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18章 不用擔心

第718章不用擔心


“他們厲害又不是一天兩天,你今天又感歎什麽?”陸王氏的問話,弄得陸學理一噎。


他娘說的,還真的是挺有道理的。


但是……


“娘,他們兩個,唉,我跟您說吧。”陸學理立馬將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還加上自己的分析。


陸王氏認真的聽著,她又不笨,馬上就理解了整個事情裏麵暗藏的東西:“田知府做的對,要是真的開了那個先例,以後文慶府百姓的日子就更加的不好過了。”


“那個彭元洲真是活該,想要對付溪溪,這回好了吧?用不了一天,府城的百姓就都能知道他幹了什麽惡心事兒。”


“還是我家孩子能幹,好樣的!”


陸學理看著得意洋洋的陸王氏,一拍自己的額頭:“娘,您快別表揚他們了。您就沒發現,咱們家的兩個小孩子太妖孽了嗎?”


陸王氏眼睛一瞪,陸學理立馬求生欲極強的改口:“太聰明了!”


陸王氏這才滿意的點頭:“溪溪跟天佑本來就聰明,後來又有齊老先生教導,自然更加的不同。”


“娘,溪溪可是安排了這一切計劃,但是,您有沒有想過,溪溪計劃能這麽順利,天佑在裏麵可是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怎麽聯係其他知府,怎麽說動人家按著時間親自送流民過來,這是一個方麵,最大的問題是……天佑的書信是怎麽送到人家知府手上的?”


普通百姓給知府送書信?


能送到門口看門人的手裏,不被當場撕掉,那就是天大的造化了。


更何況,還要送到知府的手上,還要被及時的看到,才能按著天佑書信裏的日期帶著流民過來。


真當知府是在外麵雇來的小工,隨便吩咐一聲,讓幹什麽就幹什麽?


“娘,您這麽看我幹什麽?”陸學理從沉思中回過神來,突然發現自己娘正用一種看傻子的目光在打量他。


陸學理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沒什麽問題啊。


他娘這是怎麽了?


“我看你還是閑得沒事幹!”陸王氏哼了一聲,嫌棄的說道。


“娘,我天天的都快忙死了。”陸學理叫屈,肥皂香皂的買賣現在正在各地開鋪子,他雖說不用直接跑過去吧,但是,這生產、調貨什麽的,他也忙得不行。


陸王氏白了他一眼說道:“你忙還這麽胡思亂想?該你想的事情你想,不該你想的,你亂想什麽?”


“天佑為什麽能做到那個,那是天佑的事情,你琢磨什麽琢磨?”


陸王氏的一番話,讓陸學理恍然大悟:“我是有點兒想多了。”


天佑娘家的背景,他想這麽多幹什麽?


“不是有點兒,是本來就是。”陸王氏鄙夷的翻了個白眼,“行了,該幹什麽幹什麽去。”


“娘。”陸學理討好的笑了笑,往前湊了湊,小聲說道,“娘,您說天佑這麽厲害……以後,天佑還會對溪溪好嗎?”


他可是擔心溪溪啊。


天佑是很本事,但是,要是沒有天佑娘家裏的勢力,天佑能隨隨便便寫書信給其他知府?


“你擔心的是這個?”陸王氏問道。


“嗯。”陸學理點頭,“天佑現在越是厲害,我越擔心溪溪。我怕溪溪以後真的跟了天佑……唉,娘,那大戶人家的後宅,可不是好待的。”


“溪溪就不是一個會被人隨便欺負的。”對於這點,陸王氏還是很有信心的。


自己的孫女是個什麽性子,她最清楚。


“更別說,溪溪還有娘家。以後但凡是天佑對她有一點兒不好,溪溪立馬跟他和離,回娘家來。”陸王氏斬釘截鐵的說道。


“哪怕那個時候我不在了,還有明磊。他這個當哥哥的,要是不護著溪溪,我變成鬼都能回來找他!”陸王氏厲聲咬牙道。


“娘。”陸學理趕忙勸道,“不用明磊,不是還有我了嘛。”


說著,陸學理還挺了挺胸膛:“咱們陸家誰都不怕,不行,就一起逃亡。我還就不信了,天下之大還能沒咱們的容身之處。”


陸王氏相當滿意陸學理的態度,欣慰的點了點頭:“你這麽想就對了。一家人就是要這樣,不過……”


陸王氏又笑了:“我覺得天佑不會對溪溪不好的。”


“你來。”說著,陸王氏從炕上下來,帶著陸學理往院子裏走。


陸學理莫名其妙的跟著,就看到自己娘走到了廚房門口,他剛想說什麽,就見陸王氏對他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他別說話。


陸學理隻能是輕手輕腳的過去,跟做賊似的小心翼翼的往裏麵張望著。


廚房裏麵,李天佑正在熟練的切菜,陸雲溪則是在一旁盯著燒著的灶台,往火裏瞅著。


陸學理仔細的看了看,沒看明白,溪溪這是在瞅什麽呢?


燒著火的灶台有什麽好看的?


“溪溪,往後一點兒,別烤到。”李天佑切菜的間隙,還不忘囑咐著。


“嗯。”陸雲溪聽完,乖乖的往後挪了挪,然後,她看著李天佑拿起了柴火,在灶台裏弄了弄,“天佑哥哥,烤雞火候是不是很重要啊?”


“嗯。”李天佑點頭,“要專心盯著。”


陸雲溪嘟著嘴想了想說道:“那我夏天的時候就不吃烤雞了,最近可以多吃一些。”


“為什麽夏天不吃?”李天佑洗了洗手,繼續切菜。


“夏天在廚房做這麽麻煩的東西,熱啊。”陸雲溪說道。


李天佑笑了:“溪溪,你夏天也可以吃的。中午之前,我可以在山裏河邊,弄個土灶來烤,涼快不熱。”


“溪溪想吃,什麽時候都能吃。”


陸雲溪有些不好意思的揪了揪自己的衣服,砸吧了一下小嘴:“那樣……太麻煩天佑哥哥了。”


“溪溪想吃就行。”李天佑笑著說道,“我就怕我做了之後,溪溪不喜歡吃。那樣的話,我做飯就沒意義了。”


“喜歡喜歡,最喜歡了!”陸雲溪飛快的說著,“天佑哥哥做飯最好吃了。”


“那就給溪溪做,隻要溪溪不討厭就行。”李天佑那寵溺的聲音,聽得陸學理是直起雞皮疙瘩。


天佑這寵溪溪的勁頭,比他娘還要厲害啊。


陸王氏帶著陸學理離開了廚房,回了屋裏,問道:“喏,看到了?天佑那樣的,會不喜歡溪溪?大夏天都想方設法的給溪溪做她愛吃的,不喜歡溪溪?哼。”


“我這不是擔心天佑變心嘛。”陸學理尷尬的撓頭。


“這點你不用擔心了。你知道不知道,昨天溪溪不過是隨口的說了一句烤雞,天佑那孩子半夜就起來殺雞,醃製上了。”陸王氏說道。


“半夜?”陸學理驚問道,“為什麽是半夜?”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