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10章 當誰不會啊

第710章當誰不會啊


陸雲溪一臉為難的看著那些人,然後轉頭,瞅著陸學理:“大伯,這要怎麽辦?”


陸學理驚了,溪溪這是問他嗎?


一開始的時候,不是她說自己全都能搞定嗎?


陸學理驚訝的還沒有回過神來,就聽到陸雲溪重重的歎息了一聲:“唉,大伯也沒有辦法吧。畢竟咱們那邊招的人都滿了,真的是沒有辦法挪出位置來給他們,讓他們去做工。”


陸學理:“……”


不是,他說什麽了嗎?


溪溪表演自說自話之前,是不是應該先跟他通個氣啊?


這樣弄得他很是被動,厄……


陸學理突然的悟了,好像溪溪要的就是他的驚訝。


麵對這件事情的束手無策。


這樣看起來才真實。


這個小家夥,就連這個都計算到了。


陸學理在心裏唏噓不已,沉默著不說話,無聲的看著陸雲溪。


“陸姑娘,求求你了,可憐可憐我們,我們全家都謝謝你!”那個人重重的磕頭,還真是賣力氣,額頭都磕破了。


“哎呀,你別這樣。”陸雲溪快速的說道,“我肯定給你想辦法。”


陸雲溪這句話一出口,彭元洲在心裏忍不住激動的低呼一聲,成了!


隻要陸雲溪讓步,讓這些人進去,他就算是完成了那位大人交待的任務,如此一來的話,他不僅在那位大人麵前表現了,而且還能報仇,狠狠的讓陸雲溪吃個大虧。


怎麽想,這次的事情都是他贏了,可是讓他好好的出了一口惡氣。


“大家放心啊,既然通判大人跟賈老把你們帶過來,那就證明,你們的日子真的是不好過。他們有這個心,我也會努力的。”


陸雲溪的話,可是說進了賈老的心坎裏。


沒錯,就是這樣。


他的目的就是把陸雲溪逼得不得不答應。


他還就不信了,這些人可憐巴巴的跪在陸雲溪麵前,她還能真的無動於衷?


要是一點兒同情心都沒有的話,這府城裏的人,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淹死她。


“通判大人,我看你的府邸不小,裏麵肯定需要不少丫鬟小廝吧?你不如帶一些人回去?”陸雲溪重重的歎息著,“你看他們都這麽可憐了,你不給他們找點兒活兒幹的話,他們的日子可怎麽過呀?”


“還有,賈老,你的聽風書院這麽大。裏麵的學生這麽多,給他們洗衣做飯打掃屋子,還有劈柴挑水什麽的,都需要人的。正好你也帶一些回去。這樣大家夥就都有去處了,他們的日子也好過了,你們也不用為他們操心著急的。”


“誒?真是奇怪啊。”陸雲溪根本對彭元洲跟賈老瞬間難看的臉色視而不見,繼續自顧自的說著,“你們既然知道他們日子都這麽不好過了,怎麽早不想辦法呢?非要等到我們旺安山需要找人做工的時候,才想到他們。”


“你家的老娘不是突然六十多的吧?”


“你家三歲的小孩子,不是今天才剛生下來的吧?”


“還有你家那瘸了腿的兄弟,也不是因為我們旺安山需要招工,才突然殘疾的吧?”


陸雲溪一個一個的點過去,被她點過的人,全都傻傻的盯著她,忘了他們的痛苦哀嚎。


“你們的日子都苦了這麽多年了,怎麽就突然在我們旺安山招工的時候跑出來呢?平時你們的日子就能過得下去?”


“你們呀,真的是太不喜歡麻煩人了。你們這麽難,平時怎麽不找通判大人跟賈老想辦法呢?”


“你看看他們,一知道我們旺安山要招工,立馬就把你們給找出來了。可見平時,你們過的是什麽日子,他們全都知道的。”


“誒……通判大人賈老,你們以前怎麽就不幫他們一把呢?別跟我說你們府上跟書院的下人需要做工的都招滿了啊。”


“我是不了解他們的情況,你們可是門清啊。你們怎麽不想著幫他們呢?”


尷尬!


還有比當麵打臉更尷尬的嗎?


街上的風將旁邊酒館的酒旗卷得是獵獵作響,那啪啪的聲音,好像是抽在彭元洲跟賈老臉上的巴掌一樣,那叫一個清脆。


別說是那些想要去旺安山做工的當事人了,就是旁邊圍觀看熱鬧的百姓都忍不住尷尬得要死。


鬧出來這麽大的動靜,最後自己才是最出醜的那個,彭元洲跟賈老的臉……不對,他們已經沒臉了。


太丟人了!


這樣的事都做的出來,這不是擺明了要為難旺安山的人嗎?


這也太欺負人了。


偏偏陸雲溪就跟感覺不到這令人難堪的氣氛似的,還無辜的笑著求解:“通判大人,賈老,為什麽呀?他們這麽可憐,你們又早就知道,怎麽早不幫忙呢?”


“你們為什麽非要指著我們呢?我們這是在鎮上開糧行了。村裏人努力的勞作,才有能力收留一些流民。這開春了,為了給流民蓋房子,這才想找人過來的。”


“你們是不是能掐會算啊?算到我們會這樣努力的生存,一點一點的攢資本,蓋房子,過日子。”


糧行的夥計“小聲”的嘟噥了一句:“我們的日子以前也不好過,這不是慢慢一點一點努力過出來的?當初也沒見誰幫我們村裏人。”


“別這麽說。”陸雲溪轉頭訓了那個夥計一句,“人家通判大人跟賈老也不可能隨時都看到誰的日子過得不好。那得是他們想看見的時候才能看見,是吧,兩位?”


說到這裏的時候,陸雲溪根本就不跟他們玩暗諷了,而是直白的嘲諷了。


“好了,你們去找通判大人跟賈老吧,他們一定會把你們全都安排好的。你們就不要堵在我們糧行的門口,我們還要做買賣。我們村裏還有大量的流民等著我們賺錢養家填飽肚子呢。”


玩道德綁架?


真是可笑!


當誰不會玩啊?


她早就算到了彭元洲跟賈老的手段,不然的話,她那個找人做工的消息也不會故意的泄露出去,也不會讓那些人分批的過來。


那些人想要算計她,殊不知,她早就開始釣魚了。


隻要他們咬鉤,那就拖上來,往死裏打。


當然了,最後還是要給他們留一口氣的,不過,不打疼他們,算她沒本事!


欺負他們旺安山,欺負天佑……哼,當她是死的啊?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