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17章 一切都毀了

第717章一切都毀了


田春生話音一落,周圍人的臉色全都大變。


彭元洲是真的為了百姓好,還是為了他自己的私利,現在這情況……可就不好說了。


眾人的目光就跟利刃似的,全都狠狠的紮在了彭元洲的身上,讓他第一次有了想要落荒而逃的衝動。


事情怎麽會變成這樣?


明明他都計劃好了一切的,這些百姓應該是站在他這邊。


他不僅可以將人安插進旺安山,完成那位大人交給他的任務,而且還能出口惡氣,讓田春生陸雲溪吃個大虧。


最後,百姓們還對他感恩戴德,他的聲望大增,壓過田春生。


可是,一切都毀了!


都因為……


彭元洲心思快速的一轉,他怨懟的目光落到了陸雲溪的身上。


尤其是他看到陸雲溪竟然舒舒服服的靠坐在騾車上,那悠閑的模樣,更是讓他氣紅了雙眼。


田春生問出來的話,並沒有想著彭元洲會回答,所以,他說完了之後,轉身跟徐知府說話去了,至於其他人,跟他就沒關係了。


那些被彭元洲跟賈老找來的百姓,早就羞憤難當,轉身快速離開。


他們本來以為彭元洲跟賈老真的是為了他們著想,想給他們一個做工的機會。


哪裏想到,他們竟然是被拿來當誘餌的。


要是他們這次真的進了旺安山做工,以後,文慶府所有做工的名額都被掌握在官府手裏,那個時候,文慶府內怨聲載道,彭元洲是罪魁禍首的話,他們就是幫凶。


真到了那個地步,他們的脊梁骨還不得被人給戳穿了?


人人喊打,他們還怎麽在文慶府生活?


一想到這個可能,他們心裏那個恨啊。


彭元洲想要以權謀私,那是他的事情,為什麽非要利用他們?


他們的日子過得已經夠苦了,彭元洲還想要了他們的命嗎?


那些人心裏恨歸恨,卻沒有一個膽敢對彭元洲說什麽的。


誰讓彭元洲是他們文慶府的通判大人,而他們不過就是普通百姓。


他們鬥不過彭元洲,彭元洲要弄死他們,連撚一下手指都不需要,隻要一個吩咐,他們一家老小,就能死得神不知鬼不覺!


那些百姓是沒讀過書,也不懂什麽大道理,但是,那種身在底層掙紮生存的智慧,讓他們很快速的就衡量出來了利弊。


他們隻是快速的離開,沒有一個人多說一個字,至於他們心裏怎麽想彭元洲,怎麽想田春生的,那就是他們的事情了。


看熱鬧的百姓也漸漸的散去了,田春生跟著徐知府一起將流民給送進了旺安山。


至於交接人的事情,有王三勇負責。


王三勇還特意的帶著徐知府看了看以後流民要住的地方,那邊正在蓋的房子以及後續的安置問題,都讓徐知府很是滿意。


至於早就離開的陸雲溪,此時正笑眯眯的對著將剛才一切都看在眼裏的朱宜良感歎道:“喏,這就是官場啊。勾心鬥角的,別看我田叔現在坐在知府的位置上,真的說不定什麽時候,就被人給捅了一刀,命就沒了。”


朱宜良目光閃爍了一下,點了點頭,並沒有說話。


就在他以為陸雲溪還要再說什麽的時候,卻發現,她轉身就走。


“小姐。”朱宜良現在也習慣的跟著旺安山的人這樣稱呼陸雲溪。


陸雲溪停下了腳步,奇怪的轉身看著朱宜良:“還有事?”


“小姐,不想對我說點兒什麽?”朱宜良頓了頓,但還是將自己的疑問給問了出來。


陸雲溪笑了:“我這個人呢,就是不喜歡強迫人。我說保證讓你中舉,就是會保證讓你中舉的。至於你是入朝為官,還是想留在旺安山教書,都是你的事情。”


“你也不用有什麽心裏負擔。你放心,你不留下,我也不會生氣,你不用想這麽多,安心備考就是了。”


朱宜良呆呆的看著陸雲溪離開的背影,久久的出神,不知道在想什麽。


他怎麽想的,陸雲溪可就不管了,出去之後就看到了李天佑等在路邊。


她眼睛一亮,蹦蹦跳跳的就跑了過去:“天佑哥哥,你怎麽在這裏?”


“那邊太亂。”李天佑下意識的伸出了胳膊,虛虛的擋了一下,生怕陸雲溪衝的太快,摔著。


他見陸雲溪跑得穩當,手臂也就放下,並沒有碰到陸雲溪一片衣服。


“而且三勇叔可以處理,不需要我出麵。”李天佑說完往陸雲溪身後看看,然後問道,“你很想留下朱宜良?”


“嗯。”陸雲溪點頭,一邊跟李天佑往村子裏走一邊說道,“朱宜良的性子不適合官場,我感覺,他還是來這邊教書比較好。當然了,也許曆練曆練也就適合了……誰知道呢,這人的性子也是會發生變化的。”


“不管了,每個人都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他這麽大的人了,我就不操心了。”陸雲溪說完,快速的問道,“天佑哥哥,中午是給我烤雞吃嗎?”


“嗯。”李天佑收回了眼角餘光,笑著點頭,“還給你做博餅,配上小菜,卷著吃。”


“好呀好呀!”陸雲溪高興的直拍手,“那咱們趕快回去,做飯去!”


“好。”李天佑自然是沒有意見,喂飽溪溪,對他來說,才是最緊要的事情。


至於兩個人離開之後,聽到他們對話的朱宜良,神色複雜的走了出來,他眉頭緊鎖,陷入了沉思。


陸雲溪回到了家裏,進了院子,就喊了一嗓子:“奶奶,我回來了,我跟天佑哥哥做飯去了。”


“去吧,小心著點兒。”陸王氏在屋裏笑著囑咐了一句,聽到了溪溪脆生生的回答之後,她也不操心了,繼續低頭納鞋底。


溪溪是個省心的孩子,更別說還有天佑在溪溪身邊,不會出事的。


過了一會兒,陸學理從外麵進來,直接進屋去找陸王氏。


“你這是什麽表情?”陸王氏聽到動靜抬頭看過去,正好看到自己大兒子一言難盡的模樣,忍不住驚問道。


“娘,您知道外麵剛剛發生了什麽嗎?”陸學理問道。


“不是流民過來了嗎?”陸王氏問著。


這兩天已經有流民來了,村裏都安置的挺好,對村裏的生活沒有任何的影響。


這有什麽好大驚小怪的?


陸學理看著自己娘那疑惑的模樣,重重的歎息了一聲:“娘啊,您是不知道,溪溪跟天佑幹了什麽事兒!他們兩個小家夥,可是厲害著呢!”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