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84章 就她沒有

第684章就她沒有


京、京城?


村裏人互看了一眼,從對方的眼中看到的是同樣滿滿的驚訝。


這肥皂是京城裏賣的?


村裏人是不知道肥皂,但是,他們知道京城啊。


隻在京城裏賣,那肯定是好東西啊。


眾人眼底的狂喜,可是跟刀子似的,狠狠的紮在馬老太的心上,讓她不高興的訓起馬萬氏來:“胡說八道什麽?”


“我沒胡說。”馬萬氏委屈的分辯著,“這東西就是在京城裏賣,其他州府的人想要買,可是不容易呢。”


“也就在京城附近幾個州府有賣的,像我們文慶府那邊,想要買肥皂香皂的,都要托人從京城帶回來。這東西搶手得很!”


馬萬氏這話一出口,差點沒把馬老太給氣暈過去。


馬萬氏是不是傻?


她不是不相信馬萬氏的話,而是不想讓馬萬氏這麽說出來。


她不停的打擊馬春福一家,給馬萬氏長臉。


馬萬氏倒好,自己把臉送過去,讓陸潔秀扇啊?


要瘋的不光光是馬老太,還有村裏人。


好家夥,這麽好的東西,就連在京城都搶手,他們必須得要啊。


“村正,該我該我了。”排在第二個的人急吼吼的叫著。


“知道知道,叫什麽?我聽得見!”村正不耐煩的喊了一嗓子,“都給我排好了。人人有份的,誰要是不按規矩來,就別想拿了。”


有了村正的“威脅”,差點兒亂起來的村裏人馬上老實下來。


就算是心裏再著急,他們也全都安靜下來,規規矩矩的排著,等著領肥皂。


大家的心思全都在肥皂上麵,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馬老太他們一家子是什麽時候走的。


他們是沒注意,但是,陸潔秀可是留心了。


看著馬老太那鐵青的臉色,她心裏痛快極了!


溪溪說的對,該出手的時候,千萬不要謙虛。


反正,這個肥皂一送啊,馬老太一家的日子可是不好過了。


不說別的,就說轉天吧,大家夥去井邊洗衣服的時候,她可就不痛快了。


平時大家都是那麽洗衣服的,但是,今天可不一樣了。


一個一個的全都拿著肥皂在衣服上擦兩下,然後,就起了一層白白的沫沫。


人人盆裏都這樣,就她自己還在那邊嘭嘭的捶衣服,感覺就是不舒服。


“別說,這肥皂還真好用。昨天啊,我家裏人用它洗了個澡。那水啊,可是黑得不行不行了。”


“我家也是啊。洗完了可舒服了。”


“看看,這洗衣服,也是幹淨不少,還不用使勁捶,省衣服呢。”


“我跟秀兒打聽過了,好像過段時間,咱們附近鎮上也會賣肥皂。價錢還不貴,買點兒這個東西,咱們一年到頭的布料不知道能省下來多少呢。”


“什麽時候賣?”


“應該是快了,秀兒說就這一個月的事兒了。”


“哼,我說他們家怎麽這麽好心呢,原來啊,是有陰謀的。”馬老太聽到這裏,在一旁陰陽怪氣的開口,“這是變著法的讓你們花錢啊。”


“嘿,就算是花錢,那也是我們樂意花。買肥皂一家子都能用,省下來的布料可是比買肥皂劃算多了。”


“就是,我們又不傻。怎麽劃算,我們還算不過來呀?”


“馬嬸子來了?趕快,這邊來,這邊還有位置。”村裏人熱情招呼馬趙氏的聲音,可是把馬老太氣得臉都綠了。


馬趙氏現在是抖起來了,看看村裏這些人,巴結她的樣子,真是難看。


馬老太不屑的在心裏哼了一聲,她才不跟這些人一樣呢,見到家裏有錢的,就狗腿成這樣,真是惡心!


“好嘞,謝謝啊。”馬趙氏笑著走了過去,將髒衣服給拿了出來。


“嬸子,這肥皂可是真好用啊。”


“這回我們可是全都沾你兒媳的光了。”


“大家用著好就行。”馬趙氏笑著說道,“這也是我那親家本事,到了地方落了腳不說,還弄了個營生,日子過的紅火了,這不就是惦記就閨女嘛。”


“這當娘的,就是操心啊。”旁邊有嬸子感慨著,“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但是,這孩子都是娘身上掉下來的肉,哪有不惦記的?”


“可不,捎了這麽多東西回來,不就是想讓咱們多照顧照顧秀兒嘛。馬嬸子,你就放心吧,秀兒人好,我們啊,肯定會多照顧她的。”


拿了人家的東西,總要有些表示吧。


不然,那不就成了白眼狼了?


“誒,嬸子,你身上這是什麽味兒?怎麽這麽好聞啊?”距離馬趙氏近的人突然的吸了吸鼻子,好奇的問道。


馬趙氏一聽笑了起來:“這個啊,是香皂,就是洗完了,身上香。”


“我聞聞,我聞聞。”旁邊幾個洗衣服的人全都好奇的湊了過來,聞了起來,“真是香啊。”


“好聞!”


“嬸子,這個是不是以後也跟肥皂一起賣呀?”有那小媳婦兒羨慕的問著,要是有的話,她也想買一塊兒呢。


“是啊。”馬趙氏點頭說道,“我聽秀兒說,是在一起賣的,不過,這東西比肥皂要貴的。”


“哼,弄這麽香幹什麽?勾引野男人去啊?”馬老太在一旁沒好氣的甩閑話。


“呦,你兒媳婦天天塗脂抹粉的,就是幹這事兒去的?”剛才問話的小媳婦兒也不是個慫貨,直接的懟了起來。


誰不知道那個馬萬氏最喜歡得瑟自己是從府城裏來的,每天啊,都是穿得鮮亮亮的,臉上還要塗個胭脂。


以前馬老太覺得這是自己兒子本事,能娶到一個府城裏來的兒媳婦,如今被人一懟,她心裏立馬升起一股惡心的感覺。


一個都成了親生了娃的女人,還塗什麽胭脂?


真是不知羞恥。


當然了,這話,馬老太是不會當著人麵說出來的。


她又不是馬萬氏那個傻子,不過,回去之後,她一定要好好的說說馬萬氏。


小媳婦兒見到馬老太不廢話了,這才轉頭,笑嘻嘻的問著馬趙氏:“馬嬸子,秀兒呢?怎麽沒見到她?我還想問問她香皂的事情呢。”


“她啊,去她娘家的村子了,那些肥皂什麽的,她娘也捎了一些給他們村裏的人。”馬趙氏說道。


自己那個親家就是個重情重義的,跟這樣的人來往,心裏踏實。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