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07章 買糧

第707章買糧


接到消息的陸雲溪可是用最快的速度趕了過去。


“溪溪,你別激動。”陸學理坐在騾車上勸著陸雲溪。


“大伯,放心,我不緊張。”陸雲溪安撫的對著陸學理笑了笑。


陸學理搖搖頭:“溪溪,你聽錯了。我不是擔心你緊張,我擔心你用力過猛把人家給懟死。”


陸雲溪:“……”


“大伯,你怎麽回事?咱們是被欺負的那個,你怎麽能不擔心我擔心別人呢?”陸雲溪委屈,為自己鳴不平。


陸學理無奈的輕歎:“我這手邊就是沒有鏡子,要是有的話,一定拿出來給你照照,你看看你自己笑的。要不是有耳朵擋著,你那嘴都要咧到後腦勺去了。”


“咳。”陸雲溪幹咳了一聲,收了收唇角,但還是拒不承認,“大伯,你看錯了。”


對於陸雲溪的這個說法,陸學理隻是嗬嗬一笑,不置可否。


等到了府城,從一進城開始,陸學理驚奇的發現,溪溪變臉了。


剛才那一臉的興奮雀躍,瞬間變成了濃濃的擔憂跟氣憤。


這變臉的速度可是讓陸學理驚歎不已,溪溪真的是太適合做買賣了。


這要是跟別人談買賣的話,別人從她的臉上可是看不出半點端倪來。


到了地方,陸學理心裏咯噔一下,雖說村裏人回來送信說他們的糧行被人圍了,但是,他也沒想到是這麽一幫人。


這些人一個個身上的衣服很是陳舊,還打著補丁,麵色都不太好,明顯可以看的出來,家裏的日子過得是不怎麽好。


站在人群前麵的,正是一身正氣的賈老,還有彭元洲。


又是他們。


陸學理心裏怒火冒了起來,但是,又壓了下去。


越是這個時候,他越要穩住,絕對不能急了。


一急可就容易被別人牽著鼻子走,他一定要穩紮穩打,穩……


“你們幹什麽?”陸雲溪嗷的一嗓子就從車上跳了下去,衝了過去。


陸學理:“……”


得,還穩個屁啊。


跟著溪溪就是了。


陸學理趕忙的下車,跟在陸雲溪身邊,護著點兒她。


她再能說,也是個孩子,真的被誰給傷到了,都不用他娘說話,他自己都能愧疚死。


彭元洲一聽陸雲溪的話,心裏一喜,他就知道,見到這麽場麵,是個人就會著急。


隻要他們一著急,事情就妥了,他這邊就可以站在大義上,問得陸雲溪啞口無言。


“他們……”彭元洲才剛說了兩個字,陸雲溪已經衝到了糧行門口,她一推糧行的夥計,大聲的嗬斥著,“你們怎麽回事,還杵在這裏幹什麽?這麽多人來買糧,你們還不趕快給人家稱糧?”


本就安靜的眾人,此時全都懵了,靜得是落針可聞,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落在了陸雲溪的身上,完全不知道她到底是怎麽冒出來這麽一句話的。


陸學理倒是反應上來了,溪溪剛才吼的那一嗓子,不是問這幫人,而是在質問店裏的夥計。


“通判大人,賈老,你們可真是好人啊。”陸雲溪笑眯眯的轉頭,對著他們兩個是一通的猛誇,“看看這些百姓,家裏的日子都不太好過吧?你們竟然過來為他們買糧,真是仁義,有善心!”


“行了,大家夥別擔心啊,我們糧行的糧食絕對充足,你們想要多少糧食,跟我們店裏的夥計說清楚。一個一個來,都別著急,都能買到的。”


“賈老,通判大人,你們這邊付錢就行了。”陸雲溪說著一扯陸學理,“大伯,你給他們結算一下,這麽多銀子,可別算錯了。”


“好嘞。”陸學理痛快的答應了下來,臉上堆笑著對著彭元洲跟賈老笑著說道,“兩位這邊請。”


彭元洲跟賈老的臉都綠了,尤其是聽到他們身後那些他們帶來的百姓開始騷動,他們的臉色就愈發的難看了。


“你們搞錯了。”彭元洲開口說道,“幾斤糧食隻能讓他們暫時吃飽肚子,卻不長久。”


他這句話可是提高了聲音說的,不僅僅是說給陸學理陸雲溪,更是說給身後的百姓聽的。


這些人是沒腦子嗎?


一點兒糧食就讓他們激動,難怪他們窮成這樣,不是沒道理的!


彭元洲在心裏鄙視著那些他找來的百姓,但是,臉上一點兒這樣的情緒都沒帶出來,反倒是滿臉的憂心:“陸老板,我這次過來可是有求於你的。”


陸學理一見彭元洲這樣,他哈哈一笑說道:“通判大人真是言重了,您這個求字我可是不敢當。”


開什麽玩笑,讓大溍六品官員求他?


他還不想死呢。


“陸老板,我可是認真的。”彭元洲這次可是非要求一求,他可是時時刻刻將百姓放在心上的好官。


“通判大人,您再認真也沒有用。”陸學理無奈的苦笑著。


“陸老板,你這樣可就有些不近人情了。”彭元洲臉一沉,盯著陸學理。


當官這麽多年,這點兒官威彭元洲還是有的,至少,他臉一沉,剛才還有些心思活動惦記著糧的百姓,此時全都閉上了嘴巴,不敢發出一點兒聲音來:“我的事情還沒有說,你就一口拒絕,是不是有點兒太過了?”


陸學理無奈苦笑著說道:“通判大人,您誤會我的意思了。您有什麽事情,別跟我說,小人我可是做不了主的。”


說著,陸學理一指陸雲溪道:“我們糧行的事情也好,旺安山的事情也罷,全都是我家溪溪做主。”


彭元洲差點沒被陸學理的說法給噎死:“你們這麽多大人,竟然讓一個小丫頭做主?”


“我不小了。”陸雲溪不高興的開口,“而且,我要是不高興了,我奶奶就要不高興,到時候,我大伯還是要聽我的。”


陸雲溪把狐假虎威說得如此的理直氣壯,真的也是沒誰了。


彭元洲心裏肯定是最不高興的那個,他本來是想繞開陸雲溪的,沒想到陸學理又把陸雲溪給推了出來,他們根本就是故意的吧?


“通判大人,你的記性不太好啊。以前就說過了,我家是我做主,你有什麽事情找我就好了,幹什麽非要找我大伯?”陸雲溪皺眉不悅的問道,“怎麽?想求我,又看不起我啊?”


陸學理是不敢當彭元洲的求,但是,陸雲溪是一點兒都不在乎。


好歹,她有著跟田春生的關係,彭元洲樂意求,那是他的事兒,她接著就是了。


“我這不是沒見過嘛。畢竟,我打過交道的都是家中大人出麵,你們旺安山讓你當家做主,還真的是獨一份。”彭元洲這話說的可是陰陽怪氣了,不動聲色的擠兌了陸學理他們一把。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