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94章 渾渾噩噩

第694章渾渾噩噩


汪文彬整個人此時可是嚇得抖如篩糠,嘴唇哆哆嗦嗦的,不知道要怎麽解釋才好。


他是真的恨不得給自己兩巴掌,自己真是夠蠢的,怎麽會沒有認出來眼前這個小丫頭就是大鬧他們書院的陸雲溪呢?


要知道是她的話,他說什麽也不會當著她的麵說那些話的,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


現在想這些都晚了,反正汪文彬覺得自己就跟一腳踩進了沼澤地裏似的,不停的往下沉。


他如今越是解釋越是說不清楚,真是越掙紮,死的越快。


就在汪文彬不知所措的時候,反倒是朱宜良開口了:“陸姑娘,不要跟他計較,不值得。”


陸雲溪看向了朱宜良,眼底有一抹光芒閃過,這個人有意思啊。


老實巴交的,但是不是那種是非不分的老好人。


他這話是在勸,卻沒有為汪文彬求情,而是看透了汪文彬的本性,勸她不要浪費時間。


這個人不錯。


“好噠,就聽你的。”陸雲溪對著朱宜良笑著說道,“也是,跟這種一看就考不中的人計較什麽?他這輩子,也隻能是個窮秀才了。”


剛剛鬆了一口氣的汪文彬臉色一變,陸雲溪這一刀可是狠狠的紮在了他的心上。


讓他一下子忘記了恐懼,快速搶白道:“我第一次下場,結果確實是未知。我可跟朱兄比不了,這已經是第四次了,不知道這回是不是跟以前一樣。”


汪文彬說的時候,可是挺起了胸膛,有著足夠的優越感。


這就是他看不起朱宜良的原因。


一個考了三次都考不中的,有什麽資格在府城裏照顧他?


真是可笑了。


他們村裏的人也不知道怎麽想的,竟然讓朱宜良在府城照顧他。


這樣考不中的人照顧他,不是把晦氣也傳給他了嗎?


“當然不一樣了。”陸雲溪嗤笑一聲說道,“這次啊,你的朱兄肯定會中舉!”


汪文彬臉色一僵,唇角抽搐了兩下,似乎是想說什麽,終究沒有說出來。


“怎麽?你是想說,靠山管用還是不管用?”陸雲溪一眼就看穿了汪文彬為什麽這麽猶豫,她嗤笑的問道。


“我自然是相信,不會有人徇私舞弊。”汪文彬終於還是保有一些理智的,沒有被激動的情緒衝昏頭腦,說出什麽不該說的話,讓陸雲溪抓住錯處。


“嗯,你相信大溍科舉的公正就行。”陸雲溪笑著說道。


“沒錯,我相信。所以,我倒是很想知道知道,朱兄要怎麽考中。”汪文彬說著,目光就跟刀子似的,紮在了朱宜良的身上,那濃濃的恨意,讓朱宜良感覺到莫名其妙。


“放榜的時候,你就知道了。”陸雲溪說完,抬頭對著朱宜良說道,“走吧。”


“哦。”朱宜良也沒多想,答應了一聲就跟著陸雲溪離開了。


等到走了兩條街,朱宜良這才回過神來,他低頭問道:“陸姑娘,你家在哪裏,我送你回家。”


陸雲溪抬頭看著朱宜良說道:“我自己可以回家的。”


“不行,你年紀還小,自己在外麵容易出事。”朱宜良還是堅持的說道。


“好呀。”陸雲溪痛快的答應了下來。


朱宜良站在陸雲溪身後兩步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她,又不會因為距離她太近而逾矩。


旺安糧行店裏的夥計遠遠的就看到他們兩個人走過來,嚇得趕忙通知裏麵正在看賬本的陸學理:“大爺,小姐回來了。”


“怎麽了?她又把誰給欺負了?”陸學理噌的一下就站了起來,驚慌的問道。


“不,不知道啊。不過,小姐身後跟著一個男的,好像是個讀書人。”夥計快速的說著。


陸學理一拍自己的額頭:“這孩子,連讀書人都不放過?真是的。”


“大爺,年前,小姐剛砸過聽風書院的大門。”夥計耿直的提醒道。


書院大門都敢砸,欺負一個讀書人……似乎對小姐來說,不算什麽事兒啊。


陸學理按了按自己隱隱作痛的頭,快步出去。


他到了前麵的鋪子,正好陸雲溪跟朱宜良走了進來。


“大伯!”陸雲溪雙眼亮晶晶的,格外乖巧的叫著他。


這一聲,可是讓陸學理的心髒顫了幾顫,溪溪突然的這麽乖,叫的這麽甜……情況不太對勁啊。


“這位朱伯伯送我回來的,他怕我走丟了,被人欺負。”陸雲溪笑眯眯的解釋道。


陸學理:“……”


心裏無論翻湧著怎樣的情緒,陸學理全都沒有表露出來,而是露出了標準的和藹笑容,笑得那叫一個得體,一下子就拉近了跟朱宜良之間的距離。


這就是陸學理的本事,隻要他想,就可以立馬消除陌生人之間的隔閡疏離感。


“多謝。真是麻煩您了。”陸學理笑著拱手。


朱宜良一直都是習慣縮在角落裏,不引起別人的注意。


尤其是幾次都沒有考中,讓他愈發的自卑。


如今一下子被陸學理這麽熱情的對待,反倒讓他十分的不適應,趕忙的拱手客套的回禮。


然後……朱宜良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就這麽被讓進了後院,坐下喝茶。


等到朱宜良離開旺安糧行,都走出去了三條街,才停下了腳步,茫然的回想著自己剛才似乎是答應了五天後去旺安山,在那邊學習。


自己為什麽會答應這麽荒謬的事情?


不僅答應了,而且還……朱宜良看了看自己右手大拇指上的紅印,到現在他都感覺自己像做了一場夢似的,怎麽就按了手印呢?


他為什麽不在書院學習,反倒要去一個村子裏學?


朱宜良恍恍惚惚的回到了自己的書院。


他所在的書院自然是沒法跟聽風書院比了,人數比不了,老師也沒那麽多,更別說書院的房子了,與聽風書院的氣派相比,真的是殘破不堪。


但是,朱宜良很喜歡他們青鬆書院,尤其是裏麵的院長。


他們交的銀子真的不多,但是,院長盡可能的讓他們吃好住好,更別說教他們讀書的時候,更是毫無保留,循循善誘。


可以說,在他們青鬆書院學習,是相當的舒服,就跟在家裏一樣。


可是、可是……他剛才在旺安糧行都幹了什麽?


竟然答應去旺安村學習。


他到底是怎麽了?


朱宜良渾渾噩噩的往裏走,突然,胳膊被人猛地一拽,耳邊響起一聲驚呼:“朱兄,小心院長!”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