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27章 分外的難堪

第727章分外的難堪


有了陸雲溪的話,剛才看到了整個事情經過的路人,也好心的跟旁邊人說了一下發生了什麽事情。


他們這麽一說,路人的神色可就不太對了。


一個個怨懟的盯著那婦人。


他們本來還覺得她是個好人,誰能想到,她這樣的顛倒黑白,太過分了吧?


人家朱宜良有什麽錯?


分明就是她自己的丫鬟撞到人家,現在還反過頭來指責朱宜良的不是,這還有地方說理去嗎?


那婦人黛眉一皺,不悅的看向陸雲溪說道:“這位姑娘,你……”


“你什麽你?你眼瞎啊?明明你就看到是你的丫鬟先撞的人,你不教訓她就算了,還把髒水往受害人身上潑,你什麽東西啊?你的兩隻眼睛也長在後腦勺了嗎?”陸雲溪直接嗆了過去。


那婦人的臉色變了變,解釋道:“我想姑娘恐怕是誤會了,我並未見到……”


“並未個屁!”陸雲溪彪悍的反擊,“你家丫鬟剛撞了人,你就過來了,這條街能這麽快走過來的鋪子,都是從門口就能買東西的,沒有地方讓客人進去。”


“就你這金貴的樣子,也不像是買東西會自己出麵,還不都是丫鬟給你去買,你在旁邊看著。”


“你丫鬟走到這邊來了,你不盯著她看,你兩隻眼睛在大街上亂瞅什麽呢?”


“我看你這打扮可是個嫁了人的,怎麽著?你男人在附近啊?”


陸雲溪話裏隱藏的意思簡直就是呼之欲出。


這婦人的男人要是不在附近的話,她亂看什麽了?


其他男人嗎?


那婦人完全都沒有想到,才一個照麵,她不過就說了幾句話,事情就發展成這樣——她處處落了下風,一直被打壓。


尤其是周圍那些看熱鬧的路人,正對著她指指點點,可是羞得她臉上發燙。


“陸姑娘,休得胡言亂語!”汪文彬也不知道是從哪裏鑽了出來,快步過來,冷著臉嗬斥道,“我跟尤姐姐在說話,她自然是看不到這邊發生了什麽。”


“你要是想汙蔑人,最好先找到證據再說,不要胡亂的攀扯。”


婦人見到汪文彬出來為她解圍,立馬對著汪文彬露出了感激的笑容:“幸好有你在,不然的話,我可是要被……唉……”


後麵的話,婦人沒有繼續往下說,但是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尤其是她幽怨的目光看向了陸雲溪,分明就是在指責陸雲溪在冤枉她,毀她的清譽。


“哦,你沒看見啊?”陸雲溪恍然大悟的問著,“那你家丫鬟鬧出事情來,你怎麽問都不問的就相信她了?”


“姑娘真是說笑了,杏兒是我的丫鬟,她怎麽可能騙我?”婦人哂笑一聲,問著陸雲溪。


那輕蔑的目光分明是帶著對陸雲溪的深深鄙夷,就差明著問陸雲溪是不是傻了。


自己人跟外人之間,誰都知道最應該相信誰。


“哦,那你的意思就是說,這全都是你丫鬟的錯了?”陸雲溪一句問話,讓婦人臉上的笑意瞬間凝固。


這個問題讓她怎麽回答?


婦人是不說話了,但是,陸雲溪可會說啊。


“你是太相信你丫鬟,所以才覺得她不會騙你。實則呢,她確實是在騙你,你是被她蒙蔽了,所以才會錯怪朱宜良的,是吧?”


陸雲溪見到這婦人沒有說話,她繼續問道:“那你可得小心了,你丫鬟說謊話說的這麽順嘴,看來平日裏是沒少說啊。你回頭得去清點清點你的東西,看看有沒有被她給偷偷拿去賣了的,報了假賬什麽的。”


“夫人,奴婢不敢!”杏兒一聽,那臉都黑了。


別看夫人長得柔柔弱弱的,但是,手段可是厲害著呢。


“不敢?剛才你不就敢了嗎?”陸雲溪嗤笑一聲,問道,“你是誰家的,可得好好的提醒你們家老爺,小心家裏出了內賊。你可得小心啊,別回頭自己的丫鬟把你給賣了,你還替她數錢呢。”


婦人那臉色是青一陣白一陣的,有口難言。


突然,她眼睛一亮,仔仔細細的打量著朱宜良,遲疑的問道:“你、你是……”


“他是誰都不要緊,咱們還是先說說你丫鬟的問題。”陸雲溪飛快的打斷了這婦人打算相認的戲碼,“你的丫鬟撞了別人,還來個惡人先告狀,你這作為主人的,就沒想著讓她先道個歉嗎?”


婦人臉色一變,訕笑著說道:“小姑娘,我好像認識你身後的那位公子。”


“還是認識的人啊?”陸雲溪驚訝的問道。


“是啊,我們……”


婦人的話還說個開頭,就見陸雲溪呲牙一笑:“熟人就不用道歉了嗎?按你這麽說,熟人就活該被你丫鬟欺負嘍?”


婦人那張臉,就跟被狠狠的扇了一巴掌似的快速漲紅起來。


好在汪文彬在一旁對著朱宜良突然喊了一嗓子,為她解圍:“朱兄,這是尤姐姐啊,跟你以前訂過親的尤姐姐。”


朱宜良臉色變了變。


婦人就在這個時候,適時的柔柔的喚了一聲:“朱……公子。”


那一聲停頓,停得可是太微妙了,百轉千回的,引得人遐想聯翩。


“她曾經是你的未婚妻?”陸雲溪轉頭驚訝的問著朱宜良。


朱宜良艱難的點了點頭,神色複雜的看了一眼婦人。


婦人矜持的笑著:“朱公子想不到我們在這裏見麵了。”


她妄想用敘舊將剛才的事情給遮掩過去。


她想,但是,陸雲溪不想啊。


陸雲溪一拍額頭,恍然大悟的問著朱宜良:“這就是那個曾經跟你定親,然後在你家沒落的第一時間退親的那個未婚妻啊!”


陸雲溪的聲音可是不小,讓周圍看熱鬧的人聽得是清清楚楚。


婦人臉上笑吟吟的笑容瞬間僵住,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放肆。我家夫人豈是你能隨意詆毀的?”杏兒怒氣衝衝的站了出來,指著陸雲溪嗬斥道。


“夫人?”陸雲溪驚疑的上上下下的打量著婦人,疑惑的問道,“她不是個妾室嗎?什麽時候被扶正了?誒?這事你家老爺跟夫人知道嗎?尤姨娘,這事情是不是得去問問你家老爺跟夫人啊?”


無形的巴掌,啪的一下子,狠狠的扇在了尤姨娘的臉上。


尤姨娘臉色瞬間紅得好似滴血,讓她覺得分外的難堪,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你這丫鬟,好不會說話,怎麽胡亂的叫人?”汪文彬的反應倒是夠快,直接的對著杏兒嗬斥起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