,還對著朱宜良行了一個禮來恭賀。


周圍的百姓一聽都懵了,麵麵相覷的低聲問著身邊人:“鄉試結果出來了?”


“沒聽說啊。”


“肯定是沒出來,要是出來了,聽風書院早就來人報喜了。”


“那這個朱宜良……”


“吹牛的吧?”


“太能說大話了。”


周圍人小聲的議論,讓汪文彬臉上露出了得逞的嘲諷笑意,這個時候,他還不忘落井下石:“尤姐姐,你可是不知道,這回朱兄能一定在鄉試中脫穎而出,全都是仰仗著他身邊的這位陸雲溪陸姑娘。”


“可是這位陸姑娘保證,一定會讓朱兄中舉。”


“為了可以中舉,朱兄都從青鬆書院搬了出去,去了旺安山了。”


“你可是不知道,這文慶府裏不少的讀書人都在羨慕朱兄的好運氣呢。”


“朱公子,你可真是遇到貴人了。”尤姨娘激動的看著朱宜良,好像很為他高興似的。


“咱們走吧。”陸雲溪轉頭對著朱宜良說道,他們這表演太拙劣了,看著辣眼睛。


朱宜良微微點頭,他還沒動,汪文彬突然的叫了一聲:“朱兄,好不容易碰到尤姐姐,不如我們找個地方好好的聊一聊?”


朱宜良聽完,想都沒想,幹脆的拒絕:“不必。”


汪文彬突然的笑了起來,勸道:“朱兄,你這又是何必?就算是當年尤姐姐沒有嫁給你,那也是迫不得已。你一個大男人,何必如此斤斤計較呢?”


“還是說,你馬上就要中舉了,所以,看不上我們這些‘沒出息’的同鄉了?”


“鄉試結果還沒出來,就說自己中舉,臉皮真厚。”杏兒在一旁看似不經意的抱怨的一句。


時機拿捏的剛剛好。


“杏兒,休要胡說。朱公子這樣說肯定是有把握的。”尤姨娘“不悅”的訓斥了一句。


“是啊。”汪文彬在一旁補充道,“畢竟朱兄已經考了幾次了,這次可是有一定的經驗,還有陸姑娘的幫襯,肯定沒問題的。


看著汪文彬是在為朱宜良說話,實則是告訴周圍的人,朱宜良考了多少次都沒有考中。


這回朱宜良說他肯定能中舉……嗬嗬,不是癡人說夢是什麽?


朱宜良就算是早就知道汪文彬會來奚落他,有了心理準備,但是真正麵對的時候,他的臉上依舊是火辣辣的難堪。


朱宜良沒有說話,陸雲溪可是嗤笑一聲,好笑的問道:“你們在這邊自說自話什麽呢?朱宜良不想跟你們去敘舊那是因為他是正人君子。”


汪文彬一聽,臉色立馬的就沉了下來:“陸雲溪,你把話說清楚,我們怎麽就不是正人君子了?”


“廢話!”陸雲溪不客氣的嗬斥道,“人家一個當妾的姨娘,你自己不知道避嫌也就算了,還要拉上朱宜良一起去聊一聊。”


“聊什麽?你就沒想過會壞了她的清譽,讓她會被她家老爺打死嗎?”


“你也真行。”陸雲溪罵完了汪文彬,嘲諷的目光落在了臉色發白的尤姨娘身上,“別說是妾室了,就是明媒正娶的正妻,也沒聽說會拉著個男人要在一起聚一聚的。你家老爺都不在身邊,你聚什麽?”


尤姨娘身子一晃,差點兒沒暈過去。


陸雲溪這分明就是在罵她不守婦道,是個不知廉恥的放蕩女子。


這、這……


汪文彬快速開口辯解道:“陸雲溪,你胡說八道什麽?我們當初都是同鄉,所以……”


“所以個屁!同鄉怎麽了?就算是你們從小一起長大的,小時候一起捏泥巴玩都沒有用。我都知道男女七歲不同席了,你讀了這麽多年的書,不清楚?”


“你要是真的同鄉相見,分外高興,那也得是守禮的說說話就算了。你倒好,眾目睽睽之下,要聚一聚,怎麽聚?”


陸雲溪這話倒是讓周圍圍觀的百姓連連點頭,可不嘛。


男女就算是多年不見的同鄉,在街上見到了,說幾句話還是可以的。


要不就是女子那邊有夫家或者是娘家人在場,不然的話聚什麽聚?


怎麽聽怎麽別扭。


“啊,我知道了……”陸雲溪突然恍然大悟的喊了一嗓子,目光灼灼的看向了尤姨娘,問道,“你是不是知道朱宜良要中舉了,你在你老爺家裏快要失寵了,所以跑來投奔朱宜良了?”


“就跟當初,朱宜良家裏出事,沒落了一樣,你這個未婚妻立馬就退了親,轉頭就進了人家府上當小妾。”


“你不愧是姓尤啊,手可真是夠多的,哪裏有錢你就往哪邊伸手。你真給你這個姓氏的人抹黑!”


“放肆!”尤姨娘氣得臉色鐵青破口大罵,“朱宜良算什麽東西?他能中舉?他要是中舉的話,我就跪在他麵前給他磕頭,承認當年是我自己眼瞎!”


“哦……你果然還是聽說了朱宜良要中舉的消息,才巴巴的跑過來的。”陸雲溪對著尤姨娘豎起了大拇指,“你真是夠勢力,夠小人,趨炎附勢被你做到了極致。”


“放屁!”尤姨娘現在什麽都不怕了,反正已經撕破了臉,她何必還壓抑自己的本性?


“就朱宜良這個書呆子,這輩子打死他,他都中不了。也就是他這個傻子才會聽信你的胡說八道,相信你可以讓他中舉。”


“就他那樣的小人,還想壓過我一頭?我呸!我是給人當妾了,那又怎麽樣?我吃的是什麽,穿的是什麽,朱宜良這輩子見過嗎?”


“他還真的以為他有那考中的命,能當大官啊?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看他是個什麽玩意兒!他要是能中舉,除非是他遇到了神仙!”


尤姨娘破口大罵的模樣可是讓周圍的人全都驚呆了,剛才他們怎麽會覺得她溫柔的?


這一巴掌扇臉上,真的是太響了!


“捷報青鬆書院朱宜良朱老爺高中鄉試第一名解元!”一匹快馬從遠處直奔青鬆書院而來,馬上的差爺喜氣洋洋的高聲叫道。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