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65章 說實話沒人信

第665章說實話沒人信


陸雲溪好笑的瞅著目瞪口呆的院長,奇怪的問道:“你這麽驚訝幹什麽?”


“沒想到以後我跟你老師之間的爭鬥激烈到他死我活?”


院長聽完,算是徹底的不知道該說什麽才好了。


他死我活,那不就都是陸雲溪贏嗎?


“我也不想這樣的,沒辦法啊。誰讓你老師辦事這麽狠。”陸雲溪無奈的攤開了雙手。


“你自己最近應該感覺到了,你家的宅子田地不好賣吧。”


陸雲溪的話,真的是戳到了院長心底最痛的地方。


他讓家裏人先離開,除了分開走,是為了縮小目標之外,更重要的原因則是,他要留下處理那些東西。


本來應該很好賣的房子,如今卻無人問津。


要不是他當了這麽多年院長,好歹經營出來一些人脈的話,他又將房子降了一些價,不然真的是砸手裏賣不出去了。


為什麽會變成這樣?


想也知道是賈老在背後搞鬼。


以前,他隻以為老師對人要求嚴厲,如今看來,那哪裏是嚴厲,分明就是為了控製。


稍有不合他心意的,就甩臉子看,給個顏色看看。


“你們以後怎麽爭鬥都是你們的事情了。”院長無比慶幸,自己這個時候可以抽身離開。


不然的話,真的等到以後,賈老跟陸雲溪鬥起來,說不定,他真的就是成了被推出去的替罪羊。


就像是他讓學院的老師鼓動那幾個學生去找陸雲溪哥哥麻煩一樣,不過就是被利用的棋子罷了。


“你別這麽說啊,想鬥的人是你老師,跟我可沒關係。我是被迫接招的。”陸雲溪無奈的聳聳肩感歎道,“看看,借著把你除名的機會,你老師前陣子丟掉的聲望可是又重新回來了。”


院長一呆,隨即反應過來。


是啊,他老師這一手真是玩得漂亮……可是,為什麽他沒看穿老師的目的,反倒被陸雲溪給看穿了?


想到了這裏,院長無比認真的凝視著陸雲溪,雙眼充滿了探究與猜測:“我真懷疑你不是個小孩子。”


小孩子的話,為什麽會這麽妖孽?


“這你都看出來了?”陸雲溪大吃一驚,笑嘻嘻的說道,“其實我是另外一個時空,有著幾千年文化傳承的孤魂,我呢……”


“誒誒……你怎麽走了?”


陸雲溪看著院長一臉嫌棄的拂袖而去,她鬱悶了。


還能不能行了?


說個實話都沒人信。


太過分了吧?


陸雲溪嘟著嘴,不高興的上山回村子。


半路上,遇到了陸明磊。


陸明磊一見到自己妹妹噘個小嘴,他趕忙的追了過去,擔心的問著:“溪溪誰欺負你了?”


“挺瘋書院的院長。”陸雲溪不高興的說道。


“他?”陸明磊一呆,想都沒想的問道,“他還敢過來?不對,溪溪,你說你被他欺負了?”


那個院長不是連院長都不是了嗎?


然後一家人全都搬走了。


就這樣的人,還、還能來欺負溪溪?


厄……這個反轉到底是怎麽做出來的,他真的是無比的好奇。


“我說話,他不相信。哼。”陸雲溪不開心的哼著。


她的真實來曆啊,誰都沒有跟說過,就跟那個院長說了,他竟然還不相信。


看看他最後離開時的表情,那分明就是在指責她用瞎話糊弄他。


那個人太可惡了!


她說實話,他還不信,什麽人呀?


陸明磊撓了撓頭說道:“他不相信你的話,挺正常的。”


被溪溪坑成那樣,信了溪溪的話,才不正常吧。


陸雲溪停下腳步,半眯著眼,危險的盯著陸明磊:“哥,你說什麽?”


“咳!”陸明磊趕忙的幹咳一聲,無奈的說道,“雖說他是咎由自取,但是吧,溪溪,他現在確實是挺慘的。”


陸雲溪什麽都沒有說,隻是睜著大眼睛,瞅著他。


那可憐巴巴的樣子,讓陸明磊慢慢的心虛起來,最後,避開了溪溪那無辜的大眼睛。


陸明磊用食指撓了撓自己的下巴,尷尬的說道:“他不該欺負溪溪!”


“就是!”陸雲溪終於是高興了,“他就是個壞人。”


“沒錯!”陸明磊大聲的附和著。


管什麽慘不慘的,那個外人哪裏有自己妹妹重要?


溪溪開心才是最關鍵的!


聽風書院院長被換了,府城的人恨死了院長,但是,對賈老的尊重一如當初。


賈老可是在知道院長做出那樣的事情來之後,馬上的將院長給趕走了。


如此的大義滅親,不僅沒有讓賈老的名聲受損,反倒讓眾人對他愈發的佩服了。


賈老聽自己學生說完外麵的事情之後,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唉,他啊,好好的院長不當,非要走什麽歪門邪路。咱們書院可不能因為他毀了名聲。”


“為師教導他多年,卻沒發現他心思如此不堪,慚愧,慚愧啊。”


“老師,這與您沒有半點關係,全都是他心術不正。”學生趕忙的勸了勸賈老,“老師,大夫說過,您的情緒不能太過激動。您還是要好好的保重身體,我們這些學生還等著您隨時指點教導呢。”


“唉……你們都大了,哪裏還需要我來教導?”賈老擺了擺手,好笑的說道,“我老嘍。”


“老師,看您說的這是什麽話?我們還差得遠呢。若是沒有您的教導,我們可是不知道該怎麽辦。”


這一通馬屁,拍得賈老可是真舒服。


他笑著跟自己學生說了幾句之後,學生不敢多打擾,說了幾句之後,趕忙告辭離開,讓他安心的養身子。


現在他身子不好,也不跟陸雲溪多計較什麽。


等到他身體好了,一定好好的教訓教訓陸雲溪那個臭丫頭。


老虎不發威當他是病貓了?


一個乳臭未幹的鄉下丫頭,有什麽資格跟他鬥?


這邊賈老打著什麽心思,陸雲溪就沒有時間去管了,因為馬上就要過年了,她要忙著過年,奶奶給她做各種好吃的,天天吃得她小肚子溜圓,美滋滋的。


過年,對於陸雲溪來說是美事,但是,對於戶部尚書來說,就不是什麽好事了。


年底了,各種賬都要結算。


還有來年的各方麵事情也要提前計劃。


一想到來年各種開支……戶部尚書真的是一個頭兩個大,好想撞撞頭死一死。


缺錢!


缺錢!


各種缺錢!


戶部尚書看著溍帝在翻完了賬冊之後,這才說道:“陛下,開春的時候,那銀子還是有缺口的,不如去其他地方拆借一下吧。”
為您推薦