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96章 排除在外

第696章排除在外


“大伯,我先回去了,我事情還很多呢。”陸雲溪可是不管目瞪口呆的陸學理,從椅子上蹦下去,快速的跑了出去。


“誒……”陸學理後知後覺的叫了一聲,可惜,晚了。


好在陸學理是個沉得住氣的人,現在不知道是怎麽回事,等回去之後,再問就是了。


反正那個朱宜良會在他們村子裏讀書,時間長著呢,他不急於一時,有得是機會弄清楚。


陸雲溪可不管自己大伯怎麽想的,她跑回了村裏,直奔齊博康的家裏。


種種關於朝中的資料都是放在這裏的,她要查的就是這些東西。


“溪溪?”正在看資料的李天佑一見陸雲溪急衝衝跑進來,他噌的一下就站了起來,“怎麽了?”


“天佑哥哥,我想查點兒資料。”陸雲溪笑眯眯的說道。


“要什麽?”李天佑問道。


齊博康跟袁玉山也好奇的看了過去,平時這些東西都是天佑在看,溪溪完全不感興趣的,這回這是怎麽了?


“我想要一些做過主考的資料。”陸雲溪解釋道,“就是皇上會派來主持鄉試主考的人選。”


陸雲溪說完了,李天佑轉頭看向了齊博康。


這個問題,還是齊博康最專業。


堂堂大溍閣老,這些事情都在齊博康的腦子裏裝著的。


“有。”齊博康說著就將曾經主持過鄉試的大臣名字念了出來,李天佑那邊則是快速的將這幾個大臣的資料翻了出來。


“溪溪,你要這個幹什麽?”袁玉山奇怪的問道。


“哦,我看中了一個秀才,想著幫他考中舉人。要是有可能的話,以後讓他來旺安村當老師。”陸雲溪輕描淡寫說出來的話,差點沒讓袁玉山噴了。


“溪溪,一個秀才要是中舉了,就會參加明年的春闈,到時候,他若是再中,就可以入朝為官了。”


“入朝為官,跟一個村裏的教書先生比起來,你覺得他會選哪個?”袁玉山好笑的問道。


“我覺得,隻要是腦子正常的都會選……”陸雲溪呲牙一笑,“來旺安村當教書先生。”


袁玉山點到一半的頭,就這麽硬生生的僵住了,他不可思議的瞅著陸雲溪,又掏了掏自己的耳朵,生怕自己聽錯了。


他還以為溪溪弄明白了,敢情她比較了這麽半天,就得出這麽一個結論來?


“溪溪,你還太小。”袁玉山輕歎一聲,感慨道,“這當官的好處太多了,可不是誰都會放棄的。”


“考中了這麽多人,我也沒見幾個在朝中成為呼風喚雨的股肱之臣啊。”陸雲溪撇了撇嘴實話實說,“不說別的,就說田叔吧。一心為民,反倒被人擠兌。是成了知府了,但是,他這位置做的有多難受,隻有他自己知道。”


“要不是有辦法的話,他的腦袋都得搬家。”


“比起那個凶險的朝堂來說,還是旺安村安穩啊。待遇好,前景好,關鍵是……有天佑哥哥在。這前途比那些熬了好多年都熬不出頭的大臣要強得多吧。”


“當然了,人各有誌嘛。他要是考中了之後,想去當官,我也完全沒問題的。”陸雲溪滿不在乎的說完了之後,看了看李天佑給她找出來的資料,小眉頭皺了起來。


她是真的好頭痛這些之乎者也的東西。


“我把他們的風格總結一下,寫好了給你。”李天佑適時的開口,完美的解決了陸雲溪的難題。


“天佑哥哥最好了。”陸雲溪這話絕對是真心實意。


有默契就是不一樣。


看看,她才剛說出來一些東西,天佑就能理解她的想法了。


“齊爺爺,我還要麻煩你,幫我多出一些題。”這個方麵還是身為閣老的齊博康最擅長了。


就算是天佑再怎麽聰慧,也絕對不會有齊博康的經驗豐富,在這一點上,陸雲溪的選擇並沒有引起李天佑的任何不快。


比起吃醋來,對於李天佑來說,溪溪的目的能達到,這個更加重要。


“這、有用嗎?”齊博康算是聽明白了陸雲溪的想法,隻是,他還有點兒遲疑。


“肯定有用。”陸雲溪自信的說道。


開什麽玩笑,中考高考的時候,誰不是刷題刷的要瘋?


要是比之乎者也,她肯定不行,但是比考試考高分……她自問,這個世界就沒有人強得過她。


更別說,她手裏還有這麽多籌碼,能知道所有主考官的喜好,熟悉考題類型以及答案的閣老在坐鎮,有了這些,她要是還不能幫著朱宜良刷題刷中個舉人,她就別活了。


真是丟了她多年考試經驗的臉,都對不起當年,她刷的那些題,付出的時間!


“行,試一試。”齊博康現在倒是喜歡跟這兩個小家夥一起嚐試他們覺得可行的東西,誰讓他們總是能找到不一樣的角度跟解決問題。


這些方法,每每是讓他眼前一亮,讓他有了不一樣的體驗。


“那個……你們在說什麽?”袁玉山突然發現,自己跟不上了。


完全不知道他們說的是什麽意思,好像這麽短短的工夫,他們三個人已經達成了某種共識,而他完全被排除在外。


“說讓朱宜良考中舉人的事情啊。”陸雲溪道。


“你要讓齊叔幫著朱宜良那個秀才作弊?”袁玉山驚呼一聲,然後接收到了六道鄙視的目光。


袁玉山一噎,尷尬的撓頭:“那不作弊,誰能保證一定會考中?”


“我能保證呀。”陸雲溪指著自己的鼻子,肯定的說道。


“嗯……”袁玉山遲疑了一下問道,“那個什麽朱宜良學問很好?”


“不知道呀。不過,聽他同鄉的意思,他好像是考了好幾次,具體的我沒問。反正這個人人品挺好的。”陸雲溪這大咧咧的話,弄得袁玉山真的是不知道該說什麽才好了。


“你什麽都不知道,就保證他中舉,還說不是作弊?”袁玉山驚問的話,讓陸雲溪心累的看向了李天佑,“天佑哥哥,你解釋吧,我先回去琢磨琢磨,怎麽教他。”


“好。”李天佑含笑點頭,不放心的叮囑著,“別太累了。”


“嗯嗯。”陸雲溪開心的應了下來,噠噠噠的跑了。


然後,李天佑在袁玉山眼巴巴目光注視下,起身,淡漠的說道:“齊爺爺,我先去隔壁屋研究一下這個資料。袁叔有什麽問題,齊爺爺給解釋一下吧。”


說完,他完全無視掉袁玉山“哀怨”的眼神,就這麽走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